Outlier Ventures:探討VE Token模型的5種改進方案

我們在《ve 代幣模型的優缺點及改進思路》一文介紹了當前投票託管代幣設計的現狀,涵蓋了代幣設計的最初目標和目前缺陷,其中包括累積所有基礎 veToken 的元治理協議,它們從 veToken 持有者那裡獲取獎勵,並大大稀釋了後者的部位。

本文將介紹為解決這些問題並恢復投票託管以實現回饋其忠實支持者的初心而提出的機制,從而促進治理和更好地去中心化。

新一代投票託管模型 ve_v2 旨在通過利用以下一些機制來實現這一目標。

RageQuit:

由 MolochDAO 開創的 ve_v2 代幣設計的一個核心功能是 RageQuit 功能。RageQuit 允許鎖倉用戶在他們不滿意或對項目的長期評價發生變化時提前取消鎖倉,當然會產生一些懲罰。該功能允許心懷不滿的鎖倉者離開,他們可能會破壞治理決策或不像以前那樣作出貢獻。RageQuit 也將降低那些可能決定在開始時承諾延長鎖倉期、但知道他們會在未來退出的人的機會成本風險。

關於 RageQuit 功能的一些想法是:

- 用戶鎖倉時間越長,RageQuit 的懲罰就越小。這是對那些想在鎖倉期間提前離開的人的懲罰;對那些堅持協議但現在可能有其他優先事項的人來說,這就不是一種懲罰。

- 當用戶 RageQuit 時,扣除的代幣將會按照「ve」占比分配給其餘的鎖倉者。這是用那些提前離場的人的代幣來獎勵更忠誠的儲戶,降低稀釋率,獎勵他們的忠誠度,而不給協議帶來額外的花費。

在「ve」設計中加入 RageQuit 的功能,可以解決目前系統中的一些明顯的缺陷,具體來說:

- 鎖倉者如果願意,可以離場,淘汰不那麼忠誠的成員,從而塑造一個忠誠的社區。

- 忠誠的鎖倉者會得到從那些 RageQuit 的用戶那裡扣除的代幣獎勵,從而使那些最忠誠的人擁有更多的治理權。

- 對於那些希望長期鎖倉的人來說,感知到的機會成本風險較低。因為他們知道,如果他們願意,可以提前使用 RageQuit 離場。

雖然實施 RageQuit 功能似乎是一個積極的決定,但也有一些缺點:

- 隨著價格的下跌,RageQuit 對於心懷不滿的鎖倉者來說似乎是一個更有吸引力的選擇,這可能會在代幣下跌時增加更多的拋售壓力。

- RageQuit 機制仍然沒有解決元治理協議累積所有投票權並將其置於鎖倉時間更短的人手中的問題。

- 如果每個周期的 RageQuit 成為普遍現象,並且少數鎖倉者得到所有被扣除的代幣獎勵,那麼代幣分配在其生命周期中可能會變得非常中心化。

基礎協議流動性質押

除了實現 RageQuit 功能外,還應該為那些不準備長期鎖定、但想在短期內(以減少的方式)治理和賺取獎勵的人提供一個流動性質押選項。元治理協議的主要優勢和商業模式是為提供流動性質押的「ve」代幣提供一個封裝衍生品。通過取消這個功能,也就消除人們對累積投票權、並將治理權集中到鎖倉期較短的元治理協議上的需求。

基礎協議可以採用兩級質押進行治理和獎勵:

- 流動性質押:這個選項將減少持有者的治理權力和協議獎勵,同時為他們提供流動性部位。該協議可以使用產生的收入從市場上庫藏股代幣,並將其分配給質押者。與 xSUSHI 機制類似,這些持有者仍將擁有對協議的治理權,但比鎖定部位持有者權重低。通過提供一個流動性的選擇,質押者不太可能向元治理協議存款並導致投票權集中。

- 「ve」_v2 代幣設計:二級代幣質押將是一個投票託管的擴展鎖定代幣設計,包含了本節中概述的一些建議。

基礎協議流動性質押的一些優點是:

- 完全消除元治理協議的主要優勢,將價值回歸到協議的治理代幣。

- 為投資者提供一個看起來不像多年鎖定那樣永久的選擇。

- 消除了與維持流動性封裝替代品掛鈎有關的風險,因為該資產可以直接從協議中贖回,包括所有已經累積的獎勵。

- 使協議進一步去中心化,將更多的治理權放在「ve」鎖倉者的手中,但也是短期支持者擁有更多發言權。

- 允許任何類型的投資者獲得協議收入產生的部分獎勵,這反過來又激勵了該產品的使用,因為更多的用戶從其成功中受益。

- 雖然這種選擇帶來了一些大的優勢,但也有一些缺點:

- 不能保證它將阻止元治理協議永遠鎖定「ve」代幣,並將提升的獎勵分配給他們的代幣持有人。

- 它增加了另一種代幣,如果他們想允許這個 xToken 的交易,協議必須激勵流動性。

- 產生了一個與治理攻擊有關的問題,因為流動的質押替代物有一些治理權力(雖然比鎖定的代幣少)。

- 對新的市場參與者來說,增加了複雜性,因為現在有兩個階段的質押。

忠誠度獎勵

忠誠度提升獎勵已經被 GMX 和 Platypus 等協議使用,以鼓勵用戶留存,並利用博弈論讓他們參與到協議中,否則他們將失去忠誠度的額外獎勵。

雖然這兩個協議使用不同的變量,但都有類似的基本原則。一旦質押者通過質押他們的代幣參與到網路中,他們就會獲得作為質押代幣等價物的相應獎勵。這種額外的提升是在用戶保持質押或複利的情況下獲得的。如果他們取消質押或開始釋放他們的獎勵,這種忠誠度提升就會消失。

使用這種機制的一些優點是:

- 質押者覺得有義務繼續質押或複利,這樣才不會失去忠誠度提升的機會。

- 在短期波動或協議獎勵減少的情況下,解套的機會成本可能被認為太高,如果質押者仍然相信協議的中長期前景,他們將繼續質押。

這種機制的缺點是:

- 擁有大量忠誠度提升獎勵的質押人可能更傾向於使用永續期貨合約(如果有的話)對沖他們的部位。

與「ve」鎖倉相比,忠誠度獎勵是一個前瞻性的衡量標準,它表明,過去的行為可能是未來行為的預測因素。雖然這不是一個完美的假設,但我們可以說,他們被質押的時間越長,解除質押的機會成本就越大。因此,會有更大的動力去保持質押並從忠誠度提升中獲得回報。

獎勵釋放

GMX 使用的另一個有趣的模式是,治理代幣的獎勵是以 esGMX 的形式發放給質押者。esGMX 是一種託管代幣,其作用與普通治理代幣完全相同,但它在一段時間內是不可轉讓的。在 GMX 的情況下,這個釋放期在某些條件下是 1 年。如果不滿足這些條件,釋放就會停止。

對於這些 esGMX 代幣,質押者有兩種選擇:

- 自動複利這些代幣(以及所有其他獎勵,包括忠誠度提升),並獲得獎勵,就像他們是普通的 GMX 質押代幣。

- 釋放這些代幣,在這期間他們不會獲得任何獎勵。要釋放這些代幣,他們必須質押用於賺取 esTokens 的平均數量的代幣。

這種模式帶來了幾個優勢:

- 從理論上講,質押者更有可能使他們的獎勵實現複利,能夠繼續賺取協議獎勵,而不是釋放這些代幣,因為這些代幣在釋放期間不賺取獎勵。

- 在 GMX 的具體案例中,要釋放 esTokens,用戶必須有與賺取 esTokens 相同數量的代幣抵押。這種機制確保了如果質押者想解除抵押並離開,他們將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在這種情況下為 1 年)來釋放他們的所有獎勵,導致流動性(GLP)或質押者留在系統中,或 esTokens 仍未釋放並脫離流通供應。

- 減少了即時的拋售壓力。當發行時,這些 esTokens 不能被出售,儘管它們可以跟隨時間的推移而釋放,這段時間該協議有望更有彈性地處理拋售壓力。

- 用更多的協議獎勵來回饋長期的質押者。這種方法對於產生收入並希望分配給承諾的參與者的協議來說特別管用。

- 當質押者決定解除抵押並出售他們的代幣時,他們的 esTokens 繼續賺取協議獎勵,這對他們來說是公平的,因為他們在為協議做貢獻期間賺取了這些獎勵。這也是協議和質押者之間的一種聯繫,導致質押者更有可能重新質押,以釋放這些代幣或賺取更多。

- 儘管與之前提到的忠誠度提升不同,esTokens 能夠在釋放時間過後在市場上出售。如果沒有釋放,它們將終身留在賺取它們的質押者那裡,並將繼續賺取協議獎勵,這與忠誠度獎勵不同,忠誠度獎勵在質押者從協議中取消質押代幣時就會丟失。

這種模式的缺點是:

- 這種模式並不適用於所有的協議,例如,Curve 不可能有一個成功的計量投票機制與釋放機制。

- 協議的獎勵仍在累積給那些已經解除質押並離開協議的人,並從留下的參與者那裡提取獎勵。

鎖倉無稀釋 - ve(3,3)

Andre Cronje 看到了標準「ve」代幣設計的不完善之處,並試圖通過他為 Solidly 設計的 ve(3,3) 代幣來改善它。然而,他的實施方案執行不力,加上糟糕的 UI/UX,最終導致了 Fantom DeFi 生態系統的內爆,造成了近 70 億美元的 TVL 流失。

儘管執行不力,但這個想法是好的,允許用戶將他們的供應比例鎖定為 NFT。例如,如果你購買了 1% 的代幣供應,並將其鎖定為 ve(3,3) 部位,你將獲得 1% 的釋放量,使你的代幣供應比例始終是 1%。

還有人提出,如果所有流通的 SOLID 都被鎖定為 veSOLID,那麼該協議就不會有釋放。「如果所有參與者都鎖倉,釋放就會減少到 0,如果只有 50% 的參與者鎖倉,就有 50% 的釋放,然而鎖倉者會按比例增加釋放。」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因為必須提供流動性,但它的目的是讓代幣持有者在鎖倉時獲得最大利益,從而避免釋放。

Cronje 的願景當然有一些優勢:

- 允許鎖定者「鎖定」其鎖定供應的百分比,導致沒有稀釋。

- 允許鎖定者通過在二級市場上出售他們的 veNFT 來退出他們的部位。

- 隨著更多的代幣被鎖定而減少的可變排放允許初始引導,然後在長期內可能的價格升值。

然而,正如 ve(3,3) 所顯示的那樣,它也有一些缺點:

- 極難實現。

- 它沒有解決元治理協議累積和鎖定所有基礎協議資產的問題。

ve(3,3) 的設計非常複雜,而且極難執行,不過這種思路很有趣,應該進一步探索。在 DeFi 中,將不可替代的權重與協議治理結合起來是一個相對未開發的領域,在理論上對長期鎖定是有意義的。

改善在「ve」鎖倉者之間的治理參與:一項建議

目前「ve」治理的一個問題是,如果參與者沒有經濟上的激勵(即受賄投票給測評者),他們不太可能參與治理。這種說法對 veCRV 持有者來說是真實的。在 10203 名歷史持有者中,只有 1875 名或18.37%(截至 2022 年 10 月 19 日)對治理提案進行投票。這種缺乏治理參與的情況並不新鮮,也不應該令人驚訝。然而,對於一個旨在吸引長期思考者並有龐大治理參與的代幣設計,這些數字並沒有反映出「ve」設計的最初願景。

有條件的代理:

與 Optimism 最近空投後的治理結構類似,用戶在申領他們的 OP 空投之前,需要選擇一個代理來代表他們進行治理決策。仍然可以選擇委託給自己,但 Optimism 團隊知道,代幣持有人的治理參與度通常很低;所以他們要求人們在申請空投分配之前委託給一個指定的人。

然而,並不是每個代表都能對協議的各個方面做出所有決定的。也有可能,如果有一個關於產品基本面的重大決定,用戶可能想自己投票。有條件的代理將花費更多的時間把用戶關心的每個垂直領域授權給適當的代表。從長遠來看,這可能會產生更好的治理決策。

像下面這樣的代理治理結構,可以讓各自領域的專家做出適合他們的決定:

如果決定涉及隱私或審查,委託給 person (x)。

- 如果決定與 DAO 夥伴關係有關,委託給 person (y)。

- 如果決定與協議的經濟結構有關,委託給用戶自己。

像這樣的有條件的授權結構將允許代幣持有人將他們的投票權分配給他們認為的該領域專家,從而有利於協議的整體治理。

ve-model 仍在發展中:

投票託管模式無疑是朝着正確的方向邁出了一步,特別是與之前的純流動性治理代幣相比。然而,隨著市場參與者對代幣設計的影響和持有非流動性部位的風險越來越明智,再多的被動協議獎勵也無法彌補沒有把握恢復的大暴跌。如果上面的一些 ve_v2 建議被想要激勵其網路中的長期參與者的協議所實施,(希望)會有更健康的市場,更好的治理決策和更充分的去中心化。協議和社區將得到更好的發展。

雖然每個項目的代幣設計都非常具體,包括誰是代幣持有者,如何產生收入,價值流和監管結構。至少應該實施 RageQuit 和基本水平的流動性質押選項,以避免元治理協議大規模削弱對「ve」長期鎖倉者的權重。這也將緩解大部分激勵性投票和收入被轉移到元治理代幣持有者。額外的選項在個案基礎上是有益的,如果適合協議的設計,會給協議增加額外的好處。

「ve」代幣模型將是 DeFi 協議中一個持久的代幣設計,儘管不是以其目前的形式。它可能與上面概述的不同,但它將專注於更大的治理參與,去中心化和更多的價值被協議捕獲和保留。獎勵那些早期參與協議及其治理的忠誠的代幣持有者,應該是協議的首要任務。目的應該是減少稀釋,儘可能多地獎勵這些參與者,並在他們將來需要時為他們提供退出機會。

但我們必須牢記,這是一項試圖實施複雜貨幣政策的新技術;隨著時間的推移,它將變得更加清晰,正如我們都喜歡說的那樣:

「我們仍處在早期。」

原文連結


鉅亨AI投組

根據標的評分機制自動配置,使用AI優化效率前緣,創造高報酬率的投組。

try AI optimize

投資本金$10,000收益

AI優化後報酬率

+28.96%

$12,896

原投組報酬率

+21.73%

$12,173

投組標的成分

  • 40%

    高力

    8996

  • 20%

    盛達

    3027

  • 20%

    晶心科

    6533

  • 10%

    眾達-KY

    4977

  • 10%

    貝萊德中國基金 D2 美元

相關貼文

prev icon
next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