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危機四伏的2015 展望中國2016年政策風險

※來源:彭博資訊

展望中國2016年政策風險      (圖:AFP)
展望中國2016年政策風險 (圖:AFP)

【彭博】-- 今年中國經濟始終籠罩在政策失誤的陰影之下:備受爭 議的A股救市、人民幣突然貶值攪動全球市場、財政改革引發地方政府信 貸緊縮後不得不放慢腳步。

明年可能也不會有什麼改觀。

「2016年政策仍將是最大的風險之一,」渣打集團駐香港的首席中 國經濟學家丁爽說,「經濟正變得越來越難以駕馭,所以存在失誤的可 能。好的一面是,決策層一般會做出敏捷的反應,所以犯下大錯並執迷不 悟的可能性很小。」

展望新的一年,經濟學家們認為若取消資本管制、過去急切地推動 減債或人民幣急劇貶值,則政策引發動盪的風險較大。儘管上述情況並非 基準情形假設,但以下領域可能會對政策觸發的動盪起到推波助瀾的作 用。

人民幣貶值

今年8月人民幣意外貶值震驚全球市場後,北京一直強調有意維持匯 率穩定。不過,摩根大通駐香港的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朱海斌認為,當前的 匯率水平似乎無法持續。他預計,人民幣依然高估了5%到10%。

Natixis SA駐香港的首席亞太經濟學家Alicia Garcia Herrero認 為,明年最大的風險之一就是人民幣大幅貶值。而在她看來,若美元持續 升值,這「幾乎就是板上釘釘」了。

「世界上其它國家面臨的後果比中國要更嚴重,」她說,「該地區 會出現一輪貨幣貶值。」

債務違約

基金管理公司TCW Group Inc.駐洛杉磯的分析師、曾在美國財政部 擔任中國事務高級協調官的David Loevinger表示,雖然中國會努力避免 爆發「雷曼式危機」,但他們低估市場對企業違約事件反應的風險始終存 在,正如他們未能料到匯改引發的反應一樣。

IHS Global Insight駐新加坡的亞太首席經濟學家Rajiv Biswas 說,中國的非銀行業債務截至2015年中約莫在1.2萬億美元,加之中國增 速放緩、製造業產能過剩、美元資產殖利率上升及美元人民幣存在進一 步升值潛力,所有這些因素都加大了負債企業的壓力。

他說,這些因素「可能引發2016年更多的企業發生債務違約。」[NT:PAGE=$]

彭博行業研究匯總的數據顯示,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中國企業的人 民幣負債對國內生產毛額的比率一路大幅攀升,去年底時已高達161%, 而2008年底時為102%。

去槓桿風險

年初中國曾一度大力推動地方政府縮減投資,第三季經濟增速創下 了2009年全球衰退以來最低。政府被迫讓步,重新打開了銀行融資的大 門,哪怕有些借貸者無法償付。

德國商業銀行駐新加坡的經濟學家周浩指出,儘管政府會努力 在2016年降低債務負擔,但這一過程充滿困難,因此「我們無法排除市場 出現某種動盪的可能性」。

資本管制

雪梨科技大學澳中關係研究院副院長James Laurenceson認為,人民 幣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後,最大的政策意外可能是 中國完全取消個人投資者投資境外的資本管制措施。

如果「資本外流隨著中國儲戶淡出國內資產而加劇,中國當局如何 處理匯率就成了考驗,」 Laurenceson說,「希望他們會讓人民幣貶值, 以此作為實體經濟的減壓緩沖。但一個很大的風險是,他們會在推動資本 賬戶開放的同時努力維持匯率穩定,由此引發災難。」

不確定性

鑒於霧霾持續籠罩在北京的上空,中國汙染進一步惡化及由此引發 的關閉工廠等壓制增速措施都不可小覷。

與此同時,省級政府部門決策過程籠罩在反腐運動陰影之下,政策 癱瘓的風險揮之不去。

「最大的政治風險,或者說不確定性,是反腐運動,」Roubini Global Economics LLC駐新加坡的經濟學家Daili Wang說,「這極大地制 約了地方政府參與經濟活動的意愿,而且沒人知道造成的影響會有多深 遠。」

除此之外,還有讓美國前國防部長倫斯斐夜不能昧的「未知的未知 因素」--風險至高,我們卻無法識別。

看好的理由

擔心潛在的問題是人類本能,不過,風險是一條雙行線。看多中國 的人士看准的可能性一直是存在的。若習近平主席的改革方案解決了產能 過剩問題、提高了生產率並且實現了創新推動的擴張,經濟增速定能重新 回升。

「可能有這樣一種驚喜,大家的共識是錯的,投資者發現這已經是 最壞的結局了,所以信心轉向了,」 Loevinger說,「投資者意識到,中 國製造業和建築業名義增速在四年間從20%跌到了一無所有,其實硬著陸 已經發生了,但是居然還實現了經濟的溫和成長。」

國際形勢可能也會有所起色,經濟學家們預計明年出口可能會復甦。

風險歸風險,毫無疑問的是,在即將到來的2016年,中國會在全球 經濟格局中起到關鍵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