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志昌專欄】若有股災,作祟者:匯率大貶!

壹、前言
(圖一:身負重責大任的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鉅亨網)
(圖一:身負重責大任的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鉅亨網)

中國大陸國務院於 2019 年 5 月 14 日,宣佈從 2019 年 6 月 1 日開始,要對 600 億美元、美國進口 2000 多項產品課徵 25% 的進口關稅;內容羅列有 4 批清單。這個舉動用意與針對,完全回報在美國談判的副總理劉鶴所遭受的困局,以牙還牙。也讓白宮理解,勒索中國是有底線的。要對中國課徵 25% 的關稅?這就是底線!在狂傲的推文中,川普千篇一律以我贏了、中國壓錯邊、我會繼任總統等,橫掃世界媒體;川普可能狂妄到了極點,引發中國強烈反擊。

貳、美國行事作風恐會惹來麻煩?

在兩軍短兵相接之際,窮寇莫追、陌路不深入;美國政府可能多犯錯了,大陸既不是窮寇、但是它要回擊的手法,可能是美國不會熟悉的。美國所有的攻擊策略多是擺在檯面上,事先預警、照章行事;但是中國的回擊多是不溫不急、徐徐而來、偶爾回擊。這在中國過去的經濟政策上常見;一方面就是以逆境訓練、淘汰、或是逼迫自己企業去升級轉型,以外力去使本國企業面對新環境、易子而教。由人民幣匯率的變化,可以理解大陸企業對此伊戰爭兩軍相接的劇烈反應,但是由匯率變遷的形態上,陸企並無完全看空的畏懼;這樣的折磨拖久,沒倒的企業會增加競爭力,也並非苦中作樂。

第二個因素是以拖待變,這是所有中過歷史以來,對付戰爭的招數,圍城而不攻擊,讓敵對的一方莫名其妙,不知你到底是要攻、還是在守、或則是準備投降?中國的智囊團可能把這場貿易戰爭,切成好幾段;而且有可能是以美國每任總統的任期,去切成幾個戰爭期。對於美國來講,它的謀略較為彰顯,一年期間之內就進入熱戰期,貿易本業的招數幾乎傾巢而出、全部出手;且已經擴大為聯合歐盟、日本等,同仇敵愾對付中國 5G。川普最長任期為 8 年、最短任期就是 4 年。在兼顧內政選票之下,川普的手段大概多是,以貿易與經濟手段對付中國;目前主打的關稅,以關稅為攻堅大砲殺聲震天;當然配合關稅之外,還有智慧財產權、301 條款、匯率懲罰報告、及反傾銷、反補貼等等。

(圖二:大家別為我操心,我的任期是 8 年,鉅亨網)
(圖二:大家別為我操心,我的任期是 8 年,鉅亨網)
叁、中美貿易戰爭從歐巴馬時代就開始!

其實美國在歐巴馬總統時代,就開始對付中國的貿易戰爭,依序是匯率報復、反補貼關稅等等;只是歐巴馬並未祭起貿易大戰的高關稅旗,因此也沒搞到驚天動地。一、中國的智囊一定清楚,過去對付日本、美日貿易戰爭也是如此打法,先是匯率戰爭,日圓美元長期大幅升值,再來就是關稅;美國在打貿易戰爭似乎是舊法重施、手段沒有多大變化,只不過加上川普似無又有的大聲公。不過不一樣的是,兩大勁敵的經濟型態完全不同,日本是資本主義、大陸是國家資本主義;日本的經濟由民企決定,中國則是國家完全支持的資金支持,政府不撤資、科技研究照樣進行。二、大陸的政體較難在貿易戰爭中動搖;日本是政黨政治,除了安倍晉三、每任首相在外貿易襲擊之下,碰上內政的問題,幾乎就招架不住;就如每次提消費稅,首相想執行就得弄到下台。三、而中國大陸則並非像日本一樣,軍事上、中、美是對峙的,甚至是間接對幹過的;日本曾經也是美國二戰的軍事敵人,但是中國是戰勝國;日本是戰敗而被美國監管過的國家;中國的內需消費市場也遠大於日本。

中國解套貿易戰爭的方法,不會像日本武士刀精神,美國一個口令,日本政府就焦頭爛額;中國有 8 年抗戰精神,它可能會一拖再拖,拖死狗。川普的刀口遇上海綿,也桶不出甚麼大傷口。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大陸每天有黑市交易。過去在人民幣有兩價交易之際,上海的幾大飯店多是黑是買賣中心,大企業多在這些飯店交易;外匯管制?台商就從兩地銀樓大做買賣。當然,這些黑是多是小規模,但是當時人民幣兩個價格,市場交易的確盛行。中國當然知道被美國貿易戰搞垮的後果,就是像日本經濟失落的 20 年,中國要避開這個宿命,看來只有運用內需市場,還有漸漸成形的一帶一路。未來 20 年中,中國 GDP 超過美國機率相當高,但只要美元與美軍獨大、全球部署格局不變,世界還是中美兩強對峙,中國成為霸主的機率還是低。世界上成為霸主多是難免軍事較量,這也是當代部分年輕學子的遠見。從貿易談到這些發展已經很複雜了;可見全球的局勢正在劇變,而這兩代人多無法迴避。

(圖三:
(圖三:人民幣別貶值了,不要引發二次亞洲金融風暴,鉅亨網)
肆、結論:外資對新台幣匯率腿軟!

由近幾個月人民幣匯價檢視,這次宜注意類似 1997 年的亞洲金融風暴,當時是外資從泰國大撤退,接著引發骨牌效應,但卻只有人民幣堅守天安門,成為中流砥柱。但這次是不是剛好相左?因為 2018 年起人民幣就貶值之聲震天,有的預測會到 7 元、後來美國川普在事抓狂時,還要對其它 3,000 多億美元課稅,終於波及到非常穩定的台灣權值股,5 月 17 日台積電一天跌掉 5 元,成了提款機。但是用心檢視,當天新台幣兌換美元,已經貶值到 31.32 兌換 1 美元;外資每次多因為畏懼匯率貶值殺過頭,這次是否也會如此?為什麼 269 元 / 股不用 30.7 元匯率獲利?要在 245 元 / 股、用 31.32 元去砍?差那麼多?這也無法替外資回答,只能說它們無膽、貶怕、跌醒了。莫非中國快完蛋了,人民幣匯拖著一拖拉庫的亞洲貨幣,一齊向美元投降;因為貿易大戰還有更慘的續幕,因此外資恐慌性由亞洲撤出,引發第二次亞洲金融風暴?不過依照多次經驗,通常有這種現象出現時,多是天國已近、績優股價底部快到。

(圖四:台積電的天價已過?外資畏懼
(圖四:台積電的天價已過?外資畏懼台幣貶值去砍它!鉅亨網)

如果是這樣的匯率貶值,這也是當時美、日貿易大戰未曾有過,當時日圓是邊打卻邊升值,這讓日本資產價格也泡沫化。今年 A 股雖然也進入 MSCI,但是匯率與股市的走法多與日本不同,陸股走它自己的路;對照結果顯現日本是受制於美國。中國大陸的每項經濟建設、似乎較能獨立於對外貿易戰爭外。因為目前無可避免的全球化,因此大陸這次要擺脫貿易戰,要避擺脫科技戰較為困難。中國要突破美國的貿易政策圍剿,除一帶一路外、金磚國家的結盟、即與非洲等國的貿易經濟往來,多是可以作為小後盾。本文認為,這次貿易戰最重要的是它對東協的經濟影響;當中國國企需要產業鏈時,東南亞的越南、泰國與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的合作多是主要連結;中國要以何種策略整合東南亞國協,成為對付美國的最大關鍵,人民幣最好不要破 7。

(提醒:本文是為財金專業研究分享,非投資建議書;只為說明用,對任何股市、個股絕無多空立場;不為任何引用本文為行銷或投資損益背書。)


亞太區域發展暨治理學會首席經濟學家邱志昌 | 邱志昌

淡江財務金融學系博士、統計學系傑出系友;淡江大學副教授。2015年香港亞洲金融論壇(AFF)台灣代表團長;中華民國第一屆投信投顧公會理事。專注全球金融市場趨勢預測研究,常接受國際投資銀行、國內金融業金融投資諮詢與論壇邀約;常出席資策會大陸產業經濟會議、金融研訓院研究計畫審查。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