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蘭克林】財報亮麗 升息時機未到,資金流向股票型資產

彭博資訊 ETF 統計:企業財報強勁,吸引資金進駐美國股票型資產

企業財報亮麗,激勵道瓊及史坦普 500 指數再創歷史新高,雖聯準會主席鮑爾表示很快將開始縮減購債,並坦承供應鏈瓶頸持續推升通膨風險,但重申升息時機未到,全球股市週線連續第三週上揚。依據彭博資訊統計,截至 2021/10/22 過去一週 ETF 資金淨流量顯示,整體股票型 ETF 近週資金淨流入 238 億美元,主要流入美國股市 136 億美元,日本、全球、亞太、歐洲及新興市場股市亦分別有 37 億、30 億、12 億、5.3 億及 1 億美元的資金淨流入,而中國股市則為 1.2 億資金淨流出。(附表一)

富蘭克林證券投顧分析,根據 Factset(10/22) 統計,已有 23% 史坦普 500 企業公布財報,獲利及營收優於預期比例分別為 84% 及 75%,第三季獲利預估年增 32.7%、將創下 2010 年以來第三高增幅,其中營收超過五成來自海外的跨國企業獲利增長 44.3%、優於以內需為導向的企業獲利增長 26.3% 的表現,本週將是美國超級財報週,也是拜登與民主黨爭取達成基礎建設和預算法案共識的關鍵時刻,加上通膨擔憂延續、聯準會十一月初利率會議即將登場,美股創高之後震盪難免,無礙多頭格局。建議股市布局採取逢震盪加碼策略,持續看好科技創新產業、基礎建設及公用事業具備政策題材,積極者可波段操作天然資源產業。此外,中國多項數據顯示經濟已顯疲態,預期官方可能會適度微調政策以緩解經濟下行風險,而歷經今年前三季度的政策壓力與股價修正,監管緊縮對科網產業的衝擊已在股價走勢中得到體現,最糟狀況可能已過,空手者可留意新興亞洲股票型基金長線買點。另一方面,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急彈後,可望吸引保守買盤,建議可趁此波利差型債市拉回時尋找進場機會,首選高收益債及波灣債市,而通膨及殖利率走揚環境將帶動類股輪動加速,採取價值及成長均衡布局的美國平衡型基金可列為核心首選。

富蘭克林坦伯頓科技基金經理人強納森.柯堤斯持續看好科技產業受惠於數位轉型的長線結構趨勢,且企業隨著經濟狀況好轉料將提高科技投資,企業尋求改善其科技基礎設施和生態系統以在全球市場中維持競爭力,科技支出前景可望維持強勁,富蘭克林坦伯頓科技基金現階段核心配置為可從數位轉型趨勢受益的個股,布局囊括雲端平台、軟體即服務、電子商務、數位支付、AI、5G 等趨勢商機。

富蘭克林坦伯頓亞洲小型企業基金經理人伽坦.賽加爾指出,美國利率上升並不一定代表對新興股市不利,以 2007 年以來美國公債殖利率於一個月內上漲逾 25 個基本點為例,該時期新興股市平均報酬率甚至高於整體歷史平均水準,主因利率上升通常與較佳的經濟成長前景連結,而非對於通膨的擔憂,這將有助於支撐股市表現,而亞洲小型股多屬於具有內生成長動能的產業,營收來源多倚賴本地需求且通常屬於利基型市場,較不容易受到總體經濟景氣循環週期或國際情勢影響,是很適合作為長期投資的核心標的。

亞洲股市外資動向與陸股北上 / 南下資金

企業財報利多推動美股創歷史新高價位,抵減國際貨幣基金下修亞洲今年度經濟成長率、中國 GDP 數據疲弱與油價上漲引發的通膨擔憂等利空,新興股市走揚。過去一週外資於亞洲買多賣少,主要買超台灣、泰國、印尼及馬來西亞股市,分別買超 5.5 億、2.6 億、2.3 億及 1.2 億美元,南韓與菲律賓股市亦有 0.5 億及 0.2 億美元買超,印度及越南股市則遭外資賣超 5.4 億及 1.6 億美元。陸港通北上資金上週資金淨流入 233 億人民幣,港股通南下資金則為資金淨流入 33.9 億人民幣。(附表三、四)

過去一週整體固定收益型 ETF 獲資金淨流入 73.2 億美元,其中主要流入美國固定收益型 ETF 61 億美元,全球及新興市場當地貨幣固定收益型亦有 1.7 億及 0.8 億美元淨流入,新興市場及歐洲固定收益型 ETF 則為資金淨流出 0.6 億及 0.03 億美元;以投資信評類別觀察,投資等級及高收益債 ETF 近週分別獲資金淨流入 37.7 億及 27 億美元。(附表五)

富蘭克林坦伯頓穩定月收益基金 (本基金有相當比重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 經理人愛德華.波克表示,年底前經濟數據可能都將呈現比較多雜音,而不同區域與國家經濟重啟與復甦的步調不一也將持續干擾市場,但即便如此,我們認為未來一年全球經濟仍將以高於長期均值的速度成長,消費者仍有許多因疫情而未被滿足的需求且企業獲利整體而言優於預期,這都將是持續推動經濟成的動力。

富蘭克林坦伯頓波灣富裕債券基金 (本基金有相當比重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 經理人莫海迪.柯弗表示,相較於廣泛的新興市場債市,波灣債市投資機會能夠勝出的三個主要原因為,波灣市場為高品質債市、波灣政府正統且友善市場的政策架構帶動產業多元發展和融資需求、及波灣債市有超額報酬機會可尋,隨著越來越多企業參與債券發行,提供長期深耕該地的研究團隊挖掘超額報酬的機會。

註: 以上提及之基金配置根據富蘭克林坦伯頓基金集團,截至 2021 年 9 月底。
本文不代表對任一個股的買賣建議。
新興市場基金警語:本基金之主要投資風險除包含一般股票型基金之投資組合跌價與匯率風險外,與成熟市場相比須承受較高之政治與金融管理風險,而因市值及制度性因素,流動性風險也相對較高,新興市場投資組合波動性普遍高於成熟市場。基金投資均涉及風險且不負任何抵抗投資虧損之擔保。投資風險之詳細資料請參閱基金公開說明書。
中國警語:指掛牌於大陸及香港等地區中國企業之投資比重,現階段法令規定境外基金投資大陸地區證券市場之有價證券以掛牌上市有價證券為限,且投資前述有價證券總金額不得超過該基金淨資產價值 20%,另投資香港地區紅籌股及 H 股並無限制。本基金並非完全投資於大陸地區之有價證券,投資人仍須留意中國市場特定政治、經濟與市場之投資風險。
高收益債券基金警語:由於高收益債券之信用評等未達投資等級或未經信用評等,且對利率變動的敏感度甚高,故本基金可能會因利率上升、市場流動性下降,或債券發行機構違約不支付本金、利息或破產而蒙受虧損。本基金不適合無法承擔相關風險之投資人。本基金較適合投資屬性中風險承受度較高之投資人,投資人投資以高收益債券為訴求之基金不宜占其投資組合過高之比重,投資人應審慎評估。
本基金之主要投資風險除包含一般固定收益產品之利率風險、流動風險、匯率風險、信用或違約風險外,由於本基金有投資部份的新興國家債券,而新興國家的債信等級普遍較已開發國家為低,所以承受的信用風險也相對較高,尤其當新興國家經濟基本面與政治狀況變動時,均可能影響其償債能力與債券信用品質。基金投資均涉及風險且不負任何抵抗投資虧損之擔保。
基金的配息可能由基金的收益或本金中支付。任何涉及由本金支出的部份,可能導致原始投資金額減損。由本金支付配息之相關資料已揭露於本公司網站,投資人可至本公司網站 (http://www.Franklin.com.tw) 查閱。本基金進行配息前未先扣除行政管理相關費用。
增益配息型類股:股票型基金之配息來源為基金投資標的所配發之股票股利,因投資標的股利發放頻率及日期不一,造成基金每月收到之股票股利收入將不平均。若當期收到投資標的之股利收入大於預計配息率,則基金僅由股利收入發放配息。若當期收到投資標的之股利收入低於預計配息率,則投資經理人得利用前期保留之股利收入,於必要時,亦得自本金配息,使配息率穩定。投資經理人將定期審視投資標的股利率水準及基金績效而調整配息率,使基金配息率貼近股利率,避免配息過度侵蝕本金之情形。增益配息類股的配息可能由基金的收益或本金中支付。任何涉及由本金支出的部份,可能導致原始投資金額減損。由本金支付配息之相關資料已揭露於本公司網站,投資人可至本公司網站 (http://www.Franklin.com.tw) 查閱。境外基金機構針對本基金配息政策設有相關控管機制,視實際收到股息收益及評估未來市場狀況以決定當期配息水準,惟配息發放並非保證,配息金額並非不變,亦不保證配息率水準。
本公司所提供之資訊,僅供接收人之參考用途。本公司當盡力提供正確之資訊,所載資料均來自或本諸我們相信可靠之來源,但對其完整性、即時性和正確性不做任何擔保,如有錯漏或疏忽,本公司或關係企業與其任何董事或受僱人,並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任何人因信賴此等資料而做出或改變投資決策,須自行承擔結果。本境外基金經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核准或申報生效在國內募集及銷售,惟不表示絕無風險。基金經理公司以往之經理績效不保證基金之最低投資收益;基金經理公司除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外,不負責本基金之盈虧,亦不保證最低之收益,投資人申購前應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富蘭克林證券投顧獨立經營管理】投資基金所應承擔之相關風險及應負擔之費用 (含分銷費用) 已揭露於基金公開說明書及投資人須知中,投資人可至境外基金資訊觀測站 (http://www.fundclear.com.tw) 下載,或逕向本公司網站 (http://www.Franklin.com.tw) 查閱。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本基金之績效,本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


coinpion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