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國打貪案的背後:億萬富翁阿瓦里德敘述83天軟禁秘辛

圖:afp
圖:afp

《彭博》報導,億萬富翁阿瓦里德 Alwaleed bin Talal 王子在成為中東地區最富有的投資者和沙烏地阿拉伯最知名的人物之一的道路上雖然遇到了一些挫折,如 1980 年代的他破產,而 2008 年在金融危機期間,也因花旗集團 Citigroup (C-US) 的投資損失數十億美元

但他在過去幾個月遭受的屈辱才是人生中的最大危機。去年 11 月,bin Talal 遭到沙國國王、也是其叔叔薩勒曼 King Salman 及堂兄王儲薩勒曼 Mohammed bin Salman 軟禁於著名的 Ritz-Carlton 酒店共 83 天,疑似沙國政府打壓欺詐者和洗錢者。

採訪人 Erik Schatzker 受 bin Talal 的邀請,於釋放後的 7 週決定給予訪問,瀝青事件的過程。在採訪的前一天 Schatzker 於沙國首都利雅得 Riyadh 宮殿裡非正式會面。

在門廳等候時,bin Talal 王子從二樓走下,身穿一件米黃色的披肩,棕色羊毛運動夾克和涼鞋,散發出一種放鬆的姿態。在接下來的 2 個小時裡,除了阿拉伯咖啡和生薑茶之間啜飲,他的 5 個孫女們便在宮殿健身房聽著凱蒂佩里 Katy Perry 的熱門歌曲跳著舞,他便講述了他的磨難。

在 11 月 4 日凌晨,bin Talal 在周末的沙漠營地接到一個電話,傳喚他到皇宮。

 

他立即離開,毫不掩飾地走進一個陷阱。不久之後,政府官員洩露了反腐的聳人聽聞細節,新聞報導指出 bin Talal 是數百名在 Ritz-Carlton 酒店被扣留的皇族及官員。其主要控股公司 Kingdom Holding 股票也在三天內暴跌 21%。

bin Talal 是一個政府打擊目標的最顯耀人物,除了財富達到了 171 億美元,他在彭博億萬富翁指數中曾排名第 65(軟禁後傳損失 60 億美元)。

他的國際形象雖然良好 - 比爾蓋茨 Bill Gates 和媒體大亨 Rupert Murdoch 都是朋友 - 但這兩位也都是王儲 bin Salman 的勁敵。

Kingdom Holding 的投資組合包括四季酒店及度假村、花旗集團、歐洲迪士尼和推特 Twitter (TWTR-US)。他單獨控制的 Rotana 集團是阿拉伯世界最大的娛樂公司。

政府向被拘留者提供了一個對比的選擇:付錢、簽署有罪證明、立馬釋放,或拒絕便接受處分。據《華爾街日報》報導,bin Talal 釋放的價格為 60 億美元。談判是秘密進行的,政府從未透露任何指控或提供任何證據。批評者認為,正當法律程序被剝奪,並指責王儲進行恐嚇勒索活動,以打擊腐敗為幌子。

在 Ritz-Carlton 酒店遭到虐待甚至折磨的謠言開始擴散,《每日郵報》和地區新聞媒體報導稱有 17 人送醫,1 人因頸部斷裂死亡。

因此,當 bin Talal 在 1 月下旬於手機視頻中出現,經過 2 個半月以上的禁閉,出現了禁食般的憔悴情況後,外界的質疑增加。然而,bin Talal 說他受到了體面的對待,但沒人相信。(其他人可能沒有如此的優待,最近《紐約時報》引用匿名消息來源報導說,一些被拘留者遭到身體虐待並被強迫逼供,並且一名受押的軍官死亡發現身上遭到殘酷毆打)。

從釋放後,bin Talal 就已經恢復了一些體重,看起來精力充沛,一如既往。但在談話中,很明顯的這次受到了驚嚇。即使他是無辜的 - 而且他堅持他的清白 - 政府還是把他與污名團體混為一談。但如果抱怨或以其他方式反抗,他早已親眼目睹了後果。

在 bin Talal 的利雅得王國塔樓 67 層處進行訪問時,Schatzker 認為 bin Talal 的軟禁最為神秘。

在被軟禁的王子裡,只有 bin Talal 未曾參與貪污氾濫的政府事務。與其他商人不同,他不是政府的承包商,所以不可能多收國家的錢。他大部份的財富透明,無論是房地產或公共市場的投資。

bin Talal 王子 / 圖:彭博
bin Talal 王子 / 圖:彭博

Schatzker:你因為什麼原因被捕?

bin Talal 王子:呃,我不會用「被逮捕」這個詞,因為我們被邀請到國王家,然後要求去 Ritz-Carlton 酒店。所以這是有榮譽和尊嚴的事情,我們的聲望保持不變。不僅是我,其他人也是。

Schatzker:那麼,「逮捕」這個詞對於那些犯下罪行,承認他們有罪的人來說是公平的嗎?

bin Talal 王子:是的。並與政府達成和解。但就我而言,你知道,這是非常不同的。

Schatzker:那麼從來沒有指控?你曾經遭到指責過嗎?

bin Talal 王子:沒有指控。因為我對我的股東有著義務,對沙國的朋友以及國際社會都有責任,因為我們在全球各地都有投資,所以非常重要的一點是,指責是零,沒有任何罪狀。

Schatzker:你把整個事件描述為一種誤解。什麼誤解?

bin Talal 王子:當我說誤解時,這是因為我相信我不應該去那裡。現在我已經離開了,我會說我已經被證明無罪了。然而,我必須首先向你承認,是的,我們與政府確實有一個確切的共識,往前看。

Schatzker:那是什麼意思?

bin Talal 王子:這是非常機密的事。我無法敘述。但我們與沙國確實有一個確切的共識。

Schatzker:這是否需要你做某些事情?

bin Talal 王子:不必要。我無法敘述,因為這是我和政府之間的秘密。但請放心,這並不能真正束縛我。

Schatzker:政府想從你那裡得到什麼?

bin Talal 王子:我不會參與我和政府代表之間的討論。

Schatzker:他們一定想是要某些東西。

bin Talal 王子:我讀了所寫的內容,他們想要一大堆 A 或 B 或 C。這都是謠言。

Schatzker:據一份報告稱,這是 60 億美元

bin Talal 王子:我讀了 60 億美元,我也讀了比這個數目高,也有比這個數目低的。

Schatzker:你花了多少才離開?你是否必須向政府支付任何款項,是否必須交出任何土地,你是否必須交出任何股份?

bin Talal 王子:當我說這是一個秘密協議,基於我和沙國政府之間已經確認的共識安排時,你必須尊重這一點。

bin Talal 王子:我是沙國公民。但我也是皇室成員。國王是我的叔叔。bin Salman 王儲是我的堂弟。所以我的利益時保持我們之間的關係,並保持它無損的狀態。

Schatzker:你保持你的清白。你說你沒有簽署一項承認有罪的和解,你認為你是不同的。

bin Talal 王子:我們簽署了一些東西,是的,一個理解的共識。其他一些人可能稱之為和解。我不稱之為和解,因為和解的意思是某人做錯了一些事。

Schatzker:當然,你認識到,對我來說坦誠而誠實的態度是多麼重要,因為圈子太廣了。如果出現不同的故事,您的信譽將受損。

bin Talal 王子:當然。

Schatzker:所以你告訴我的一切都是 100% 真實的?

bin Talal 王子:我對政府有了一個的理解的共識,並且還在進行中。我會詳細說明這一點:這是一個與政府持續的過程。

bin Talal 為了他的下一筆交易,Kingdom 控股已經與貸款人談論獲得高達 20 億美元的債務融資「火力」。

Schatzker:這整個考驗已經影響了你的聲譽。無論你告訴我什麼,人們仍然會相信,因為你身處 Ritz-Carlton,你應該有罪。你必須意識到這一點。

Schatzker:當你被拘留時,肯定會有一些商界人士,一些銀行界會說他們有疑問。這是我現在的工作,要與他們進行互動,與他們單獨或共同見面並講述我的故事。

bin Talal 王子:我知道這並不容易,因為一些銀行和商業界的一些人會懷疑。他們會說,「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我向他們保證,一切正常,一切恢復正常,而且我們的運作方式與以前一樣。

Schatzker:如果政府說:「bin Talal 沒有錯,這是一個誤解,他沒有付出任何代價,他仍然是一個良好的沙國公民」,這將幫助你的聲譽,但沒有發生。

bin Talal 王子:所有這些要點都包括在同意的共識中,我與政府之間的共識。

bin Talal 王子:事實上,我現在正在和你說話,而且我說的都是如實和誠實的,而且政府不會說,「bin Talal 是錯誤的」,是讚成我所說的。

Schatzker:所以你覺得你需要說出來,澄清你的名字,因為你被誣衊了?

bin Talal 王子:我需要澄清我的名字,第一,並清除很多謊言。例如,當他們說我受到了酷刑,我在 83 天裡在 Ritz-Carlton 酒店期間被送進監獄等。所有這些都是謊言。我一直呆在那裡。我從未受過折磨。

Ritz-Carlton 市內 / 圖:彭博
Ritz-Carlton 市內 / 圖:彭博

在 3 個月的時間裡,有 381 名沙國人被拉入和軟禁在 Ritz-Carlton 酒店,該酒店擁有 492 間客房,52 英畝土地和 62,000 英尺的會議空間。

 

許多人很快便離開。bin Talal 的逗留時間最長。這位王子說,他被關在一間 4,575 平方英尺的皇室套房 628 室。

Schatzker:你是如何度過時間的?

bin Talal 王子:很多運動,很多散步,很多冥想,很多觀看新聞,很多祈禱。

Schatzker:典型的一天是什麼樣的?

bin Talal 王子:我會在早上 6 點 7 點睡到中午左右醒來。我們一天禱告 5 次。

Schatzker:你有機會接觸電視和報紙?

bin Talal 王子:我接觸到一切,一切。

Schatzker:所以外面的人都不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你們內部的人都知道外面發生的事情。

bin Talal 王子:是的。這就是為什麼我能夠獲得有關這種所謂酷刑的信息。

Schatzker:所以你沒有受到任何傷害或虐待?

bin Talal 王子:完全沒有。

Schatzker:你肯定沒有其他人在 Ritz-Carlton 酒店遭受任何類似虐待、折磨、甚至沒有遭到粗暴對待?

bin Talal 王子:也許有人試圖逃跑或做一些瘋狂的事情。也許他被壓制和控制了。也許。但肯定沒有什麼可以稱之為系統性的折磨。

Schatzker:你被允許跟其他被拘留者談話嗎?

bin Talal 王子:沒有。酒店裡沒有 2 個人可以互相交談。即使在我的情況。我沒有與任何人見面。我沒有和任何人說話。

Schatzker:你被允許撥打一些電話。誰和在什麼條件下?

bin Talal 王子:我打電話給我的兒子、我的女兒和我的孫女們。我和我公司的負責人、Kingdom 控股的執行長、我私人辦公室的負責人、以及我的基金會秘書長進行了交談。

Schatzker:這些電話是否受到監控?

bin Talal 王子:很可能,是的。

70 多年來,沙國王位是從一個兄弟傳到另一個兄弟,但薩勒曼打破了傳統,首先讓兒子 bin Salmon 控制幾個政府部門,然後去年將他提升為皇太子廢除了當時的王儲。

 

現任王儲 bin Salman 的計劃包括 2030 年願景,包括可能讓全球最大的石油公司 Aramco 上市。

 

自 20 世紀 80 年代初以來禁止的電影院也回來了,部份利雅得婦女走路時沒有遮住頭部。從 6 月開始,自 1990 年以來女性將可以再次自己開車。

Schatzker:被你自己的表弟軟禁是什麼感覺?

bin Talal 王子:這不容易,我不得不承認。被束縛是個艱難的事情。但當我離開時,我有一種非常奇特的感覺。我聚集了我公司的所有高層和所有親密知己,我告訴他們:「我向你發誓,我有完全的平靜,完全的安慰,沒有怨恨,沒有任何不好的感覺」。

bin Talal 與家人用餐 / 圖:彭博
bin Talal 與家人用餐 / 圖:彭博

bin Talal 王子:果然,在 24 小時內,我們重新與國王的辦公室、皇太子和他的人民交流。這是一個非常奇特的情況。但這是事實的。

Schatzker:那是因為你必須要往前看?

bin Talal 王子:不,我是民族主義者。我愛國。我相信我的國家。所以我不會有這個,這個發生在我身上的這種煩惱,來造就了仇恨,讓我反對我的叔叔、我的表弟、我的國家和我的人民。

Schatzker:你如何描述你與 bin Salman 王儲的關係?

bin Talal 王子:更緊密了。這對很多人甚至是我的員工都很震撼。

Schatzker:你原諒他了嗎?

bin Talal 王子:我已經完全忘記和寬恕了整個過程。已走出來了。

Schatzker:你和他多久接觸一次?

bin Talal 王子:幾乎不到 3 天,我就會發短信或打電話或與他說話。

Schatzker:你和他幾乎每 3 天講一次話?

bin Talal 王子:我們發短信比較多,但我們講話比較少。我們幾本上一週內會溝通。

Schatzker:王儲有一個沙國經濟和沙國社會轉型的宏偉計劃。你仍然支持嗎?

bin Talal 王子:是的。他的願景吸收了我很多的想法,但他使想法增大。我提出了主權財富基金的想法,我談到 Aramco 上市。女性的權利、女性在社會上的競爭、女性的駕駛權,這些都是我所提倡的。

bin Talal 王子:他正在沙國建立一個新時代。我說,任何不支 bin Salman 王儲現在所做的,都是叛徒。

王儲 bin Salman 也成為沙國最大的投資者,將數百億美元的資金投入 Uber、及黑石集團 (BX-US) 和軟銀集團 (9984-JP) 運營的基金。

Schatzker:政府是否希望你與跨國公司執行長和國家元首建立和維持關係?

bin Talal 王子:當我離開時,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條件,這意味著生活照常。我與歐洲和中東的許多國家元首保持聯繫。一切都很正常。

Schatzker:你可以出國旅行嗎?

bin Talal 王子:我當然可以。

Schatzker:你知道政府是否在監視你的下落嗎?

bin Talal 王子:我並不擔心這一點。

Schatzker:你的銀行賬戶?

bin Talal 王子:一切都恢復正常。

Schatzker:您正在尋找外國投資,而沙國的主權財富基金公共投資基金也是如此。這不讓你兩成為競爭對手嗎?

bin Talal 王子:實際上,我們與政府保持聯繫,參與許多項目。他們將在紅海建設一個大型類似馬爾地夫度假勝地的項目。四季酒店有被邀請到那裡。我們也被邀請加入利雅得的另一個項目,那裡將成為一個巨大的娛樂中心。你知道,迪斯尼型。

bin Talal 王子:我們在酒店、在媒體和娛樂領域涉及,所以我們受到邀請。所以不,沒有競爭,我們互相搭配。

Schatzker:那麼共同投資呢? PIF 是否會與 Kingdom、或者 Rotana 或王儲進行投資?

bin Talal 王子:是的,這會發生。我們正在與 PIF 就某些項目進行討論。

Schatzker:國內項目還是國際企業?

bin Talal 王子:在國內,首先。

Schatzker:王儲正在西方受訪中。他正在與白宮的川普總統會面,他正試圖吸引資金到沙國。鑑於您在 Ritz-Carlton 酒店的經驗,您與政府建立共同陣線的感覺如何?這個把你放入酒店的這個政府?

bin Talal 王子:我非常支持沙國,支持我的政府,一直支持沙國國王和王儲。軟禁之前期間和之後都是。

Schatzker:人們會很難理解。

bin Talal 王子:他們不明白你正在和一個屬於皇室成員的人談話。我們都是這裡的一方。一體。沙國的統治家族。

bin Talal 王子:我明白這聽起來很奇怪。他們會說,「你被國王和王儲拘留了,你還在支持他們?」不用懷疑。

Schatzker:你必須想知道,在看到 Ritz-Carlton 酒店事件之後,執行長們對於在沙國投資的感受。

bin Talal 王子:他們必須自己做決定。但我可以代表我自己發言,並且我可以告訴你已恢復往常:我們將投資沙國。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