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thetix 創始人:關於 DeFi、NFT、藝術和遊戲交叉點的思考

DeFi 才能在更大程度上改變和影響整個社會,而遊戲和娛樂只是更容易抓住人們的注意力而已。

撰文:Kain Warwick,Synthetix 創始人
翻譯:盧江飛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 DeFi、NFT、藝術和遊戲的「交叉點」。在此,我想把自己目前的想法做一個總結併發布在推特主題帖上:

我要強調的第一件事是:注意力和影響力之間的區別。很多引起高度關注的東西都沒有影響力,比如最新推出的幾部漫威電影;與此同時,許多具有重大影響力的事物卻很少受到關注,比如一些新穎的數學證明。

儘管我們都對 DeFi 感到興奮,但現實情況是,DeFi 仍屬於金融類別。這意味着,雖然其影響力很大,但關注度其實並不高。與之相反的是投機狂熱,投機狂熱通常會受到高度關注,但對整個行業的影響卻不大,市場內爆也是如此。

另一方面,藝術和其他形式的文化表現形式往往也會受到高度關注,但影響力較低。這些領域的影響力只會隨着時間推移而慢慢增長,而且前提是它們能夠倖存下來——許多重要的藝術反而會被現代觀衆嘲笑或忽視。

因此,這就是爲什麼我認爲 NFT 和遊戲會在未來十年內比 DeFi 獲得更多關注(關注度可能超過幾個數量級)。但事實上,DeFi 才能在更大程度上改變和影響整個社會,而遊戲和娛樂只是更容易抓住人們的注意力而已。

然而,影響力和關注度之間就沒有任何關聯嗎?實際上,高關注度的創新可以與高影響力創新產生共生關係(相信互聯網+色情)。

在關注度方面,NFT 和加密遊戲使 DeFi 相形見絀,但它們都使用了相同的底層技術,但隨着越來越多消費者開始訪問以太坊,由此也會產生的大量關注也會成爲 DeFi 和 NFT 的保護層(protective layer)。

在某種意義上,在 DeFi 中進行創作讓我感覺很奇怪。我一生都是個音樂家,當我住在波士頓時,我所在的樂隊在東海岸進行了一百多場演出,我還寫了一本小說。藝術對我來說可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

另外,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我還是一個遊戲玩家,我 4 歲的時候擁有一臺 Atari——不好意思暴露年齡了,但我真不知道我爸爸當時怎麼會在我那麼小的時候買遊戲機給我,可能他自己想玩。我對《運河大戰》(River Raid)遊戲很着迷,也喜歡玩大型多用戶在線角色類遊戲(MMORPG)、《地牢入侵》(Dungeon Hack)和 RTS,這些遊戲都很棒!

遊戲和 NFT 的交叉點將令人興奮。再加上以 NFT 形式出現的寒武紀藝術大爆發,都會在 DeFi 重塑金融的關鍵工作提供支持,最終構建一個更公平、更開放的全球市場。

因此,當 Illuvium 橫空出世時,的確讓我感到喫驚。儘管我不喜歡輸,但在關注度方面,Illuvium 真的令 Synthetix 相形見絀。對我來說,這真的讓人感到有點小不爽,畢竟我一直認爲自己非常有競爭力。

不過,這種關注度其實可以推動市場對以太坊、以及基於 ETH 的擴展解決方案等底層技術的需求增長,最終,對整個行業來說無疑會是一件好事。



投資商城

免費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