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con
anue logo
澳洲房產鉅亨號鉅亨買幣
search icon
區塊鏈

比特幣新FT協議出現,Ordinals創始人對BRC忍無可忍

BlockBeats 律動財經 2023-09-26 17:30

cover image of news article
律動財經圖片

今天,比特幣 NFT 協議 Ordinals 的創始人 Casey Rodarmor 提出了一個新的比特幣 FT 協議設計構想,名為「Rune」,也被稱為「符文」協議。

這個協議與 BRC-20 以及 Taro/RGB 等閃電網路上的 FT 協議有什麼不同?Casey 為什麼突然提出了「符文」協議的構想?在該構想出現後短短不到 1 天的時間裡,已經有了哪些進展?

律動 BlockBeats 將為您詳細梳理「符文」協議至今的各方面消息。

「符文」協議的設計出發點

Casey Rodarmor 用一句話對「符文」協議最大的特點進行了概括——一個簡單的、基於 UTXO 的、能使比特幣用戶具有使用良好體驗的 FT 協議。

Casey 認為,如果該協議的鏈上「足跡」較小,並促進可信任的 UTXO 管理,那麼與現有的比特幣 FT 協議相比,它可能會減少「危害」。至少,目前 BRC-20 的流行已經創造了大量的「垃圾」UTXO。

Casey 在以下 4 方面將「符文」協議與其它現有的比特幣 FT 協議進行了比較:

- 複雜性:協議有多複雜?實施起來容易嗎?容易被大範圍採用嗎?

- 用戶體驗:是否有任何實施細節會對用戶體驗產生負面影響?特別是,依賴鏈下數據的協議具有較輕的鏈上「足跡」,但引入了很大的複雜性。並且,用戶要麼運行自己的服務器,要麼發現現有服務器並與其交互。

- 狀態模型:基於 UTXO 的協議更自然地適合比特幣,並通過避免創建「垃圾」UTXO 來促進 UTXO 集最小化。

- 原生 Token:具有協議操作所需的原生 Token 的是繁瑣的、抽取性的,自然不太會受到廣泛採用。

比較的結果是:

- BRC-20:不是基於 UTXO 並且相當複雜,因為它需要使用 Ordinals 協議來進行某些操作。

- RGB:非常複雜,依賴鏈下數據,已經開發了很長時間而沒有被廣泛採用。

- Counterparty:某些操作需要使用原生 Token,而不是基於 UTXO。

- Omni Layer:某些操作需要使用原生 Token,而不是基於 UTXO。

- Taproot Assets(Taro):有點複雜,依賴鏈下數據。

那麼「符文」協議具體將要怎麼實現來解決上述的痛點呢?

「符文」協議的實現

概述

「符文」Token 的餘額直接包含在 UTXO 內,UTXO 可以包含任意數量的「符文」Token。

如果一筆交易包含一個輸出,而該輸出的腳本 pubkey 包含一個 OP_RETURN,後跟一個表示 ASCII 大寫字母「R」的數據輸出,則該交易包含一個協議消息。協議消息是第一個數據輸出之後的所有。

如果將無效的協議消息和「符文」Token 插入到一筆交易中,「符文」Token 將被燒毀。這將使「符文」協議能夠在未來進行升級,避免已經被創建/分配的「符文」Token 無法糾正在舊版本協議中的分配錯誤。

將整數編碼為前綴變量,該變量開始的部分決定了「符文」Token 的字節長度。

「符文」Token 的轉賬

協議消息中的第一個數據輸出被解碼為一個整數序列,這個整數序列將包含「ID」、「OUTPUT」和「AMOUNT」3 種資訊。如果解碼後的整數數量不是 3 的倍數,協議消息將被視為無效。

ID:指定了進行轉賬的是哪個「符文」Token。每個「符文」Token 在被創建時都會被分配一個 ID,ID 是從 1 開始的,越早創建的「符文」Token ID 值越小。

OUTPUT:決定分配給第幾個輸出。

AMOUNT:轉賬的「符文」Token 數量。如果 AMOUNT 數量為 0,則代表帳戶剩餘的全部「符文」Token 數量。

處理完整數序列所包含的所有操作後,如果還有不需要操作的「符文」Token,都分配到第一個非 OP_RETURN 輸出。此外,如果把「符文」Token 分配到包含協議消息的 OP_RETURN 輸出中,「符文」Token 可能被燒毀。

「符文」Token 的創建

如果協議消息後還有第二個數據輸出,該交易則為一筆「符文」Token 創建交易。這部分的數據輸出將被解碼為「SYMBOL」和「DECIMALS」兩個整數,如果還有更多其它整數則無效。

SYMBOL:相當於 BRC-20 的 Ticker(即 Token 名稱),最多支持 26 位,可用字符只有 A-Z。

DECIMALS:精度,決定「符文」Token 能支持小數點後多少位。

如果「SYMBOL」還未被使用,該「符文」Token 將被分配一個 ID 值,第一個被創建的「符文」Token ID 值為 1,BITCOIN、BTC 和 XBT 這 3 個名稱被禁用。如果「SYMBOL」已被使用,那麼創建將無效。也就是說,在「符文」協議依然不支持創建同名 Token。

比特幣餘額在 UTXO 中的顯示

在一個 UTXO 中,比特幣的餘額將顯示為 BITCOIN、BTC 或 XBT,又或是以 ID 值為 0 的方式顯示。

Casey 為什麼突然提出了「符文」協議的構想?

在 Ordinals 協議的官方手冊里,我們可以看出 Casey 對 Ordinals 協議的設想就是一個通過比特幣創造「數字文物」,或者說「NFT」的協議。但隨著 Ordinals 協議的發展,BRC-20 相關的銘文數量已經占到了銘文總數的 85% 以上。

Casey 對 BRC-20 的不滿已經很久了,尤其是他最近引起軒然大波的兩條推文,更能感受到他對於 BRC-20 的消極態度:

我最想要的聖誕禮物是投機者發現 Taproot Assets(Taro),這樣他們就可以停止鑄造 BRC-20 Token 了

難道不能向 BRC-20 Token 的持有者們刻錄「轉賬銘文」把他們的餘額給鎖定,這樣他們就不得不把轉賬銘文發給他們自己從而解鎖餘額嘛?

在 Casey 看來,自己創造的「藝術館」成了投機者的樂園,這讓他非常難受。不僅是自己的「藝術館」變成了「大賭場」,Casey 對於 FT 本身的態度也很消極:

在這篇提出 Rune 協議設想的博文中,Casey 在文章的最後表示,「FT 的世界幾乎就是一個不可救藥的、充滿了欺騙與貪婪的深淵」

Rune 協議設想的提出,堪稱 Casey 對 Ordinals 協議的「刮骨療毒」——儘管作為協議的創始人,但在 Web3 的世界中,他沒有辦法一意孤行封殺掉他所認為的、寄生在 Ordinals 協議上的「毒瘤」BRC-20。於是,他拋出了這個想法——這裡是「藝術館」,你們想繼續 Degen 的話,我有一個想法,大家去「大賭場」Degen OK 不 OK?

話雖如此,Casey 也僅僅是提出一個 Rune 這個關於比特幣 FT 協議的設想,他本人甚至沒有意願將之實現。不過,Casey 的號召力擺在那裡,我們已經可以看到短短 1 天不到的時間裡,玩家們有多興奮。

1 天不到的時間裡,Rune 協議有哪些發展?

比特幣 NFT 交易市場 Ordinals Wallet 在下午 3 點宣布部署了 Rune 協議的第一個 Token $RUNE。

不過,在推文的評論區有人指出,這似乎是一個無效的部署...

此外,@TO 還發起了一個公開懸賞,第一個做出 Rune 協議索引器的團隊,可獲得 10 萬美元賞金。

這裡需要提醒大家特別注意的是,$RUNE 的部署是否有效現在沒有定論,因為該協議目前為止只是 Casey 的一個設想,並沒有任何已經草擬好的相關標準以及代碼出產。謹防各類騙局!

結語

Casey 的這個設想,更多是無可奈何地對大家說——我有比 BRC-20 更好的法子,大家是不是考慮一下,讓 Ordinals 回歸最開始的發展方向?

那麼 BRC-20 會「死」嗎?我覺得倒也無需太過悲觀。幾個月來,BRC-20 已經吸引了大量的團隊進行建設,這些團隊並不會僅僅因為 Casey 的一個設想就放棄。並且,BRC-20 也是動態發展的,是不是可以結合閃電網路解決掉現在的一些痛點?這些都是可以期待的。

最後的最後,來自 Casey 的靈魂拷問——

99.9% 的 FT 都是 meme 與騙局,我不確定,為比特幣創建一個新的 FT 協議真的是一個好主意嗎?

原文連結

暢行幣圈交易全攻略,專家駐群實戰交流

▌立即加入鉅亨買幣實戰交流 LINE 社群(點此入群
不管是新手發問,還是老手交流,只要你想參與虛擬貨幣現貨交易、合約跟單、合約網格、量化交易、理財產品的投資,都歡迎入群討論學習!

前往鉅亨買幣找交易所優惠

文章標籤

鉅亨號貼文

看更多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