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硬分叉時我們真正應該關注什麼?

撰文:0x76

隨著以太坊 PoS 升級日期的逐漸臨近,社區中已有不止一個團隊公開宣稱將會在 The Merge 發生時對以太坊進行硬分叉,以保留以太坊傳統的 PoW 挖礦機制。(下文將分叉後的 PoW 鏈 Token 統稱為 PoW-Token)

而隨著上周末部分交易平台上線 PoW-ETH 期貨交易對與各種分叉相關準備工作的推進,可以說,本次與 PoS 升級同時發生的硬分叉,基本已經無可避免了。

那麼,本次分叉將會對分叉後的以太坊生態造成哪些影響,普通的以太坊用戶又該如何在這次分叉中保護好自己的資產,甚至爭取套利的機會呢?

如何看待本次以太坊硬分叉

首先表明我們的基本觀點,我們並不認為這次分叉能夠為以太坊生態帶來太多有意義的貢獻。並且鑒於這次分叉主導者以往的從業經歷,及其在技術方面準備的充分程度,這次分叉甚至不一定能夠真正成功。

但即便如此,我依然建議大家對本次硬分叉保持一定程度的關注。一是多數 Crypto 用戶都或多或少的持有一些以太坊資產,因此如果硬分叉真的能夠成功,如何處理分叉後免費獲得的 PoW-Token,也是個有一定現實指導意義的話題。

第二也是我認為更重要的一點,就是通過觀察本次分叉後 PoW 鏈上生態項目出現的問題,可以幫我們更好地理解其背後的運行邏輯。

因此,本文撰寫的目的自然不是宣傳這次分叉鬧劇,而是希望對第一次可能真實出現的「生態項目與公鏈同時分叉」這個現象,進行更好地總結與分析。

分叉後 PoW 鏈上資產會發生哪些變化?

1. 跨鏈資產

此處的跨鏈資產指通過「鎖定鑄造」模型發生的廣義跨鏈,既包括通過跨鏈橋完成的一般意義上的跨鏈,也包括向交易平台充值,中心化穩定幣發行等廣義跨鏈。關於廣義跨鏈的基本邏輯,讀者可以參考《當你在進行跨鏈時,資產真的轉移了麼?》中的相關論述。

(1)分叉前跨入以太坊的資產:直接歸零

由於跨入以太坊的資產,本質上都是採用鎖定鑄造模型,在以太坊中發行的原始資產的可贖回憑證。因此這些憑證的價值,唯一取決於其是否還能被用於贖回鎖定在金庫中的原始財產。

因此在以太坊分叉後,這類資產金庫所對應的發行在以太坊中的可贖回憑證,一下分叉出了兩個一模一樣的版本,那麼金庫的管理者必須主動選擇承認哪一個分叉版本為真,哪一個為假。而不被支持的憑證版本的價值將在分叉的第一刻起直接歸零。

而這類跨入型資產在以太坊中又占有極高的市值,包括但不限於中心化穩定幣 USDT、USDC,以及通過跨鏈橋跨入的 WBTC、renBTC 等。不出意外,這些跨鏈資產的發行方都將在分叉後選擇支持 PoS 版本的以太坊,因此這些資產的 PoW 分叉版本將在分叉後直接歸零。

(2)分叉前跨出以太坊的資產:預計多數會永久鎖死在合約中

對於在分叉前從以太坊跨出到其他鏈的 ETH,由於所謂的「跨出」其實只是將 ETH 鎖定在了跨鏈橋的以太坊合約中,並未真正離開以太坊,因此這些 ETH 也會在分叉後變為同等數量的 PoW-ETH。

但是想要再次解鎖這些 PoW-ETH,就需要將跨出的 WETH 重新跨回。這時,鎖定在 PoS 鏈中的 ETH 由於官方的支持肯定可以順利解鎖。但對於 PoW 鏈中鎖定的 PoW-ETH,由於前端不再適配與團隊不再支持等多種原因,想必會有不少用戶因操作難度增大而直接放棄申領。最終導致許多 PoW-ETH 被永久鎖定在各種合約中成為沉睡資產。

與之邏輯類似的還有 stETH。假設當時 Lido 收到用戶的 ETH,並將其跨入 Beacon Chain 也是採用同樣的鎖定鑄造邏輯,那麼這些 stETH 對應的等量 PoW-ETH 也會鎖在 Lido 合約中。如果不能順利取出,也將會變成鎖死資產,並直接導致 PoW 版 stETH 歸零。(這部分的分析基於一些猜測,如有錯誤歡迎指正)

(3)交易平台中的資產:取決於交易平台的態度

對於在分叉前充值(其實也屬於廣義的跨鏈)到中心化交易平台的 ETH,由於這些 ETH 只是託管在交易平台的地址中,因此也會在分叉後收到同等數量的 PoW-ETH。

至於這些資產是直接被平台據為己有,還是按比例返還給用戶,就需要具體看每個平台的具體政策了。

2. 借貸協議

分叉後 PoW 鏈上的借貸協議,預計會是遭受混亂最大的 DeFi 基礎設施。

因為基本所有的借貸協議都要涉及清算機制,而準確的清算必須依賴預言機的精準報價。因此如 MakerDAO、Aave 與 Compound 這類借貸協議是否能夠繼續運行,將主要取決於他們採用的預言機是否在分叉後的 PoW 鏈上還能繼續運行。

而目前主流借貸協議基本都採用 Chainlink 或 Uniswap 作為主要報價資訊源。其中 Uniswap 對外界的依賴較小,可以假設其能夠按照預先設定的邏輯繼續運行。而 Chainlink 想要支持分叉後的 PoW 鏈,則必須得到官方團隊的主動適配。

根據目前 Chainlink 的官方通報,其將不會支持任何 PoW 分叉版以太坊。因此可以說,這一決定已經基本給分叉後的借貸協議基本判處了死刑。如果這些借貸協議的官方團隊也沒有興趣更換 PoW 分叉版協議的預言機,那麼其中鎖定的各種資產,有可能都不會被取出。

3.AMM

相比於借貸協議,採用 AMM 模型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是真正自洽且不需要外機輸入資訊就能正常運轉的 DeFi 協議。

預計分叉後的 Uniswap 與 Curve 都將正常運行,並且由於 Uniswap V3 版本的授權限制,分叉後的 PoW 版本以太坊,有可能是除正統以太坊之外唯一部署了 V3 合約的公鏈。

當然對於這些 DEX 協議來說,更多的風險將來自具體的資金池。比如分叉前的 USDC-ETH 資金池,在分叉後將會迅速被即將歸零的 PoW 版 USDC 持有者掏空,因此在分叉前的對應 LP 做市部位的持有者,也可以考慮儘快將 LP 部位撤出以避免無常損失。

當然如果分叉最終不成功,或者 PoW-ETH 不值什麼錢,也就無所謂了。

4. 小圖片 NFT

老實講,對於絕大多數小圖片類 NFT 項目來說,分叉後的 NFT 版本和 PoS 正統版本相比,還真是在形式上沒有任何實質的區別。畢竟對於這類 NFT 項目,真正在鏈上體現的不過是一個保存了圖片地址鏈接的發幣合約而已。

當然對於 NFT 生態來說,更關鍵的可能是分叉後的 Opensea 還能不能正常運行。對這方面我確實沒有太深的研究,因此在這裡就進行大膽猜測吧。分叉前的掛單指令有可能依然有效,但對普通用戶更重要的問題是,原來用於交互的網頁前端將會直接支持 PoS 版以太坊

因此實現以上種種邏輯的一個重要前提條件是,至少得有個交互界面給普通用戶交互才行啊。

5. 前端呢?

是的,說了這麼半天,所有這些項目的前端都不會隨著主網的分叉而自動分叉成兩個版本。因此至少要有人將這些應用的操作界面進行分叉並調試後,普通用戶才能與分叉後 PoW 鏈上的應用交互。或者,至少也要分叉一個 PoW 版區塊鏈瀏覽器,讓人至少可以通過具體的合約指令與公鏈交互。

那麼,這些重要的工作由誰來完成呢?這些主流項目的官方團隊大機率沒什麼興趣,但如果指望寶二爺把這些事搞定也有一定的風險。現在離預計的分叉日期還有一個月左右時間,希望已經有人提醒過他還有這麼個重要工作沒做呢。

普通用戶可以做什麼?

根據上文的分析,普通用戶如果希望將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理論上可以採取以下一些策略。(風險提示:預計操作的風險和難度還是挺大的,不太建議小白用戶盲目交互。另外此處只是理論分析,和真實的複雜情況可能會有不小的差異。)

分叉前

• 這階段行動的主要目標,為防止 ETH 在分叉後被鎖定在合約里。

• 從以太坊主網跨出的 WETH 跨回主網;

• 分叉後會歸零的幣可以先質押借出 ETH:這個策略在臨近分叉前可能面臨比較高的利率,需謹慎選擇;

• 從各種 DeFi 協議中提出 ETH 等分叉;

• 將 AMM 池子中的「ETH-分叉後歸零幣」部位提出來,以免遭受無常損失;

• ......

分叉後

• 趁着許多分叉後 USDT 的 AMM 池子還有價格,第一時間將這類代幣賣掉換成 PoW-ETH:這個策略對普通用戶門檻較高,還可能碰到 gas war 與 MEV 套利等等。如果分叉真的發生,那麼分叉後最早幾個區塊預計將會發生一場大戰。

• 將分叉後的 PoW-ETH 充值進支持的交易平台出售:只要我們人心齊,分叉後就能一起砸死莊家(瞎說的)

• 大部分分叉後的生態代幣的內在價值,都會因為協議無法正常運作而貶值甚至歸零,有機會記得及時出售;

• ......

注意資產安全

實話講,這次分叉如果真能成功,那其後在分叉鏈上將會發生的現象已經完全超出個人理性可以預測的範圍了。因此對於一般用戶來說,怎麼強調風險都不過分。

目前除了在分叉後有可能出現的重放攻擊等風險。可以想到的點還包括:假錢包騙助記詞、假網頁釣魚、小所上線的 ETHW 期貨在分叉後不給提現、充值無法到賬、不同交易平台之間轉 PoW-ETH 丟失、轉的不是同一種 PoW-ETH 等等等等。

所以各位在忙着撿便宜的同時,千萬別把家讓人給偷了。

分叉後的 PoW 鏈能取得長期發展價值麼?

看完上文大家就會明白,雖然名義上這次分叉將繼承分叉前以太坊的所有狀態和項目。但由於種種問題,最終 PoW 版分叉鏈可以繼承的,將是一個支零破碎的以太坊生態。

那麼這樣的生態分叉其實際意義還有多大,就是一個值得懷疑的問題。

此外,對於一個生態型公鏈來說,其運行的核心理念也將極大地影響該生態的後續發展態勢。那麼主導本次分叉的團隊都抱有哪些先進的理念呢?

我們這裡節選了他們宣傳文案中的部分文字:

「2021 年, 初露惡骨:

為了減少流通中的以太總供應量, 以太坊團隊無視對其有養恩的礦工, 發布了 EIP-1559 協議. 礦工, 以太坊的最初支持者, 在新協議的盤剝勒索下, 大半的打包收益被鏈上燃燒. 數千礦工的利益大幅損失.

2022 年, 終成惡龍:

曾經的屠龍少年再次舉起了刀, 強制對其有養恩的礦工們, 接受 The Merge 共識, 拋棄 Pow 擁抱 Pos 分叉. 不僅要盤剝對其有養恩的礦工、礦池及礦商, 更要將其抽筋銷骨. 礦商們數以億計的投資將因此血本無歸, 令見者膽寒.」

老實講,這段表述不要說能夠跟 Vitalik 對區塊鏈的認知相比,就是放在現代社會最基本的價值尺度上衡量,也是根本不合格的。

畢竟在現代社會中,不管不同市場主體間分工的差異有多麼巨大,其在人格地位上都是平等的。在開放公平的市場中,人們根據規則達成交易,並依據契約履行義務並獲取回報。

但上面的這段宣言中,項目方卻直接將礦工與以太坊的合作,簡化為了養育之恩與報答的關係,感覺就差直接喊出「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口號了。這種思維不但根本不符合區塊鏈精神,甚至可以說連基本的市場經濟精神都不具備。

以上這段「中國味」十分濃厚的表述,讓人再次想起了圈內中國項目不投的潛規則。但實際上,兩者真正的衝突甚至都不是中西文化間的差異,而是前現代性與後現代性的根本分歧。

當然更可能的一種解釋是,這種敘事方式很可能是他們有意無意用於精準篩選目標用戶的一種方式。畢竟,信奉某些具體敘事的群體,已經被反覆證明是圈內最好割的一批韭菜。

最後還是用這兩天流傳非常廣的一段話來結束本篇文章吧:

「推動以太坊硬分叉以保持 pow 機制的人只想賺錢,領導這個分叉的許多 KOL 都是中國臭名昭著的壞人,建議人們不要參與 ethw 炒作。」

原文連結


相關貼文

prev icon
next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