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強烈且持續的「期望」才會實現

我想這應該跟我參與過許多百萬暢銷書的出版有關係吧?我經常被問到一個問題:「與百萬暢銷書最貼近的編輯是怎麼樣的人呢?」

我的答案很簡單,那就是「比誰都強烈地想要出版百萬暢銷書的人」。

所謂的書,就某種意義上可說是將編輯的想法具體化以後的產物。如果有這種書就好了啦、如果有這種作者撰寫關於這種主題的書就好啦等等,編輯在心裡如此想像之後,過個半年、一年,這樣的書就會突然出現在眼前,簡直就像想法變成實物出現了一般。為了將這個想法提升至最大限度,必須抱有強烈的期望。

這不僅限於書本的百萬銷售。想要讓點心或飲料大受歡迎、想要讓家電用品大受歡迎等等…… 不都也是一樣嗎?強烈的期望會成就一切。因此,在「Sunmark 出版社歌牌」之中,便有著首先就從「這麼想」開始這麼一句。

此外,這並不是什麼新穎的道理,許多前輩都說過一樣的話,甚至連那些非常成功的人士也是。

舉例來說,Sunmark 出版社至今出版過三本京瓷公司的創辦人稻盛和夫的個人著作,在其中一本《京瓷哲學》中,就有提到「完成嶄新的事物」這個主題。

「全世界的成功人士多半會將『要按照內心所想的一般』這句話掛在嘴邊。倘若閱讀成功人士的故事,你會發現幾乎都會歸結到這個結論。(中略)也就是說,強烈且持續的期望才會實現,即是普世的真理。」

那位稻盛先生甚至將這件事斷定為「普世的真理」,而我也認為的確如此。要更加強烈地去期望,抱持著甚至能到達潛意識的強烈願望。稻盛先生表示,如此才能夠將期望鮮明地描繪出來,彷彿看見了色彩一般。

同樣地,發行了《生命的暗號》一書的遺傳工程學界權威村上和雄老師,則教導了我們這句話:「最重要的是下定決心」。

一項大型研究是否能夠成功,在於研究室的領導人是否認真地想要成功。我想,這句話也正中了核心。下定決心非常重要,尤其是領導人的對這件事的認真程度。

 

在有一天公司可能會倒閉的情況下

令人感激的是,現在除了出版過許多受歡迎的作品之外,也多虧了版權與電子書籍的收益,我終於能夠回報員工了。不過,在二○○二年七月我從創辦人手中接手社長一職之後,身為經營者,我可是嘗到了與我至今為止的編輯人生完全不同的辛苦。

我也是在成為社長後才發現,當時公司的財務狀況極為困頓,自有資本比率竟然是負數,幾乎可說是接近倒閉的狀態。

中小企業的經營者沒有人不勞於資金周轉,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我很快就接受了身為經營者的洗禮。

所幸我在就任的隔年開始就出版了幾本暢銷書,同時推動繼續販售有力既刊書籍 * 的政策,雖然辛苦,卻也逐漸逐漸脫離困境。

* 指已經出版的圖書

我在成為社長後所下定決心的一件事,便是經營者無法對環境找藉口。與其找藉口,我更應該要轉換跑道到其他行業,或是創造出劃時代的革新,邁向下個階段。

我能夠做的就是持續投資有潛力的事物,賭上我認為「會成功的書」,即使失敗也無妨──我用這樣的態度不斷挑戰,並下定決心投資在員工的成長上,以及向國外銷售版權,投資有潛力的電子書。畢竟,我必須「先這麼想」。

稻盛先生連這樣的道理都教給了我。這是個會為人生與工作帶來成果的方程式。

 

「人生與工作的成果=想法 X 熱情 X 能力」

其實,這個方程式最初的順序是「能力 X 熱情 X 想法」。能力最重要──當初稻盛先生或許也是這麼想吧。不過,這點已經改變了。原因在於熱情和能力會從零成長到一百,而想法會從負一百到正一百,對結果帶來極大的影響。

事實上,縱使以優秀的成績從知名大學畢業且充滿熱情,一旦想法怪異,也會引發不可收拾的事件。因為這個方程式是乘法,結果也全會變成負數。根據不同的情況,甚至有可能犯下震撼世人的兇惡犯罪。

即便沒有走到這個地步,一開始就想著「我做不到」、「哪有可能做得到」、「那種事絕對不可能」,也是成不了大事的。和心想著「我能做到」、「一定做得到」、「絕對會順利的」人相比,究竟哪一方才能收穫豐碩的成果呢?

最重要的就是想法。要去想著自己是認真地期望這麼做,且事情一定會如此發展。

 

 

明明是間小出版社,為何能夠出版八本百萬暢銷書呢?

在誤打誤撞地投身出版業後,時間飛快,已經四十餘載。我身為單行本編輯度過了二十六年時光,又擔任了十七年的經營者。

說到前面的二十年,雖然出版業被人們說是夕陽產業,業界整體的業績依舊有所提升,於一九九六年達到顛峰,後面的二十多年則一個勁兒地走下坡,那一段時期的業績比全盛期還少了將近五成。

身為一名小小的編輯,當時我正處於一股腦兒地與眼前的原稿和作者纏鬥的時期,也是我與優秀的作者共事後受到刺激,察覺到「世間學問」重要性的時期。之後我出乎意料地成為社長,進入不斷思考對公司員工而言「最棒的工作與美好人生為何」的時期。

無論哪個時期,我都曾經歷過無數辛苦,使我「再也不想回到那個瞬間」。現在已經過了時效,我就老實說,我也曾為了現金周轉,千辛萬苦地在銀行四處奔走(有人說經營者要尿出血尿才是獨當一面,不過很遺憾地,我還沒達到那個境界)。

這是我常和老幹部們聊的一件事。

至今為止,我總是一心一意地處理業績、現金周轉和公司所面對的問題,爬上這險峻的山路。

如今回首一看,我所攀上的道路兩側滿是深不見底的懸崖,腳步稍有不穩就會跌入萬丈深淵。我能夠平安無事走到這裡,可說真的是個奇蹟了。

如果有人問我能不能再走過一次那斷崖殘壁的道路,我只會回答絕對不可能吧。

我彷彿就像被什麼看不見的事物所守護著,才能往前邁進。

對於過去的我真的很幸運一事,我感受到了如此真切的實感。

 

即使是在先前所提到的那些時期,我也很幸運地參與了許多暢銷書的出版過程。在整個業界跌到谷底的近二十五年來,Sunmark 出版社很榮幸地出版了八本百萬暢銷單行本。

員工不滿五十人的一間小公司要得出這樣的成果,在全世界的出版業界也是沒什麼先例的。此外,也不是特定的暢銷出版社就會相繼出版暢銷作。

我曾擔任一九九五年出版的書籍《腦內革命》(春山茂雄著)的企劃編輯。此書成了日本戰後出版界排名第二(當時)的超級暢銷書,賣了四一〇萬冊,其續集《新腦內革命》也是大賣了一三四萬冊的百萬暢銷書。剩下的六本暢銷書共有五名責任編輯,從幹部、總編等級的人員到進入公司第三年的女性編輯都有,大家的經歷也各式各樣。這些暢銷書並非文庫書或新書,全部都是單行本,書種也相當廣泛。

幸運的是,除了百萬暢銷書以外,我們也接連出版了銷售數十萬冊的書籍。現在我們共有十五名編輯,年資都相當長,而扣除掉幾名年資較淺的員工,我們全員都是經手過業績二十萬冊以上的暢銷書經驗者。

此外,我們從很早期就開始挑戰出售敝社的暢銷作版權,在海外也大為熱賣。

事實上,敝社在海外發行的總書量超過二五〇〇萬本,包含在全世界三十五個國家、地區翻譯出版了三〇〇萬冊的《生命的答案,水知道》(江本勝著)、在中國突破四〇〇萬本的《生存之道》(稻盛和夫著),甚至是在美國創下銷售四〇〇萬本的紀錄,並在全世界達成一二〇〇萬本業績的超級暢銷書《麻理惠的整理魔法》(近藤麻理惠著)等等。

 

究竟為什麼我們可以做到這些事情呢?為何 Sunmark 出版社能夠出版暢銷書呢?而我們又是如何培育人材呢?令人感激的是,至今為止,各方都傳來了希望我揭開此祕密的呼聲。

事實上,從十幾年前開始,我就透過公司內的編輯們接受了一項提案──應該將過去公司所完成的事情,以及我自己做過的事情撰寫成書。

《腦內革命》遠遠超乎我想像的熱賣,我想,我作為編輯的運氣已經用盡了。既然如此,這次我就站在培育編輯的一方。在一陣忙碌的日子過後,等回過神來,我已經成為了社長。

我本堅稱我沒有立場向他人說些什麼了不起的話,不過當出版業界、廣告業界,甚至是全日本的製造業與商品製造業都陷入困境的新聞傳到我耳中後,我開始思考,或許我能夠幫上些什麼忙。

並沒有所謂輕輕鬆鬆就能創造出暢銷品的法則,我想這點應該不需要我再次重申。不過,是否有與之相近的好點子呢?為此,每個人該做些什麼?公司該做些什麼?經營者又該注意什麼才好?公司內部應該要採取怎麼樣的方法呢…… 我一直在摸索這些事。

我實在非常幸運,透過出版這項工作,能向代表業界的經營者等許多出色的人們大量學習。這些學習,也成為了我們公司採取措施時很大的提示。

 

這次為了要將我們的思維與所做過的事情編寫成書,我絞盡腦汁,重新思考該如何去述說才好。接著,我想出了一個結論。

我非常喜歡將所想的事情紀錄成文字。某一次,我把希望讓公司內的編輯與業務等從事出版的工作人員能夠重視的要點整理成了格言。我在思考,我能否將出版書籍和工作時的重要思維濃縮成文字。

不過,我並非單純寫出文字而已,為了方便記憶,我試著寫成「歌牌」。這在公司內又稱為「Sunmark 出版社歌牌」,偶爾也會成為工作上的方針。此外,我也曾在座談會等場合上介紹過其中的幾個歌牌,引人發笑。

「Sunmark 出版社歌牌」是按照「いろはにほへと~」的順序製作而成。這次的歌牌會配合各章的標題,整理為能夠隨機閱讀的形式。事實上,以這次執筆本書為契機,我也替換了一部分的歌牌,完成了最新的「令和元年版本」歌牌(在書末會刊登一覽表)。

不只是編輯,倘若與製作商品相關的人們或是每天在業務職場上苦戰的人們在閱讀本書時能夠畫出一兩個重點,身為作者,沒有比這更值得高興的事情了。

 

 

 

來源:寶鼎出版


coinpion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