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Olympus 是龐氏還是創新?從大師級的激勵設計機制談起

OlympusDAO 的激勵模型、以及完全掌控自己流動性的策略,堪稱是大師級的激勵設計。至關重要的是,這是一個加密原生模型,一個開箱即用工具應該有的樣子。

撰文:Three Body Capital
編譯:Perry Wang

幾個月前,當我們對之前 撰文討論過的 Alchemix 進行研究時,我們第一次瞭解到 OlympusDAO 及其原生代幣 OHM。 當時在加密推特上,現在無處不在的 (3,3)(一個代表賺錢的 meme) 項目及其同類也越來越多。當時我們認爲值得投一些資本進行冒險實驗,買了一些 OHM 並將其質押。

Olympus 是一個絕對引人入勝的故事,很好的融匯了博弈論、激勵設計和全新加密原語。 需要明確的是,與往常一樣,本文不應被解釋爲任何投資建議,不構成對任何資產的推薦。 加密領域通常的適用規則:自己做研究,做出自己的決定,如有必要,請致電對您友好的銀行家,他們會提供付費建議。

幾個世紀以來,市場一直被視爲市場參與者的綜合決策,這是正確的。但是單論爲特定形式行爲創造激勵,尤其是協調積極行爲,市場的作用在很大程度上宣告失敗。

加密領域的價格波動主要是由於:代幣流動性掌握在大型交易商和做市商(又名「巨鯨」)手中。然而,它們被認爲是一種必要的邪惡——否則新項目的代幣怎樣具備流動性,尤其是當開發者希望專注於建設而不是做市時?

OlympusDAO 的激勵模型、以及完全掌控自己流動性的策略,堪稱是大師級的激勵設計。至關重要的是,這是一個加密原生模型,一個開箱即用工具應該有的樣子。這個單一的事實可能比這篇文章的任何其他內容更重要。 

要想登頂,我們必須從山腳下開始啓程。 

Olympus:基本面

所有加密項目都有豐富的文檔庫和隨時可用的閱讀資源, Olympus 也不例外。本文的目的是強調我們感興趣項目的特定部分,但如果要真正滿足您自己的好奇心(您應該有!),可以在這裏找到 官方文檔。

在這一基礎上,OlympusDAO 着手構建加密原生儲備資產。

簡單想一下,就可以清楚瞭解到他們所要面對的艱鉅使命。在加密產業發展的早期,「基礎」資產是比特幣——一切都與比特幣配對,市場上唯一可以以「中性」策略投資的地方就是做多比特幣。問題是,與我們現在所習慣的情形不同,比特幣當時的波動性更大。

然後隨着以太坊生態系統開始蓬勃發展,穩定幣出現了——無論它們是中心化的(如 USDT 或 USDC)還是去中心化的(如 DAI),它們都爲加密世界提供了一個退出閥門。頭寸可以退出,兌換成「穩定」的資產,與美元價值掛鉤。 

穩定幣的出現推動了加密貨幣的寒武紀大爆發,但始終潛伏在幕後的問題是與美國政府相依相隨的風險,因爲潛在價值(支持、掛鉤或其他)依賴於美元或其等價物。事實上,隨着穩定幣供應商與監管機構發生越來越頻繁的小規模衝突,這種風險現在已經浮出水面。

OlympusDAO (迄今爲止仍然是匿名的,堪稱去中心化網絡絕對輝煌的有力證據)背後的團隊有一個獨特的願景:打造一種加密原生儲備資產,由純粹的去中心化資產而不是法定資產予以支持。換句話說,他們設想的未來不是「擬物資產」——基礎貨幣不會是美元,美聯儲(或任何其他發行法幣的中央銀行)的貨幣政策決定不會直接影響其價格。

換句話說,他們想從零開始組裝一個相當於加密央行的機構,在其資產儲備中積累各種高質量的加密原生資產,這些資產可用於支持協議所發行儲備資產的價值——他們的原生代幣 ,OHM。

這聽起來是個很棒的主意,儘管問題也顯而易見:如果 OHM 是一種儲備資產,它需要是穩定的,那麼這種加密代幣爲什麼不會像其他代幣一樣經常遭到拋售?  

祕方:博弈論

博弈論可以讓我們討論很多個小時,還幾乎無法觸及行爲經濟學中最迷人部分的冰山一角,任何人都可以對該領域展開研究。我們在這裏要知道的關鍵是 Olympus 對博弈論原理的應用,至少可以說是非常巧妙的。

正如人們可以想到的那樣,博弈論的語言非常具象化,因此在需要時,我們將嘗試對特定術語與其日常用法有何不同提供簡單的解釋。首先,我們看一下「策略」和「均衡」的概念。

口語中的「策略」總是暗示某種複雜性,例如軍事入侵或公司收購。相比之下,博弈論中使用的「策略」是一個簡單的、明確的行動過程,例如在石頭剪刀布遊戲中,策略可以是:「先出 5 次布,然後隨機選擇石頭或剪刀」,「先出石頭,再出剪刀,再出布,總是按這個順序執行」,或「在對手出布之後,下一次我總是會出布」。當然,大多數人不會以這種方式玩這個遊戲,但經濟學家(和博弈論者)傾向於簡化。 

同樣,口語中的「均衡」往往表示某種平衡狀態。在博弈論中,「均衡」實際上要具體得多:在這種狀態下,博弈的所有參與者都沒有任何改變策略的動機。

搞清楚這兩個術語,構建儲備資產所需的博弈論結果非常簡單:每個人都必須購買,相信其他人都會購買;沒有人應該出售,因爲如果他們出售,他們將失去鉅額收益。

Olympus 從一開始的目標就是構建一種激勵機制,讓任何參與這個「博弈」前景的人都會有強烈的動機去購買、質押,最重要的是,無論市場狀況如何,都始終堅持持有 OHM 代幣。

如果他們真的能夠做到這一點,OHM 將能夠在加密貨幣世界中樹立起穩定可靠的儲備貨幣的聲譽。畢竟,儲備資產的可靠性取決於其持有人對它的信任,且信任只能隨着時間的推移而構建。

這就是 Olympus 機制設計的精彩之處:設置的質押獎勵超過一段時間內市場波動所造成的潛在美元損失,激勵結構有效地消除了任何質押者出售其質押 OHM 的所有理由。在 OHM 早期通過以高得離譜 150,000% APY 質押獎勵實現了這一點,截止撰寫本文時目前約爲 8,167%。換句話說,按 OHM 的當前價格,購買和質押 OHM ,1 年基本可以保證讓質押者取得以美元計價的盈利,除非 OHM 代幣的價值下跌超過 98.8%。 

我們爲此提供一些數字:以 OHM 當前 881 美元左右的價格計算,質押 OHM 1 年的「盈虧平衡」價格爲 20.20 美元。換句話說,以目前的價格,如果您堅持到 OHM 的分發階段結束(當前正在進行中),如果價格在 312 天后高於 20.20 美元,您就會取得以美元計算的盈利。  

我們接下來需要研究的是 Olympus 金庫中的加密資產都有什麼——換句話說,對每個 OHM 進行價值支持的儲備資產是什麼。這些數據可以在他們的 儀表板 上隨時獲取。

但先看一些數字——OHM 的金庫資產當前的市值爲 4.07 億美元。 

其中,去除美元市值波動的 ETH 和 SUSHI 等資產,只保留 DAI 和 FRAX 等穩定幣(對不熟悉的人士簡單介紹一下,FRAX 是 AVAX 生態系統中當前的第一大穩定幣),Olympus 金庫中的「無風險資產」價值接近於 1.07 億美元

OHM 的封頂供應量爲 3,342,369 個(其中目前已發行 2,13,676 個),每個 OHM 最大稀釋市場價格的「賬面價值」爲 121.20 美元,其中 32.07 美元的價值受到穩定幣資產的支持。

與 OHM 質押一年的 20.20 美元「盈虧平衡」價格進行比較,OHM 的激勵誘惑就很顯而易見,除非所有加密貨幣遭遇滅頂之災,否則持有和質押 OHM 是非常合理的選擇: OHM 質押者的收益幾乎可以保證上漲。

但是相對於資產淨值(NAV)的溢價呢,幾乎達到了令人瘋狂的 9 倍溢價!一方面,計算盈虧平衡點是基於 OHM 的現行市場價格,其中包含了溢價,並考慮到價格在此後下跌的潛在風險。此外,OlympusDAO 的目標不僅僅是創建一個靜態的儲備資產池。事實上,這個資產池是可以創收的,從它收集的資產中產生費用。

歸根結底,如果某人認爲加密貨幣將歸零,因爲最終都將人間蒸發,只有這樣,在他 / 她的眼中 OHM 纔會沒有價值。

OHM 旨在成爲純粹的加密原生儲備資產。因此,要想成爲參與 Olympus 的一分子,前提必須是相信加密技術將繼續存在,這是一個必要的先決條件。

到目前爲止,我們已經淺談了該項目巧妙的激勵設計,如何讓 OlympusDAO 從本質上激勵 OHM 持幣者不僅購買 OHM,而且質押和繼續持有 OHM,而無視市場波動。

回到博弈論的理論語言,在知道其他質押者幾乎沒有動力去做任何策略變化的情況下(其中質押者選擇質押和持有 OHM),即實現了一種均衡策略。結果是雙贏,或者是典型的回報符號 (3,3)。

但 Olympus 的美妙之處不僅如此。接下來講到真正有趣的部分。

另一大好處:擁有自己的流動性

OlympusDAO 正在將自己打造爲加密貨幣世界的央行。吸引到一組穩定的「鑽石手」持幣者,持有 OHM 且出售的動機爲零,這是這一機制的一個側面。 但「鑽石手」造成了另一個問題:流動性不足。

如果沒有人想出售,該資產就沒有流動性,也就沒有多大用處。因此,需要爲 OHM 創造流動性才能進行交易。不過在加密領域,創造流動性通常意味着將 OHM 交給做市商,激勵機制通常意味着他們只在盈利時提供流動性,而在項目最需要流動性的時候卻選擇撤回流動性,從而導致代幣的惡性價格波動。最重要的是,沒有最後的買家。所有這些都會嚴重削弱 OHM 確立儲備資產地位的能力。

OHM 爲此創建的解決方案是擁有自己的流動性。它通過「綁定 /bonding」機制來實現,即購買大型自動化做市商(主要是 Sushiswap)流動性池中代表股份的流動性代幣,作爲交換,以折扣價出售總名義發行量中的 OHM 代幣,後者可以經過一個較短的時間分期解鎖。通過這一方式,OlympusDAO 最終擁有 OHM 的大部分流動性池(主要是 Sushiswap 上的 OHM/DAI 穩定幣流動性池)。

最終結果是 OlympusDAO 協議本身成爲自己的做市商,無論市場情況如何,都能夠承諾提供流動性,並最終降低其代幣價格的波動。流動性提供者(LP)如果出售其 LP 代幣,會獲得以折扣價購買 OHM 的補償,並進入與任何其他 OHM 質押者相同的激勵架構。這種情況下,收益爲雙贏——LP 代幣的賣家可以獲得相對於市場價格的折扣購買 OHM,而協議爲其金庫獲取了流動性和資產,進一步增加了每個 OHM 的基礎資產淨值。

這些 LP 代幣進一步爲協議創造收入,因爲它們從交易中獲得了大部分做市商佣金。 OlympusDAO 擁有 OHM/DAI 貨幣對中所有流動性的 99.66%,在過去 7 天中,OHM/DAI 一直是 Sushiswap 上交易量最大的貨幣對,爲 OlympusDAO 創造了可觀的收入,並進一步增加了其總儲備資產的價值:

解決了一個更廣泛的問題

「協議擁有流動性」的整個概念,對於許多努力保持其代幣價格穩定的項目來說是催生了一場革命。很多項目的創始人是開發者,而不是交易者,必須應對價格波動(以及隨後的社區士氣)所帶來的焦慮,是他們非常頭疼的一個大問題。

不過,他們同樣面臨着 Olympus 必須應對的雙刃劍:您如何同時將代幣交到儘可能多的用戶手中,確保足夠的交易流動性,並確保做市商在最需要的時候致力於提供流動性,而不是在最關鍵的時候撤資跑路?

在某種程度上,質押項目已經實施了很長時間,儘管在不可避免的加密貨幣低迷時段,質押只是能減輕一些拋售壓力。事實上對質押有爭議的是,在低迷時期會從市場中移除流動性,其實會加劇加密資產的價格波動。

因此,雖然每個人都對可以通過 OHM 質押賺取天價 APY 感到興奮,但我們實際上認爲,該項目最大的大師級設計在於將質押與 Bonding 相結合。在證明了該模型(質押 + Bonding)的成功之後,他們最近推出了 Olympus Pro,這個平臺允許其他協議複製質押 + Bonding 設置,將其作爲服務提供,其它協議只需支付費用。這被稱爲「協議即服務」。

這意味着其他項目也可以利用 Olympus 模型的好處:控制自己的流動性,通過自己做市來賺取費用,並確保其代幣始終有流動性,尤其是在 DEX 上。

目前有另外五個 DeFi 協議與 Olympus Pro 合作:Abracadabra、Alchemix、Float、Pendle 和 StakeDAO。我們認爲這一列表未來將變得更長。

對於 Olympus 本身來說,說他們發展「很快」實屬輕描淡寫。從我們開始寫這篇報告到報告完成的這段時間, Olympus 就推出了一個新版本的合約,其開發重點是 Bonding,這並不奇怪。Bonder 收到的 OHM 收益現在可以立即自動質押,意味着任何以折扣價購買的 Bond ,其收益會自動超過質押。Bonding 越多,就會有更多的流動性,協議對流動性的掌控度就更高。

此外,他們還增加了將固定期限 Bond 代幣化爲 NFT 的能力(是的,NFT 不僅適用於 JPEG 圖片),同時還允許將固定到期 Bond 代幣化爲 ERC-20 (可替代代幣),後者爲 Bond 本身創造了一個更具流動性的市場,有點類似於傳統的債券市場:具有相似到期日的運行中 Bond,基本相當於可能小幅調整的可替代資產,而特定到期日的固定期限 Bond ,通常是無法被其他到期日的債券所替代的。

相似又有差別。去中心化的 Bond 交易,而不是場外交易(OTC)? 爲什麼不。

非擬物資產 (我們現在最愛的一個詞)

這種管理激勵措施的新方法,能否在結構上改變加密貨幣的市場動態?有這種可能性。通過確保在所有價格區間都能保證良好的流動性分佈,來降低加密資產的劇烈波動風險,可以大大減少加密價格表徵價格變動區間的範圍。

但我們要強調的一個基本點是,這樣的解決方案,儘管事後看來似乎效果很明顯,但實際上不可能在傳統金融世界中付諸實施。傳統上市公司可以進行股票回購,並對持有股票提供激勵措施(例如股息和除息日),但除非每個上市公司都開始建立自己的內部交易平臺來管理其股票的波動性,否則股票價格在很大程度上受市場支配。

此外,「穩定」和「市場操縱」之間的界限在哪裏? 在傳統金融中,在首次公開募股(IPO)後穩定價格通常是被允許的,在有限的時間內保持價格穩定,但在這一時間窗口結束後,如果再進行類似操作,就會引發輿論非議和監管關注。在加密貨幣世界中,使用 Sushiswap 等自動做市商而不是基於訂單簿的做市,使協議能確保流動性(從而抑制價格的波動性),而無需主動對價格進行酌情報價。在加密 DEX 的初期以此作爲解決流動性不足的方法,結果被證明是一種管理代幣流動性的優雅的、被動的、甚至有利可圖的手段。

此外,創建具有固定到期日的(不完全相似的)固定收益類工具,可以通過去中心化交易商以高流動性進行交易,從而使價格保持異乎尋常的穩定,在傳統世界中幾乎是不可能的。想想電影《大空頭》中的場景,隨着交易商開始陷入恐慌並撤出流動性,債券折價在一天內變得越來越激進,人們只能希望能有一種機制能保障局面變得不那麼混亂不堪(儘管同樣無利可圖) ,能一直堅持提供流動性直到最後。

在我們看來,上述機制設計只是創新方法的開始,而這種方法只能在加密世界中出現。這些方法不僅是非擬物資產(例如,不僅僅是傳統金融中所存在資產的加密版本),它們還是建立在加密原生系統上的加密原語解決方案。 #OnlyInCrypto

我們迫不及待地想看看,在未來的幾個月和幾年裏,加密領域的天才們還能想出什麼偉大創意。



coinpion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