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主筆室〉既生瑜、何生亮?川習P.K.狂熱?

壹、前言
(圖一:OPEC石油輸出國家,鉅亨網)
(圖一:OPEC 石油輸出國家,鉅亨網)

2018 年 9 月中旬,美國總統川普「愛神的箭」,箭頭轉而射向石油組織輸出國家 (OPEC)。川普認為,中東國家大多是被美國保護的,為何油價如此高貴?為了美國與全球經濟發展、OPEC 國家需要造福將油價降下來。川普的經濟保護主義思維,自從 2017 年射向近鄰加拿大與墨西哥;接著轉戰韓國與日本。2018 年 2 月底聚焦中國、又掃到歐洲國家。現在美國這雙偉大銳利的鷹眼,又對準全球火藥庫中東;看來沒被美國吆喝到的,只剩下非洲國家與南北極了。

貳、當薪水對比房價時,就會發現小孩為何此憤世忌俗、怒氣衝天!!

川普希望油價回軟,是不是想要複製 2017 年第一季?他剛上任不久;在 Fed 的升息政策持續運作下,卻大喊貶美元;使美元指數由 103.33 點下跌。再次圖謀以價格競爭力,刺激美國產品出口、改善還是無法改善的貿易逆差、捧揚美國股市的再次榮耀?美元指數對貿易順差 X-M 有助,而對於美股也有間接刺激效果。2017 年美元指數的弱勢,的確對後來 2018 年美國實體經濟亮麗,有著不可抹滅的功勞。2018 年第二季的美國 GDP 成長率,部分應歸功於 2017 年弱勢美元指數;美國當季 GDP 創下 4.1% 佳績。敏感股市也夾帶,川普軟硬兼施的「回美國投資」財政政策,美股走出財務理論下、不可能如此超長的多頭期間。在實體經濟已經面對高成長,當然也儲蓄了、隱藏式通貨膨脹隱憂;如果有效需求再上揚,則通膨將會吞蝕生活福利。通貨膨脹會損及消費者購買力,也會使股市本益比失真。其實以 CPI 年成長率計算方式,去衡量通貨膨脹是不敏感的。這就如同當今薪水購買力一樣,如果 1990 年薪水年薪與現在一樣,多是 300 萬新台幣。但在這段期間中同時,房價已由 300 萬跳躍到 1,500 萬元;在房價面前,這份薪水房屋購買力是由 1 降到 0.2 倍;購買力大幅下降 5 倍。難怪現在即使是科技新貴,對於房價也是怒聲連連。川普是由商界出身,當然知道通貨膨脹對買方與賣方,產業與廠商福利的影響。

(圖二:俄羅斯盧布兌換美元曲線圖,鉅亨網)
(圖二:俄羅斯盧布兌換美元曲線圖,鉅亨網)

油市是一個非完全競爭市場,也就是寡占或聯合壟斷;全球的需求者,多要仰著鼻息、看 OPEC 與一些石油大國臉色。其實川普對 OPEC 提出降價要求真是找對人了,因為就在川普叫陣之際,引領實際油價下跌的國家是俄羅斯。可惜俄羅斯不是 OPEC 的會員國,俄羅斯也不是在對美國要求做回應,而是它本身經濟情況不佳所需。自從 2012 年克里米亞半島、與烏克蘭內戰問題;被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執行兩次經濟制裁之後。2018 年在全球預期美元轉強,新興國家災難中也不幸中槍;盧布突然貶值、股市下跌。俄羅斯兩度為救經濟而大肆生產石油,以較為便宜價格賣給中國等國家賺取外匯、圖口飯吃。根據彭博資訊的報導,為彌補本身財政缺口;俄羅斯已將每天生產量提高為 1,130 萬桶;我們看接下去可能,再提高到 1,200 萬桶以上。這是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原油產量的最高水準。根據美國能源協會統計,目前這也是全球生產量最大國家。回顧 2016 年的歷史,油價當時能由 2016 年的 1 月 27.1 美元 / 桶,向上揚升到 2016 年底的 60 美元 / 桶;主要是 OPEC 大國沙烏地阿拉伯,與非 OPEC 俄羅斯達成共同減產共識。現在情況反而是,油價不再強勢、不再談減產、反而是論及大家來增產報國;這不管是落後、或是先知決策;由供給者與大國政策意圖,多指向油國增產;供給面的供給量增加。

(圖三:北海布侖特原油周曲線圖,鉅亨網)
(圖三:北海布侖特原油周曲線圖,鉅亨網)
叁、川普管得了 OPEC!但管得到莫斯科?又奈普丁何??

在 Fed 收縮資金,全球貨幣市場均衡利率即將長期上揚前,資金一波一波回流到美元,造成新興市場金融動盪、股市與匯市多還寢食難安。每一個 OPEC 國家恐怕多需未雨綢繆,應付全球貨幣市場利率升高,新興市場債務問題;這就不必麻煩川普要求,OPEC 與俄羅斯等大石油國,減產機率本來就不高,增產機會一定較高。油價在俄羅斯與委內瑞拉等大量增產帶隊下,真實的發展是易跌難漲。川普是否脫褲子放屁、錦上添花、多此一舉;用這些話在表現他對中東國家的影響力,也在表現他對於經濟事務的專業能力,對共和黨選票有一箭雙雕的效益。

尤其是在 2018 年 11 月 6 日,美國國會期中選舉之前;共和黨是否能持續成為多數黨,在美國政壇繼續穩定完全執政,主要來自於現任美國總統作為。如果川普作為是被選民認同,那對該黨的選情是加分的。回顧這一年以來美國再偉大措施,川普最大的震撼應該就是,在白宮殺出「中國經濟侵略論」;然後在 2018 年 3 月起對中國砲聲隆隆。根據阿里巴巴主席馬雲說法,這是一場會持續 20 年的戰爭;香港首富李嘉誠先生說,檢視雙方你來我往的沉穩程度,慢慢地會清楚地見到誰會輸、誰會贏。李嘉誠當然認定,川普太過急躁了,最後會演成三國演義中,周瑜 (川普) 被諸葛孔明 (習近平) 氣壞戲碼;周瑜生病時大嘆,「既生瑜、何生亮啊」。川普對中國的經濟戰爭,是否就如同當時美國陷入越戰的泥沼中,未來就會見真章;越戰大約也打了 20 年,1955 年到 1975 年。馬雲是否預告未來華盛頓公園,是否也會出現「中國經濟戰爭紀念碑」?這就無法知悉了?

(圖四:美股蘋果公司股價月K線圖,鉅亨網)
(圖四:美股蘋果公司股價月 K 線圖,鉅亨網)

就全球的經濟利益而言,川普弄亂了原有的比較利益互動模式。有不少廠商未迴避,這場貿易戰爭所帶來的禍患;因此出現資源配置的改變。例如不少廠商被逼得,多需要計畫到美國設廠;假設全球經濟未來仍然持續成長,但顯然需要對原有計畫調整產品內容。川普的貿易保護主義,不會遭遇到瓶頸與困難?川普肯定他是為美國帶來比較利益,創造出美國與歐洲、中國、日本、與加拿大、墨西哥、及中東各國的多方福利?這最終可使全球,總和福利會達到最大化、柏拉圖境界?在 2014 年到 2016 年油價大跌過程中,全球經濟與股市也是不振,唯有美國股市站在高崗上不墜。未來當油價真的再度下滑後,美股是否還會是牛氣沖天?這似乎是從在非常不確定風險。川普是否近期想清楚了,其實很多生活用品多是來自於新興國家;美國對貿易對手國不斷以提高關稅叫陣,已使美國零售商的進貨成本上揚。沃爾瑪已經對美國政府出報告,再這樣搞下去它是必須要調高生活用品的售價了;通貨膨脹了。蘋果公司庫克也說,如果蘋果被中國、或是其它內需大國當成箭靶,那恐怕會傷害到美國本身利益;美國企業已經被川普不斷地,對川普針對中國發出的連續制裁措施嚇到了。這種雙邊政府較勁、企業緊張的道理很簡單;因為夫妻大吵吆喝的對決中,傷害最大的多不是雙方;而是在旁發抖、無法控制局面的小孩們。他們不僅在當下無法控制,事後更不知道要跟誰好??

蘋果是一家以股東與員工福利為訴求的大企業,它沒有權力與能力控制中美貿易大戰。川普如果沒想清楚、大筆一揮就帶刀砍人,難道對方不會以牙還牙?莫非川普的戰術是要摸底?那得也要見好就收。孫子兵法有句話就說,殺敵數萬、窮寇莫追。如同李嘉誠所言,中國的領導多還老神在在;根本還不是窮寇嘛。美國自己如果越陷越深,最後可能難以自拔。川普不要把中國當成,昔日的新興國家經濟奇蹟日本;當跟日本不一樣的是,中國共產黨在內戰、是打敗美國支持的一方;在韓戰至少也還算是平分秋色。它不像日本是美國二戰打敗的國家,不僅軍事上要服從聯合國制約,也要靠美國軍力對付中國、韓國與俄羅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對於 301 條款多默認了。

肆、結論:贏家先忍氣挨揍;後來居上、一記回馬槍擊垮對方!
(圖五:美NASDAQ股價指數日K線圖,鉅亨網)
(圖五:美 NASDAQ 股價指數日 K 線圖,鉅亨網)

但是現在的中國完全不同,何況中國還有「一帶一路」在撐腰;川普的賽局算計如果是這麼靜態的話,那可能會患上輕敵的疏忽。當所有的制敵措施多已經出籠耗盡後,對手突然出招、東協與東歐、與中亞諸國多倒向中國,美國會突然發現自己陷入,要被迫接招的泥濘中了。川普是否真的將美國帶入「修昔底德」地步?在 2018 年 11 月 6 日之前的美股,道瓊股價與 ASDAQ 股價指數走勢應可告訴我們,川普與執政共和黨的輸贏、就是美股的漲跌。其實比對雙方的捉對廝殺,對川普最不利的是美國民選的民意流水;而習近平卻已經可以繼續完全連任。川普應該也知道,在經濟或是貿易的賽局中,是不能有「囚犯困境」局面出現的,把中國逼上梁山、更不利美國企業對新興市場的行銷。川普壓根只想要的其實是「納許均衡」;這必定會有峰迴路轉的時刻;但如何由戰將轉為紳士,就靠川普總統自己智慧了。

(提醒:本文是為財金專業研究分享,非投資建議書;個股只為說明用,對任何貨幣與股市、絕無多空立場;不為任何引用本文為行銷或投資損益背書。)


鉅亨網首席經濟學家 | 邱志昌

淡江財務金融學系博士、統計學系傑出系友;淡江大學副教授。2015年香港亞洲金融論壇(AFF)台灣代表團長;中華民國第一屆投信投顧公會理事。專注全球金融市場趨勢預測研究,常接受國際投資銀行、國內金融業金融投資諮詢與論壇邀約;常出席資策會大陸產業經濟會議、金融研訓院研究計畫審查。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