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bes:希臘大選結果 逼使歐洲面對當今歐元困局

图片说明
Alexis Tsipras帶領的Syriza在希臘大選獲勝(圖:AFP)

過去 40 年,中間偏右的新民主黨及 PASOK 社會主義人士,是希臘政壇的最主要力量,不過,這次的選舉中,選民改支持激進左翼的 Syriza。《Forbes》作家 Marcel Michelson 指出,這次選舉結果正好迫使歐洲去真正面對如今歐元的困局。

看待這次的選舉,就不得不提及 2009 年希臘引爆的歐債危機,這逼使歐盟及國際貨幣基金 (IMF) 介入紓困,條件是希臘必須樽節緊縮。這造成希臘工資及年金給付減少,公共支出縮減,人民深感不滿。

Syriza 領袖及未來的總理 Alexis Tsipras 承諾,將與國際組織重新談判希臘債務償還。Michelson 認為,這結果勢將帶來,以希臘及德國為首,歐洲兩大陣營的對峙。

一派陣營希望結束緊縮及刺激消費,減輕民眾負擔,促進消費,以讓經濟及早步上正軌,希臘及意大利屬於這一陣營。另一派陣營希望嚴格控制公共開支,消除阻礙經濟發展的結構障礙,由供給面的解決方案,治療歐洲的經濟病,德國及荷蘭是堅決的擁護者。

法國同時屬於兩個陣營,也同時都不是,他們希望兩種觀點能完美結合,只要能夠增加增長,並降低失業。

兩方的激烈辯論沒有實質結果,也許可以從學術上相互激盪火花,但目前沒有可行的實際決策方案,這種情況下,歐洲度過了 2014 年。

在這次的歐洲央行 QE 之前,實際上 ECB 已朝向寬鬆超過 1 年,如今,他們將從 3 月起,每月購買 600 億歐元債券,至少維持到 2016 年 9 月。實施最大的目的是要刺激消費、提振通膨至 2% 水準。

歐洲央行能否成功的關鍵,也在銀行是否能發揮作用,增加貸款在實質經濟面。而同時,這個行動也將削弱歐元,讓出口更為容易,進口更加昂貴。

有人指責,歐洲的 QE 恐造成全球貨幣戰,但至少,歐洲不是最早啟動 QE 的國家,美國、日本,甚至中國,都曾透過,或試圖透過這樣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但 ECB 總裁 Mario Draghi 這樣的想法也有雜音,特別是德國央行 Jens Weidman 更提出警告,指這麼做不僅可能不合法,而且也不受歡迎。

回到希臘,Michelson 認為,希臘不會脫離歐元區,但卻可能帶來以德國為主的核心國家,及外圍國家間的裂痕擴大。

希臘的經濟問題需要被檢視,太多的人接受國家補貼,太少人納稅,但同樣的狀況,也可在其他歐元國家中見到。特別是,歐元區快速擴展,進入的標準甚至過於寬鬆,像保加利亞、羅馬尼亞這些國家新加入,實際上需要以更嚴謹及更慢的步調進行。

Michelson 指出,歐洲問題不是債務與成長的對抗,也不是供應面與需求面的對立,是兩者的問題。歐洲必須展開行動,尋求真正能刺激經濟,又能改善結構缺陷的良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