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寫在 cBridge 2.0 主網上線前:cBridge 2.0 的機制創新與未來發展

除了狀態守衛者網絡(SGN)的重大更新之外,Celer 還計劃爲 cBridge 2.0 加入 Rollup 方案以提高二層網絡跨鏈使用體驗。

撰文:Eric

在不久前結束的萬向區塊鏈大會上,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在發言中提到,Rollup 方案是目前以太坊「唯一可行」的擴容方案。但目前無論 Optimism 還是 Arbitrum,跨鏈的效率都相對較低,尤其是從二層網絡回到以太坊主網需要等待 7 天時間。在目前的跨鏈橋中,Celer 提出旗下跨鏈橋 cBridge 未來會融合混合 Rollup、Op Rollup 以及 ZK Rollup,成爲一個集狀態通道與 Rollup 方案的綜合性跨鏈橋。而當前基於哈希時間鎖的跨鏈橋 cBridge 1.0 自 7 月底上線以來,跨鏈金額已經超過了 8.9 億美元

那麼,2.0 版本的 cBridge 與此前的版本相比有何改進之處?

狀態守衛者網絡的整體更新

如果你對 cBridge 還不熟悉,可以查看 《資產橋成爲黑客攻擊高危地帶,cBridge 哈希時間鎖方案更安全嗎?》 以及 Celer 團隊撰寫的關於 cBridge 2.0 網絡的所有相關 更新計劃,這裏筆者不對已有的內容進行重複介紹,主要來聊聊 2.0 在狀態守衛者網絡上做出的重大更新。

在此前的文章中,我們提到 cBridge 1.0 版本通過簡單的邏輯保證了跨鏈的效率,也保證了用戶資金的安全性,但從跨鏈請求分配(中心化網關管理)上來說也犧牲了一定的去中心化程度。而 2.0 版本最大的更新就來自於將中心化的網關升級爲基於 DPoS 機制的狀態守衛者網絡側鏈,由狀態守衛者網絡(State Guardian Network,SGN)作爲跨鏈橋的驗證者,並通過一系列智能合約來「自動化」地處理跨鏈請求。

此外,cBridge 2.0 提供了兩種流動性管理解決方案,一種是流動性提供者(LPs)仍然自行管理資金、SGN 進行協調;第二種就是由 LPs 和 SGN 共同管理所有資金池,通過 SGN 鏈上投票來對跨鏈操作進行管理。需要強調的是,cBridge 2.0 的資金跨鏈邏輯在第一種方案中並沒有發生變化,依然通過哈希時間鎖在一條鏈上鎖定需要跨鏈的代幣,再在另一條鏈上的流動性池中釋放流動性提供者存入的代幣;而第二種「共管」方案是基於 DPoS 的多籤,用戶跨鏈時只需要對資金進行一步操作,不像哈希時間鎖那樣需要上鎖和解鎖兩步。

在第一種方案下,相比於使用自建網關在用戶和節點之間進行連接的 1.0,2.0 版本建立了一條 DPoS 機制的鏈(SGN),節點的所有動作均需要鏈上確認,且通過對節點過去跨鏈成功率、流動性池深度等方面記錄的「榮譽系統」,爲用戶選擇最適配其需求的跨鏈節點。此外,節點需要提前抵押資金來保證服務質量,如果出現問題將使用抵押的資金對用戶的時間成本等進行補償(用戶的跨鏈資金仍然是安全的)。

第二種方案也是當前 2.0 測試網正在進行測試的「共管」資金池方案,也是筆者比較喜歡的一種方案。該方案將所有 LP 在某條鏈上提供的流動性資金集中到一個池子中,由 SGN 進行 DPoS 投票來管理跨鏈需求。這樣的方案實現了流動性深度的最大化,也是最接近去中心化跨鏈網絡的一種方案。相比於第一種方案,該方案顯得更加的「公平」,因節點宕機而導致的跨鏈失敗的可能性大大降低,節點之間不會因爲資本投入的差距產生收益上的差距,同時使得 cBridge 可以承載非常大體量的跨鏈需求。至於資金利用效率,由於 cBridge 2.0 本身使用的資金庫模式是不需要在跨鏈涉及的兩條鏈(或層)都有獨立的 AMM 池,而是直接接入原生代幣,通過 SGN 進行去中心化和高效的 cBridge 節點調度,其資金效率幾乎與 cBridge 1.0 是等價的。

簡單來說,相較於 1.0 網絡點對點的純撮合模式,2.0 版本將 SGN 作爲了一個整體的基於區塊鏈的跨鏈服務系統,一方面在去中心化方面有了顯著的提升;另一方面,SGN 不再單獨作戰,由於所有信息均需要鏈上確認,套利者或用戶也可以根據節點在不同鏈上池子的情況和跨鏈資金的流向來選擇收益最高的跨鏈流動性池,cBridge 2.0 成爲了一個真正市場化的去中心化跨鏈網絡。

cBridge 的未來發展

首先,在筆者看來,跨鏈市場未來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仍然會是一個增量市場。今年隨着以太坊上 DeFi、NFT 等應用的爆發,衆多質地優良的 EVM 兼容鏈享受到了市場的紅利,僅僅是簡單地複製以太坊上成熟的 DeFi 應用就帶來了動輒數十億甚至數百億美元的鎖倉價值。可以說,以 EVM 這樣一個「操作系統」爲核心的生態已經開始蓬勃發展,甚至近日曾經號稱要與以太坊一較高下的 EOS 都宣佈將兼容 EVM 以求生存。

但 Web3 的世界去中心化的本質註定了這很可能不會是一個會被寡頭壟斷的市場,在以太坊和衆多其上的二層網絡以及諸如 Fantom 在內的公鏈之後,依然還會有更多帶有自身特色的兼容 EVM 的公鏈出現,甚至可能會出現繼 EVM 之後新的、被廣泛接受的「操作系統」,它們之間的求同存異就組成了龐大的 Web3 世界,而鏈接各個生態的跨鏈橋就成爲了未來 Web3 世界必不可少的重要組件。

cBridge 的基本邏輯屬於目前跨鏈橋中相對比較好理解的,使用起來也很方便,沒有超額的鎖倉,沒有鑄造新代幣的流程,以更少的鏈上資源消耗完成了簡單邏輯的跨鏈過程。當然,不同的跨鏈實現邏輯都存在一定的考量,cBridge 2.0 在邏輯簡單的同時就需要在網絡的安全性等方面着墨,來維持網絡整體的運行的穩定和高效。

此外,Celer 還表示會在 cBridge 跨鏈橋中集成 Op Rollup (目前已集成 Optimism)以及 ZK Rollup 等「跨層」方案,或許 Celer 在跨鏈技術方面的經驗可以幫助 Rollup 在效率上進行提升,而另一方面,集合了狀態通道和 Rollup 方案的 cBridge 可以爲越來越多的 Web3 新用戶提供跨鏈聚合解決方案,無需用戶在各條鏈之間尋找獨立的跨鏈通道。

總結

Bridge 2.0 通過將 SGN 轉變爲基於 DPoS 網絡的整體跨鏈方案,實現了鏈上節點和跨鏈需求管理,使得 cBridge 真正成爲了去中心化的跨鏈網絡,加之鏈上數據的透明,資金的逐利性會自動平衡各條鏈上以及各個節點上的資金池,保證網絡整體的可用性和效率。

從 Web3 生態未來的發展來看,EVM 生態以及未來可能出現的多種「操作系統」之間會出現越來越多的交互需求,而跨鏈橋必然是其間最重要的一環組件。cBridge 未來將融合包括 Rollup 在內的多種跨鏈方案,爲高速發展的 Web3 世界提供滿足各種需求的一體化解決方案。



coinpion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