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蘭克林】全球多國承諾零排放目標,加碼氣候變遷投資正當時

※來源:富蘭克林

富蘭克林坦伯頓基金集團表示,四大趨勢正在重塑我們所處的世界 - 城市化、氣候變遷與資源稀缺、人口高齡化引發的社會型態改變、以及創新科技發展,有鑒於氣候變遷議題將對環境及社會經濟造成重大影響,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氣候變遷基金經理團隊三年前看到綠色永續商機的趨勢,2018 年 3 月 5 日將投資政策轉型為結合氣候變遷分析與 ESG 投資的全球型股票基金。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氣候變遷基金經理人馬丁 ‧ 布盧門表示,氣候變遷議題是未來數年甚至十年以上的長期趨勢,將讓全球經濟與產業結構面臨重新調整,全球經濟朝向低碳世界轉變的過程中將同時創造「贏家」和「輸家」,能夠在較低的碳排放下創造較高經濟價值的企業已經開始獲取成效。

富蘭克林證券投顧認為,後疫情時代 ESG 投資已成為投資顯學,各國積極朝低碳經濟發展讓 2021 年有望成為『氣候變遷發展突破年』,惟面臨利率走揚環境下讓許多替代能源股票的評價面也面臨調整壓力,採取價值選股有助發揮跟漲抗跌的效果,建議投資人將結合 ESG 與價值選股的氣候變遷股票型基金列為投資組合中的核心要角,單筆投資或定期定額皆宜。

趨勢當紅,永續投資資產規模五年成長近兩倍

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氣候變遷基金經理人馬丁 ‧ 布盧門表示,根據晨星統計截至 2020 年底,2016 年以來全球永續投資的資產規模自 5,877 億美元竄升至 1.67 兆美元,成長率達 184%,而且這不僅限於單一區域的現象,而是橫跨歐洲、北美、亞洲及澳紐,其中同期間亞洲區的永續投資資產規模增幅更高達 447%。此外,追蹤 2010 年以來採取 ESG 策略的投資績效,較未採取 ESG 策略的績效高出近 5%,且近五年績效差距有擴大跡象,也打破過去認為投資 ESG 可能會影響投資報酬率的迷思 (註 1)。

氣候風險迫在眉睫,投資機會也應運而生

馬丁 ‧ 布盧門指出,根據國際智庫氣候行動追? 組織 (CAT) 統計,2020 年全球氣溫較工業化前平均上升 1.1℃,若不積極採取行動,預估到 2100 年全球氣溫將比工業化前平均上升 4.1~4.8℃,將導致極端氣候肆虐、農產品收成下滑、水資源短缺及全球公共衛生風險等危機,將對人類社會及環境帶來難以承受的災難。著眼於氣候變遷的威脅迫在眉睫,全球共有 37 個國家 (含歐盟) 承諾 2030 年~ 2060 年達到淨零排放的目標,美國拜登政府上任後積極發展氣候政策,中國十四五計畫也將 2060 年達到碳中和的目標列為重點,綠色經濟衍生的投資商機不容小覷。

相較於許多氣候變遷基金僅聚焦於替代能源產業,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氣候變遷基金屬於全球型股票型基金,投資範疇以提供解決方案的公司為核心、比重近七成,同時也納入位於轉型期的公司 22%、以及具備轉型彈性的公司 10%,並透過價值選股的策略,幫投資人發掘兼具氣候變遷特質及評價面吸引力的標的。截至 2021 年 2 月底,基金在歐洲投資比重五成,北美及亞洲各約 23%,產業別側重工業、原物料及科技。

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氣候變遷基金三大優勢
‧ 富蘭克林坦伯頓基金集團完整的 ESG 投資策略及產品線:富蘭克林坦伯頓基金集團獲得比利時金融機構協會 febelfin 及在歐洲推展永續投資機構的 FNG 評為永續標籤的產業領導者,根據歐盟今年三月起實施的永續金融揭露規範 (SFDR),本基金屬於第九條(Article 9) 具備永續投資目標的產品。
‧ 與眾不同的投資準則 (mandate):本基金 (1) 專注於氣候變遷投資主題,聚焦於自行設定減碳目標及投資解決方案的公司;(2)全球化布局拓展投資觸角;(3)堅守有紀律的評價方法來精選持股,避免市場爭相追捧熱門標的之風險。
‧ 履行氣候變遷的使命:相較於對應大盤_摩根士丹利所有國家世界指數或是摩根士丹利臨時所有國家世界氣候變遷歐盟氣候轉型指數,本基金投資組合的年度減碳目標是對應大盤的兩倍,且基金在提供潔淨科技解決方案公司的比重也是對應大盤的近兩倍 (註 2)。

註 1: 資料來源: eVestment,晨星,MSCI,S&P,FactSet,Bernstein Analysis,美元計價,2010~2020 年。
註 2: 資料來源: MSCI ,富蘭克林坦伯頓基金集團,截至 2020 年 12 月底投資配置。本基金的主要對應大盤為摩根士丹利所有國家世界指數,衡量本基金永續投資目標的對應指數為摩根士丹利臨時所有國家世界氣候變遷歐盟氣候轉型指數 (MSCI Provisional ACWI Climate Change EU Climate Transition Index),依據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 (IPCC),為了將氣溫升幅限制在工業化前水準以上 1.5℃之內,該指數追求碳強度低於整體指數至少 30%,以及每年平均自行減少碳排放至少 7%。

新興市場基金警語:
本基金之主要投資風險除包含一般股票型基金之投資組合跌價與匯率風險外,與成熟市場相比須承受較高之政治與金融管理風險,而因市值及制度性因素,流動性風險也相對較高,新興市場投資組合波動性普遍高於成熟市場。基金投資均涉及風險且不負任何抵抗投資虧損之擔保。投資風險之詳細資料請參閱基金公開說明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