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罹患口腔癌 害怕切下顎、割腿肉 最不怕的事就是「錢」
※來源:現代保險雜誌

文●許伊婷

「我講話比較不清楚,所以寫下來給你看,」手捧著筆記本,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工整字跡,舒琳(化名)擔心採訪中有「說的」不清楚的,所以全寫下來交給我。

九十九年她確診口腔癌二期,之後癌細胞移轉,五年內動九次手術,放射性治療超過七十次,一○四年病情獲得控制,但經歷下顎摘除及植皮手術,說話及咀嚼功能都已無法回到過去。

不菸酒檳榔外食

生活規律上班族 竟罹患口腔癌

九十五年,渣打銀行宣布併購新竹商銀,那幾年員工忙得昏天暗地,擔任櫃員的舒琳發現牙齦長出不對勁的突出物,卻不敢貿然請假看病加重同事負擔,拖了三個月才就醫,原以為是牙周病,但擦藥不見好轉,甚至擴散,到大醫院做腫瘤切片檢查,卻從醫師口中得知自己罹患口腔癌。

「生病在所難免,但是『口腔癌』我無法接受……」舒琳不菸、酒、檳榔、外食,生活作息規律,所有口腔癌肇因她都沒有,罹患口腔癌就像硬被加上莫須有的罪名,但不管接不接受,顯然她都沒有拒收的權利,尤其還有兩個分別念國小和國中的兒子,更不能被打倒。

生病很悲慘,沒有錢治病更是比悲慘更悲慘的事,不過舒琳不用擔心這些,因為身為保險業務員的姊姊早在十幾年前就幫她規劃好醫療險、癌症險等全險,公司還有員工團險,所以醫療費用全都由保險公司負擔,雖然繳費未滿期,但都有豁免機制,讓舒琳不至於在收入中斷後,還要繼續面對繳交保費的窘境。

她的姊姊就是三商美邦人壽一一七七通訊處處經理花慧容,「雖然賣妹妹保險,但我從來不想事情發生」,花慧容踏入保險業的初衷就兩個,一是若家人生病有錢治療,二是保險業務時間自由,自己可以在身邊照顧家人,這兩點都在妹妹罹患口腔癌後兌現。

術後癌細胞秒轉移

妹妹害怕二次割肉 姊:割我的肉吧

首先迎來一場超過十小時的大手術,舒琳每每憶起當時的場景仍心有餘悸,這場手術會將她左臉下顎切除,再取小腿的肉及骨補上,原以為手術過後,做完三十三次放射線療程就能出院海闊天空,「但惡夢才正要開始,」一個月後,醫生宣布癌細胞移轉到右側,也就是說,舒琳要再次承受割肉之苦,「我很害怕,因為已經知道那有多麼痛苦,不想再經歷一次。」

雖然舒琳不用擔心錢的問題,但恐懼是再多錢都無法克服的,當時花慧容看著瘦到三十多公斤的妹妹,竟然問了醫生一句話:「能不能割我大腿的肉來補?」舒琳在一旁不敢相信姊姊願意為她做到這樣,心中難掩感動,即使醫師第一時間搖頭解釋會相斥,但那句話確實加大了舒琳接受手術的勇氣。

談到這裡,舒琳聲音哽咽並落下淚,她說自己的抗癌之路之所以不孤單,是因為姊姊錄製的音樂 CD、療癒心靈的書以及和同事一起製作的祝福卡片,還有其他不計其數的事情,都是她與癌魔奮鬥的最大慰藉,「我在醫療費上用保險幫助妹妹,因此有更多餘力去想如何減輕妹妹的病痛,讓她感覺到背後有我,我常在想今天換做是我,能撐得過去嗎?」這時花慧容也掉下淚來,她說妹妹罹病後從沒在家人面前掉過淚,今天是第一次。

切顎植皮容貌不再

她願接受雜誌採訪 只因為這個原因

數不清有多少個電療、復發、再手術、再電療、化療循環,一○四年舒琳終於成功擊退癌魔,這五年因放射性治療導致細胞骨頭壞死,下排牙齒全脫落,下巴傷口無法癒合、反覆潰爛,雖然手術後獲得好轉,但人人都知,容貌一向是女人最看重的事,舒琳術後的臉型及疤痕讓她缺乏自信,不敢與人互動、不愛出門、不參加朋友聚會,只要出門都戴口罩,即使家庭聚會也是。這樣的她卻願意接受採訪,將容貌刊登於雜誌,都是因為她希望社會大眾能因為她的個案,感受到保險的重要性。

「從前買保險只是支持姊姊,現在我感謝姊姊賣我保險,」因為醫療費用全由保險公司負擔,所以當記者問到醫療費總共多少?舒琳回答不出來,花慧容解答妹妹至今理賠金超過二百萬元,而且付完醫療費還有足夠的保險金可以補貼生活,譬如起初因腿傷需要拐杖輔助行走、進食需要灌食器及研磨機,還有補充膳食纖維、增強免疫力及高蛋白的營養品。

很多人認為有全民健保就夠了,買保險是浪費錢,但舒琳說如果當初沒買保險,就會捨不得每天坐計程車去醫院,手術後需要靜養卻只能住健保病房,說不定現在還要到外面工作賺錢,「更重要的是,不只是我,全家都會變得更辛苦,」保險讓她無後顧之憂的休養,不會因為罹病影響家庭的和諧,不可諱言,危急時刻,錢真的能解決大部分的事。

保險是隱形的家人

危急時刻出錢救援 還陪伴一輩子

可惜以前沒有長照險種,舒琳現在也無法買,要是當時有,現在能獲得的幫助一定更多。花慧容除照顧過妹妹,還有媽媽和婆婆,帶著這些「實戰經驗」,她更能清楚告訴客戶,生病會花多少錢?保單能做到哪些?也讓她更體會保險的必要性,在工作上獲得更大的動力,「家人不一定會陪伴一輩子,但保險可以陪伴一輩子,它是隱形的家人,卻在危急時刻出現給予金錢的幫助」。

採訪全程看著舒琳嘴裡吐出的每一個字,我沒有一秒不佩服,可以想像沒有下排牙齒,張嘴有緊繃感,皮膚還有永遠無法癒合的洞口,「說話」這件事會變得多難,更何況生存必要的進食、喝水,舒琳從不在外頭做這些事,因為進入嘴裡的東西很可能從下巴的洞口流出,所以隨時備好手帕貼著下巴,很難想像中間經過多少的復健及練習,心理上要花多久才能接受現在的自己,而這一切,都是因為「家人的愛」以及「對家人的愛」使然。

 

來源:《現代保險雜誌》 362 期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現代保險雜誌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