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con
anue logo
澳洲房產鉅亨號鉅亨買幣
search icon
區塊鏈

friend.tech這麼涼,為什麼還要炒FRIEND?

BlockBeats 律動財經 2024-05-21 11:00

cover image of news article
律動財經圖片

5 月 4 日,friend.tech 正式發布 V2 版本,並進行 FRIEND 代幣空投,一點積分可以兌換一枚 FRIEND。一時間,這個消失了半年的「社交明星」又再次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其代幣 FRIEND 更是在短短數日內突破億美元。

正主仿盤「均落幕」,積分交易「無人理」

friend.tech 於去年 8 月初上線後,ZhuSu、加密 KOL Adam Cochran 等知名人士入駐並開始了交易,隨後 8 月 19 日,Paradigm 公開承認其參與了 friend.tech 種子輪投資,friend.tech 因此走入眾人視野,並創下了單日 58 萬筆交易的神話記錄。

縱使 friend.tech 數據再好看,也難逃 SocialFi「曇花一現」的命運。

僅過半個月,friend.tech 每日完成的交易數量僅剩 2.5 萬次,減少約 95%,每日收入從 170 萬美元最低降至 17 萬美元。隨後,創始人提幣、機器人帳戶大量搶跑獲利、積分規則變更頻繁使得社區用戶體驗不盡如人意,在大量真實用戶賬號被誤判為機器人後,friend.tech 也開始走下坡路。

相關閱讀:《Friend.Tech 用戶大量退出,Web3 社交的友誼小船經不起考驗?》

此前包括 BTC、Sloana、BNB、Polygon、Mantle、AVAX 在內的各公鏈爭相推出自己的「FT 仿盤」,連 FT 所依賴的 Base 鏈上也出現了 Words.art 和 Pal 仿盤項目。儘管各仿盤都聲稱自己針對 FT 做出創新改變,但在 friend.tech「隕落」後,也一起消失在公眾的視野中。

此外,friend.tech 積分總設定有 1 億個,在測試期內總計分配 9000 萬,剩下的 1000 萬於 v2 版本中分配。然而在測試階段結束後的 2 個月內,friend.tech 積分在 Whales Market 上累計成交 273 萬美元。

目前,據Whales Market數據,比特幣 L2 協議 Merlin Chain 的 MERL 積分交易量達 387 萬美元、depin 協議 io.net 的 IO 積分交易量達 487 萬美元、跨鏈互操作協議 Wormhole 的 W 積分交易量達 550 萬美元,遊戲 Portal 的 PORTAL 積分交易量更是達到 600 萬美元。

因此,對於一個靠病毒式營銷炒作引爆 SocialFi 賽道的項目來說,273 萬並不算優秀。甚至可以說,彼時的 friend.tech 積分本身還沒有這個新興的積分交易市場吸睛。

交易量一周破億,FREIND 魅力何在?

若僅從數據表現上看,friend.tech 確實已經「涼了」。但有趣的是,相較於積分市場的慘澹,FRIEND 在一周內就實現了億美元級別的突破。據dune 數據,截止撰稿時,FRIEND 交易量已超 37 億美元,可以說有著天壤之別。

最「Base」的代幣

4 月 5 日,Friend.tech 官推宣布,「從下周(即為 4 月 8 日)開始,將 Twitter 鏈接到您的 Friend.Tech 帳戶將成為可選的。新用戶在註冊時將能夠選擇任何無人認領的用戶名。」官推還解釋道,這是為 v2 做準備,以向 Twitter 之外的新受眾開放 Friend.Tech,並允許現有用戶在 v2 啟動之前將他們的 Twitter 鏈接到新帳戶。

V2 意味著空投真的要來了,一時間,friend.tech 凈流入激增。據Dune 數據,friend.tech 在 4 月 8 日有 1300 ETH 的凈流入,是自 2023 年 9 月 29 日以來的最高凈流入量;同時交易量增至 700 萬美元,此前,2024 年平均交易量為 100 萬美元;TVL 回升至 4200 萬美元。

5 月 4 日,friend.tech 正式發布 V2 版本,並進行 FRIEND 代幣空投,一點積分可以兌換一枚 FRIEND。除了最初設立的 1 億積分外,friend.tech 表示未來 12 個月還將對 LP 提供者分配的 1200 萬 FRIEND 激勵,即 FRIEND 總供應量至少為 1.12 億枚。

有了代幣後,賺錢的噱頭就更多了。作為 Base 鏈的社交協議,FRIEND 也被稱為是最「Base」的代幣。由於在 Base 聲稱他們不會推出代幣,這可能會為 FRIEND 的地位增長留下空間。

一方面,friend.tech 設立了一個專用於 FRIEND 交易的 DEX「Bunnyswap」,可在其上提供 FRIEND/ETH 流動性。用戶在 FRIEND/ETH 池子兌換需要扣除 1.5% 的兌換費用,交易 Club Key 也需要支付 1.5%,這些費用均會由 LP 提供者共享(FRIEND 形式)。

簡單地說,在 friend.tech 上提供 FRIEND/ETH 流動性可以獲得三種收益,包括 1.5% 的兌換費用(當前 APY 為 194.15%)、1.5% 的 Club Key 交易費用(當前 APY 為 21.63%)以及共享 1200 萬枚 FRIEND 激勵(當前 APY 為 66.39%)。

目前,在 friend.tech 提供流動性最多的地址為台灣歌手黃立成所擁有,據Dune 數據,他總共購買了超 352 萬枚 FRIEND。其次為 0xe3879b 開頭地址,該地址在 LP 中提供 65 萬枚 FRIEND。排名第五名的 Christian2022.eth 是 NextGen Digital Venture 合夥人,其在 LP 中提供了 60 萬枚 FRIEND。

另一方面,作為第一個發幣的 SocialFi,也是第一個 100% 空投給用戶的項目,這明顯給了 friend.tech 更多的底氣去激勵用戶。除了在社交媒體舉辦各種活動(如評選最佳分析文案)給用戶發空投外,甚至還會「嘲諷」其餘未發幣的項目。

相關閱讀:《「有錢人才能用 FT」,Friend.tech 開始走黑紅路線了》

Club 賦予 FRIEND 功能性

但僅僅是空投 FRIEND 並不足以支撐其熱度,畢竟幣到手即賣,沒人能逼迫你繼續參與協議交互。然而,friend.tech 做到了。

friend.tech 非常「機智」地在空投領取條件上設限,最開始只可以認領 10% 的 FRIEND,之後必須要加入一個 Club 並關注 10 人後才可以領取剩餘的 90%。然而,這些要求並沒有在應用程序中彈出窗口提示,並且不少人表示,即使加入了 club 也無法認領空投。

Club 是 V2 的新功能,以往房主能夠看到所有其他人發的資訊,但是其他人之間是沒法互相看的,而 Club 類似於一個付費群,即將 V1 版本的 1v1「追星」模式轉到了 1vN。每個帳戶可以免費創建一個新 Club,即免費擁有第一把 Club Key。越後進群的人需要支付更高的價格購買 Club Key,並且交易僅支持 FRIEND 代幣。

Key 持有者可以隨時投票選舉所在 Club 的主席,Clubs 主席負責管理俱樂部並選擇 moderators,而 friend.tech 似乎有意刺激新 Club 的創建,或為 Club 的創建者或主席分配額外的獎勵。

此外,官方創建了 Money Clubs,使團體能夠管理共享國庫,並鑄造可交易的鏈上收藏品、meme 幣和大量其他媒體,從而為團體創造額外收入,而所有這些資產又可以在其原生 DEX 上進行交易。

也就是說,Club 為代幣提供了功能,而不是隨意地拋出的「治理投票」用例。除了購買和出售 Club Key 外,創作者還能通過持有來賺錢。據dune 數據,截止撰稿時,Club 數已達 223,075 個,Club Lifetime 總交易額達 25,886,290 枚 FRIEND。

Club 能讓 FRIEND 走多遠?

一代的 friend.tech 玩法主打交易某個 KOL 的 Key,將將龐氏分發到每個 KOL,通過模型設置 KOL 所屬 Key 的高買入價格來限制人數。這種模式相對於幾千上萬人的龐氏項目,以一個 KOL 為中心形成的小規模龐氏顯然更具有操作性和可控,用圈內話來說,小圈子更容易塑造「共識」。

簡單的說,V1 本質是粉絲經濟衍生的龐氏,而沒有形成一個內容生產和社交關係強綁定的平台,那 V2 的 Club 又怎麼樣呢?

FRIEND 是新的龐氏嗎?

V1 失敗的根本原因在於價格曲線,其通過模型設置 KOL 所屬 Key 的高買入價格來限制人數,這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新人的准入門檻。為了解決這一痛點,Club 更改了 Key 的計價公式,並在原本的專用曲線基礎上先後推出了標準曲線與休閒曲線。

標準曲線(Standard)下,下一個 Key 的價格為 S^2/100(以 FRIEND 計價),S 是當前 Key 的數量。其中,專用曲線(Exclusive)價格為標準曲線的 10 倍,據公式推算,當 Club Key 達 50 個時,每把 Key 價格為 250Friend(約 500 美元),此價格與 V1 版本中的 KOL 曲線相近。

而最新推出的休閒曲線(Casual)比標準價格曲線便宜 100 倍。如此來看,新曲線標準的推出可以有效解決准入門檻問題,且 friend.tech 官方還鼓勵用戶使用休閒曲線創建超 1,000 名會員的 Club。

新的曲線設計確實有能力帶領 friend.tech 持續運轉,但核心在於手續費能不能降低。此前 V1 買賣 Key 的金額累積只有 20% 分別流入 KOL 和 FT 項目方,friend.tech 協議抽成 80%。

據《Friend.tech 經濟模型拓展:SocialFi 需要什麼樣的價格曲線》,Bot 賺取「MEV 收入」和協議賺取的手續費最終會造成 friend.tech 資金凈流出,而 Key 的賬面殖利率自帶槓桿,其賬面價值是 friend.tech 真實 TVL(全部源於用戶存入)的三倍,一旦 TVL 進入下行甚至只是橫盤,衝擊會變得異常強烈。

但 Club 降低了協議抽成,交易金額僅大約 2%-3% 會流入 friend.tech 協議,這就減少了交易 Key 的摩擦成本,對於 degen 來說反覆交易就會劃算很多。5 月 16 日,friend.tech 正式上線Pres­i­dent 獎勵和 Club Key 交易返利。Pres­i­dent 和 Key 交易者都將獲得交易金額的 0.5%,可在錢包中領取。這些將從 friend.tech 的費用市佔率中扣除,因此總體費用和 FRIEND <> ETH LP 獎勵將不受影響。

可以看出,無論是更平緩的曲線設計,還是降低協議抽成,V2 確實針對 V1 做出了改變,意圖降低准入門檻。而且在 V2 中,用戶同樣可以繼續 V1 的 KOL Key 交易體驗。

據 friend.tech 深度玩家 @0xLuxeCrypto 計算,其個人的 Key 持有人將獲得他創建的所有 Club 產生的所有費用的 25%,而他的 Club Key 持有者將通過各種分銷渠道從 Clubs 產生的費用中獲得市佔率,即收益相對減少,但群聊功能能給用戶自身帶來更大的網路效應。

此外,有社區成員在使用 Base Scan 合約接口時觀察到,friend.tech 即將推出的一些新功能,比如 changeBestFriend 和 changeBestFriendfee,可以推測該功能或將用於允許任何人添加一個最好的朋友,這樣可以在交易 Key 時支付更少或無需支付費用。

「Club+meme」或是看漲催化劑

實際上,Club 能被看好還有一層因素——meme。

Club 吸引用戶的另一個關鍵點在於 Key 可轉讓,因此衍生出來比較多的玩法。比如房主可以在最開始買入大量的 Key,隨後將其 Key 轉讓給其他 Club 的人。ArbDoge.AI 創始人就表示將自己項目收入個人所得百分之 20 定期庫藏股自己的 Club key,為 Key 賦能。

其實這就是往着 meme 幣的邏輯發展,有社區成員將 friend.tech 可視化為:被人肉搜尋的參與者、不可磨滅的 meme 幣以及充裕的流動性。

此外,friend.tech 表示還將推出一個名為 Memeclubs 的新功能,結合近期 meme 炒作熱,這一功能足以讓社區興奮和充滿想象力。目前,許多來自其他鏈的模因幣社區都試圖進入 Club,如 PUPS,WZRD(社區啟動),Bobba Oppa(SOL shitter)。

而且有趣的是,在 friend.tech 活動的平靜期,模因幣席捲了整個行業。在大盤出現回調,meme 帶領的一波牛市結束後,Friend.tech 小編也吐槽到,「很瘋狂,我們錯過了在幾周的牛市中部署 v2 的機會」。

甚至 friend.tech 小編也試圖以 meme 的方式營運自己的社區,在 V2 發布之前就多次用讓人摸不着頭腦的 cx 話術頻頻「刷存在感」,大意多為「friend.tech 的用戶都是有錢人,沒錢的人不要和 friend.tech 沾邊」,甚至還暗諷拉踩 Farcast 等競品引起群憤。

相關閱讀:《「有錢人才能用 FT」,Friend.tech 開始走黑紅路線了》

Bankless 的一篇文章認為,每個區塊鏈都培育了自己獨特的 SocialFi 形式,如以太坊上的 NFT 和 Solana 上的 meme 幣。長期以來,人們一直將 meme 幣與 NFT 收藏品相提並論,因為它們都創建了相同獨特的社交網路,如狗狗配帽子以及最典型的 WIF,它們持有者顯示為一個獨特的種群。

但問題在於他們被碎片化了,由於缺乏統一的平台阻礙了有凝聚力的增長軌跡,並導致許多人將它們視為單獨的趨勢,而不是 SocialFi 的一部分。而 friend.tech 以改變了這一點,是 meme 將 friend.tech 的 SocialFi 換成了一種更愚蠢、可以說更有趣的類型。

FRIEND 還能漲嗎?

而若僅從社交元素上看,V2 的聊天頁面沒有太多改變,針對群聊設計的管理員功能實際上並沒有很多新意。

但從數據上看,FRIEND 交易量呈顯着下降趨勢,目前約為 30 萬,距第一天 680 萬美元高點呈顯着下降趨勢。新建 Club 數也正在下降,雖然這可能是 Club 成熟和人們融入自己喜歡的團體的標誌,但它畢竟是 V2 最大的更新功能,這可能預示着對這種新模式的需求較低。

此外,FRIEND 流動性停滯不前,而流動性對代幣增長和價格走勢至關重要。儘管在 friend.tech 的原生 DEX 為 FRIEND 提供流動性有相當大的激勵措施,但目前該代幣的流動性似乎已經趨於穩定,可能預示着價格走勢的上限。

結語

據 Galaxy統計,2023 年 11 月到 2024 年 1 月,在 friend.tech 沉寂的時間內,DeSoc 應用程序的用戶交易活動和每日活躍用戶數量也處於停滯狀態,直到 2 月才開始出現令人鼓舞的增長跡象,交易活動的上升部分歸因於 Farcaster 用戶的復甦,除了 Frame 應用外,DEGEN 帶來的 Meme 幣熱潮也成為 Farcaster 但一大看漲因素。

不過,Farcaster 日活用戶的增加大部分源於他們希望從子社區領取空投,同樣的,friend.tech V2 的炒作也是因為 FRIEND 代幣。由此看出,SocialFi 本質還是注重「Fi」,但發幣真的是解決 SocialFi 難題的好辦法嗎?

a16z 此前發布過一系列文章闡述應不應該發幣的問題,文章認為代幣最強大的工具之一,但也是推向市場風險最大的產品之一,不過過早推出代幣也是項目在 web3 中最常犯的錯誤。friend.tech 在發幣前就多次更改空投資訊,發幣後又因技術故障導致後端超載。

相關閱讀:《friend.tech 的發幣過程有多亂?》

此前有 VC 說過,DeSoc 或將成為今年的主流敘事之一,而從目前的社交項目來看,friend.tech 絕對是最值得關注的項目之一。但 FRIEND 能不能繼續炒關鍵在於 friend.tech 如何確保用戶受到激勵,更願意選擇他們的應用而不是 Twitter、Farcaster、Lens 等其他應用。

隨著 FRIEND 的發布,friend.tech 並沒有像之前那樣引起同等水平的關注。有社區成員猜測 V2 也許只是團隊的又一次精心策劃,意圖匯集所有負面反饋後進行迭代,再發布應用的新版本。

原文連結

暢行幣圈交易全攻略,專家駐群實戰交流

▌立即加入鉅亨買幣實戰交流 LINE 社群(點此入群
不管是新手發問,還是老手交流,只要你想參與虛擬貨幣現貨交易、合約跟單、合約網格、量化交易、理財產品的投資,都歡迎入群討論學習!

前往鉅亨買幣找交易所優惠

文章標籤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