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玩邊賺」遊戲公會 YGG 商業模式很美,究竟具有何價值?

Yield Guild Games (YGG)藉助 DAO 方式實現遊戲公會,通過投資「邊玩邊賺」遊戲賺取收益,並反饋和增強元宇宙遊戲的未來。

撰文:Marc Weinstein,供職於 Mechanism Capital
編譯:Perry Wang

Yield Guild Games (YGG) 是一個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DAO),由數以萬計、且人數不斷增加中的遊戲玩家組成,他們在「邊玩邊賺」(Play-to-Earn)的遊戲中利用非同質化代幣 (NFT) 來產生真實的現金流。

該 DAO 旨在通過投資「邊玩邊賺」遊戲賺取遊戲及其遊戲內資產、贊助數百萬「邊玩邊賺」遊戲玩家,以及打造將增強元宇宙(Metaverse) 遊戲未來的工具,來創建全球最大的虛擬世界經濟體。 YGG 優化其社區擁有的資產,獲得最大效用,並與其代幣持有者分享這些資產的利潤。該 DAO 的參與者將是 YGG Network 整個生態系統的所有者和管理者。

該 DAO 於 2020 年由 Gabby Dizon (首席執行官 /CEO)、Beryl Li (首席財務官 /CFO)和 「anon,Owl of Moistness」(首席技術官 /CTO)共同創立。

好團隊是核心!

在 2017 到 2018 年的 ICO 熱潮期間,我在一次亞洲之旅中第一次見到了 YGG 的現任 CEO— Gabby Dizon。

Gabby 是遊戲行業的資深人士,擁有近 18 年移動遊戲開發工作室工作經驗,並曾創立了手遊開發工作室 Altitude Games ,擁有創業經驗。 Altitude Games 專注於通過 Battle Racers 等遊戲,在遊戲行業和區塊鏈世界之間架起橋樑。

Gabby 成爲我所有區塊鏈遊戲相關投資的首選聯繫人,並且在我研究撰寫有關元宇宙中 NFT 的研究文章時,給予了很大幫助。

雖然很多創始人在漫長的熊市中堅持不住而打了退堂鼓,但 Gabby 仍然致力於構建和探索基於區塊鏈遊戲的初心使命。

Gabby 在意識到「邊玩邊賺」遊戲所具備的改變周圍人生活的潛力後,決定創辦 YGG (稍後會詳細介紹)。

正是通過我們對 YGG 的盡職調查,我纔開始瞭解「邊玩邊賺」遊戲模式的巨大潛力,以及爲什麼我相信它將成爲元宇宙中游戲和工作(兩者幾乎可以互換)的未來。

那什麼是「邊玩邊賺」?爲什麼 YGG 將能夠從這種現象級機遇中受益最多?

要理解「邊玩邊賺」,我們首先需要了解 NFT,以及元宇宙中游戲產業的未來。

NFT:元宇宙中的數字產權

關於元宇宙的文章已經不勝枚舉,如果你還沒有看過,我建議你看看 Matthew Ball 和 Piers Kicks 關於這個主題上的作品(我在這裏借用了他們的很多理念)。

現在,我們普通人大部分清醒的時間已經在數字世界中度過——無論是 Telegram 或 Discord 頻道等聊天應用、 YouTube 或 Twitch 視頻直播、Zoom 視頻聊天, 或者像 Fortnite 和 Roblox 平臺上的遊戲。不可否認,我們的注意力正在從物理世界轉移到虛擬世界。儘管其外觀和感覺並不完全像許多人所期待的類似電影《頭號玩家》(Ready Player One)那樣的未來世界,但我們已經在路上了。

普通人每天 在網上花費近 7 個小時,而金錢往往會流向人們注意力所在的地方。這就是爲什麼虛擬商品市場在 2021 年增長到大約 500 億美元,且預計將繼續這一勢頭,到 2025 年會增長到 1900 億美元的巨大規模。

衆所周知,加密貨幣引入了稱爲 NFT 的數字產權開放標準。通過爲數字商品引入可證明的稀缺性和溯源,NFT 爲數字財產引擎提供了動力,正如我們所知,它正在重塑互聯網。2021 年上半年的 NFT 銷售額已經超過 25 億美元

今天,對 NFT 的多數注意力集中在像 NBA Top Shots 這樣的數字收藏品,或像 Beeple 的 The First 5,000 Days 這樣的數字藝術,甚至像美國 DJ 3LAU 以 1150 萬美元的價格出售全球首張 NFT 音樂專輯。這些代表了相當大的市場,但只是冰山一角。

我個人相信,NFT 的殺手級用例將是爲虛擬世界生成遊戲內資產的現金流;這些虛擬商品具有真正的實用性和盈利潛力,可以在整個元宇宙中輕鬆轉移。

儘管在沒有 NFT 的時代,擁有和交易遊戲內物品的現象已經存在,但大多數交易要麼僅限於遊戲開發商的孤立市場,要麼是在灰色市場中進行。NFT 的關鍵區別在於,它們具備在很多虛擬世界中的互操作性,以及它們引入新穎遊戲功能的能力。

例如,在 Axie Infinity 遊戲中,NFT 持幣者可以購買和飼養小精靈(Axies)(類似精靈寶可夢 Pokemon 中的可愛角色)來爭奪獎勵,這些獎勵可以在遊戲中使用,或在外面兌換成錢。在 Zed Run 中,您可以購買和飼養虛擬馬 ,然後讓它們參與賽馬比賽來賺錢。此類遊戲的名單還在不斷壯大中。

虛擬世界中現金流數字資產的所有權是一個賦能用例,它開始重新定義「工作」,並使虛擬世界中獲得高薪「工作」的機會變得大衆化; 這些工作變得越來越像遊戲。 在資本自由跨境流動但勞動力無法跨境流動的世界中,資本具有更大的盈利潛力。 然而,虛擬世界中的勞動力回報更高,因爲那裏的「工作」是流動的,入場門檻要低得多。

「以玩遊戲謀生」 成爲熱潮

全球遊戲玩家的絕對數量和佔全球人口的百分比都在迅猛提升,全球有近 50 億名遊戲玩家。如果您使用互聯網,那您很有可能也是一名遊戲玩家。

這帶來了電子競技領域的遊戲專業化,電競行業在過去幾年中也出現了爆炸式增長。 2020 年電競產業收入接近 10 億美元(儘管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大賽無法舉辦),預計未來 5 年將增長至 16 億美元。世界上身價最高的電競團隊 TSM 的身價接近 4.1 億美元。對於一羣遊戲玩家,這看起來還不錯。

然而,電競團隊的大部分收入都與錦標賽獎金、贊助和用戶生成內容的廣告收入有關。由於新冠疫情導致大賽取消,該行業在去年遭受了很大損失。對於大型電競團隊而言,在遊戲本身中並不會賺到很多收入。

雖然現有的免費遊戲帶來了可觀的收入,但這些收入都沒有迴流給玩家。玩家如果要賺錢,大部分收入來自灰色 / 未經批准或封閉的市場。遊戲中大多數的創收機會只限於專業人士。

在元宇宙的未來,多數工作看起來就像在玩遊戲。建立在 NFT 基礎上的「邊玩邊賺」遊戲就是這種轉型的開始,未來所有的遊戲玩家都可以在虛擬世界中謀生。

「邊玩邊賺」遊戲登場

「邊玩邊賺」模式顛覆了免費玩的遊戲生態。儘管玩家通常需要先花錢才能開始玩「邊玩邊賺」遊戲,但他們在遊戲中獲得獎勵,可以出售以換取現實世界的價值,包括對遊戲本身的所有權和治理。「邊玩邊賺」遊戲不需要大型 IRL 錦標賽來獲得獎金,而是讓虛擬世界中的所有玩家都能獲得豐厚的獎品。

「邊玩邊賺」遊戲賺錢不同於現有的遊戲模式。此前,遊戲內資產是處於孤島地位,遊戲公司會竭盡所能減少非官方「灰色市場」渠道出售資產的行爲。現成的例子,《魔獸世界》中的耕種金幣是遊戲賺錢運動的先驅,但這種類型的活動對玩家或遊戲都沒有好處——它是反社會的。「邊玩邊賺」遊戲機制旨在使這種類型的套利活動是親社會的,且遊戲玩法更加出色。

甚至加密貨幣市場對「邊玩邊賺」現象也一直沒有反應。本月多數人才開始意識到玩遊戲賺錢的力量,因爲 Axie Infinity 剛剛突破了 600,000 日活用戶 (DAU),甚至超過了《魔獸世界》的峯值 DAU。每個用戶的平均收入(ARPU) 已超過 100 美元,甚至比領先的免費遊戲 ARPU 還要高出幾個數量級。

這個 ARPU 的數據是以今天(2021 年 7 月 26 日)的愛情小藥水 (SLP) 和 Axie Infinity Shards (AXS) 的代幣價格來計算的。「邊玩邊賺」的美妙之處在於,隨着遊戲性能的提升,這些獎勵的價值可以不斷增加。 這創造了一個良性循環,玩家因所玩遊戲的成長而獲得利益回報。

「邊玩邊賺」可以改變生活

我個人認爲,「邊玩邊賺」是賺取基本收入的另類方式:在未來,各行各業的人都可以通過玩電子遊戲來謀生。

Gabby 是讓我看到這種可能性的人。在意識到這可能改變周圍人生活的力量後,他創辦了遊戲公會 YGG。

當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世界時,菲律賓遭受重創,失業率超過 40%。Gabby 教會了他的很多朋友和家人如何在家玩 Axie Infinity。 結果他們僅僅通過玩遊戲就能賺取可觀的收入。

這一切都在最近由 YGG 委託製作的一部 紀錄片 中得到了重點展現,該紀錄片解釋了「邊玩邊賺」現象,包括 Delphi Digital 團隊也貢獻了熱門鏡頭。

遊戲公會如何受益於「邊玩邊賺」 ?

現在,想象一下一個 DAO,它由數十萬「邊玩邊賺」遊戲玩家組成,每個用戶每場遊戲的收入是普通玩家所賺取收入的 10 倍。 隨着「邊玩邊賺」遊戲數量的增加,這個公會僅憑遊戲內收入就可以帶來數千萬美元的收入。

當我第一次開始瞭解到 YGG 時,該公會當時大約有 500 名玩家。在不到半年的時間裏,公會成員已經發展到超過 30,000 名玩家。更重要的是,這些玩家中有超過 10%(約 3,600 名)是 Axie Infinity 獎學金玩家,在過去 6 個月中增長了 20 倍。

每個 YGG 獎學金玩家都獲得 YGG 借出的 NFT,並由社區經理進行培訓。作爲所獲取的貸款和培訓的交換,YGG 從該玩家未來玩遊戲所獲收入中拿走 10%(社區經理獲得 20% 的收入,玩家保留 70%)。YGG 的獎學金玩家每天可以賺取 150 – 200 SLP (按當前價格約爲每天 45 美元)。

假設獎學金玩家週末休假,則每位獎學金每年的潛在收入爲 11,700 美元,或者說每位獎學金玩家每年爲 YGG 的金庫帶來 1,170 美元的收入。按照這個速度,假設 SLP 的價格沒有上漲,獎學金玩家數量沒有增加,僅 2020 年就意味着 380 萬美元的年營收機會。

假設 YGG 繼續保持這種獎學金玩家的快速增長速度,在未來 2 到 3 年內,公會可以僅從 Axie 獎學金計劃中產生數倍於現有營收的現金流。

平臺風險 – 與 Axie 的興衰捆綁?

目前,YGG 人才庫和獎學金玩家的增長與 Axie Infinity DAU 的增長呈現高度正相關。 而如果 Axie 失去當前的兇猛勢頭會發生什麼?這就是 YGG 最有價值的元素之一,也是我們如此興奮地對該項目予以投資的最根本原因之一。

遊戲是一個爆款驅動型行業,「冪次現象」適用,因此挑選贏家是一項艱鉅的任務。通過投資 YGG,我們能夠以高於平均水平的成功概率儘早接觸各種遊戲。

YGG 正在有效地建立一個由「邊玩邊賺」遊戲早期玩家組成的雄厚社交網絡。隨着時間推移和適當的激勵,YGG 可以開始將這些玩家引導到 Metaverse 中的新遊戲。

隨着 YGG 透過合作和投資深度參與十款「邊玩邊賺」遊戲,我們已經開始看到這一邏輯付諸實踐。

YGG 的選擇標準需要「邊玩邊賺」遊戲具備以下要素,才適合該 DAO 的選擇:

  • 可獲取的虛擬土地經濟;
  • 具有原生代幣的虛擬經濟;
  • 「邊玩邊賺」功能,玩家通過遊戲內活動獲得原生代幣獎勵
  • 該 DAO 能夠根據其玩家公會的吸引力和反饋及早甄別這些遊戲,因此進而對相關底層網絡估值進行投資。假設 YGG 對每個遊戲的平均投資爲 50,000 美元,遊戲的平均估值爲 1500 萬美元:即使這些遊戲中有十分之九完全失敗,但只要有一個達到了 Axie 的成功水平,對公會來說又是一個 8-9 位數的收入機會,既包括投資回報,也包括在遊戲的 subDAO 中持有早期「邊玩邊賺」遊戲獎勵。

    YGG 不僅能夠及早發現遊戲,而且一旦發現,DAO 就成爲這一新遊戲的高度針對性營銷引擎,將玩家引導到那裏,並通過提供 $YGG 代幣獎勵,激勵玩家們去玩這個遊戲。這種「玩家流動性」有助於新遊戲在這些虛擬世界中的引導部署,將使遊戲更具娛樂性並增加成功的可能性。

    通過這一途徑,YGG 成爲了「邊玩邊賺」遊戲行業最早的戰略投資者之一。雖然遊戲是爆款驅動型行業,但我們預計 YGG 的投資表現將超過任何行業外基金,因爲該 DAO 能夠及早找到贏家,然後利用其玩家隊伍「成就」未來的贏家。

    其它營收渠道

    由於 YGG 與成千上萬名「邊玩邊賺」遊戲玩家保持直接關係,因此不乏可以測試和開啓增量收入的可能性。

    例如,YGG 已經擁有兩個遊戲的精英戰隊:Axie Infinity 和 F1 Delta Time,未來會在更多遊戲的電競賽場大展身手,該公會正在市場上尋找電競項目經理。

    這些電競戰隊已經制作出可以爲公會帶來廣告收入的內容。團隊的贊助也不會落後(有人已經 喊話 SBF!),用戶訂閱信息產品也不會拖後腿,這些產品會解釋如何提升您的遊戲賺錢技能(不同級別的 $YGG 持幣者可以免費訪問)。

    我們還可以預見,未來 YGG 將成爲建立在「邊玩邊賺」遊戲生態系統之上的核心社交層,或者打造其他增強遊戲玩法的增值產品。

    隨着 YGG 繼續在多個遊戲中發展其核心業務,新的營收來源和機會無疑會出現,而通過使用 YGG 代幣進行治理的機制,這些收入肯定會回到玩家手中。

    $YGG 代幣

    YGG 代幣是將 YGG DAO 結合在一起的粘合劑。它將爲玩家提供參與以及管理公會方向的權利。任何持有一個 YGG 代幣的人都可以按照在代幣供應中所佔份額的比例參與 DAO 治理。

    此外,YGG 代幣目前可用於以下用途:

    • 質押 YGG 以獲得與公會整體活動相關的代幣獎勵
    • 質押 YGG 以獲得與特定活動相關的獎勵
    • 質押 YGG 獲取獨家內容
    • 質押 YGG,參與 DAO 投票及其它活動
    • 質押 YGG 訂購獨家商品
    • 利用 YGG 代幣,爲網絡中的服務付費

    新的用例將不可避免地隨之而來。例如上面提到的第二條,YGG 代幣持幣者將可以在與特定 DAO 活動相關的不同金庫 中進行質押。例如,如果 YGG 代幣持幣者看好 Axie 繁殖,他們可以將其大部分代幣投入到一個收入完全來自該活動的金庫中。還將有一個超級金庫接納流動性,對整個 DAO 的活動持有被動頭寸。

    YGG 代幣還將作爲遊戲內 NFT 及其收益的某種指數。該 DAO 創建了一個創新的 subDAO 模型,以賦予 DAO 活動可擴容性。每個遊戲都有自己的 subDAO (例如,其現有的 YGGLOK subDAO)。每個新遊戲都將配備來自主要 DAO 的一位社區負責人,後者高度看好該遊戲以及自己所持的代幣和 subDAO 代幣。 subDAO 代幣持幣者可以對遊戲的特定問題進行投票。他們可以計劃開發需求或 raids,對該遊戲內的土地購買進行投票,並因晉升新級別而獲得獎勵。

    subDAO 的收益將流入 YGG 主 DAO。對於 YGG 當前的 YGGLOK subDAO,主 DAO 持有 subDAO 代幣供應量的 56%。隨着 YGG 擴展到數十款遊戲,這種架構將帶來一定程度的靈活性和可擴容性。 subDAO 的創建者希望通過一個 YGG subDAO 參與,因爲他們將可以獲得主 DAO 必須提供的更廣泛的社區資源和獎勵。

    YGG 代幣將代表所有權經濟的最佳狀態。一個「邊玩邊賺」遊戲的玩家社區如果參與新遊戲,對新遊戲的每個參與者都有價值,而通過細分爲特定於某一遊戲的 subDAO,公會可以擴展到新的虛擬世界,並激勵所有遊戲玩家的親社會行爲。

    總結

    我們很高興支持一支卓越的團隊,能夠在加密市場增長最快的領域之一進行建設:「邊玩邊賺」和在 DAO 治理的前沿進行創新。YGG 已經通過其光速的用戶增長、極高的玩家留存率和發現熱門新遊戲,來證實我們的論點。

    當幾年後回首,我預計將看到數以百萬 Yield Guild 獎學金玩家的生活通過參與「邊玩邊賺」遊戲而發生重大改變。

    感謝以下文章對本文的啓示 :

    • Matthew Ball, The Metaverse
    • Piers Kicks, Into the Void: Where Crypto Meets the Metaverse
    • Ryan Gill, Founder & CEO of Crucible, on my podcast, Look Up!
    • Ryan Mullins, Founder & CEO of Aglet, on my podcast, Look Up!
    • Gabby Dizon, Founder of YGG, on my podcast, Look Up!
    • Jake Brukhman on Digital IP
    • Crypto Adoption Games, Tony Sheng
    • The Ownership Economy, Jesse Walden
    • My first deep dive on blockchain-based games for Wave Financial
    • Introducing Yield Guild Games, Gabby Dizon
    • Why I spent $159k on digital battle pets, Medio Demarco, Delphi Digital
    • Yield Guild Explains Play-to-Earn
    • Yield Guild Explains YGG Token Utility
    • Esports underperforms in 2020, Forbes
    • Snow Crash, Neal Stephenson

    特別感謝 Ben Simon、Andrew Kang 和 Alec Korman 的見解和反饋。本文中的任何內容均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coinpion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