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價格崩盤後,藝術、跑步、普惠金融、Web3對你還重要嗎?

鏈新聞圖片
鏈新聞圖片

「圖:鏈新聞提供」

每一輪的牛市,都會有新的信仰者入場。你我的耳裡又會再一次響起「區塊鏈帶來普惠金融」、「加密貨幣使資產重新分配」、「Web3 是未來」等口號 ; 潮水一退,區塊鏈與加密貨幣又成為人人喊打的龐氏騙局。每一次循環是否都是同樣邏輯的不同包裝,在每回的驚濤駭浪之下,那些有待突破的關鍵問題是什麼?

我們整理了 dForce 創辦人楊民道、知名區塊鏈作家 0xSoro 與加密貨幣投資者 0xHamZ 的發言,他們對加密貨幣發展提出的質問與看法,有助於了解我們以為的「Web3 應用」、「代幣經濟」。

受制於金融屬性而扭曲的 Web3 應用

dForce 創辦人楊民道近期談起「Web3 的應用」值得被思考的一點。他表示:

「Web3 的應用的一個問題,行為本身和代幣價格高度關聯,行為本身被異化,這種異化剝奪了行為本身的樂趣。這種矛盾極難協調。」他應是基於邊走邊玩鏈遊 Stepn 的風行,而有所感觸。事實上,也有許多人認為 Stepn 的模式,是 Web 3 應用的出圈代表。

然而,所謂的 Web3 應用,似乎很難脫離加密貨幣天生的金融屬性,「行為」的動機往往與錢有關,而不純然是為了「玩」、「運動」等,這也是鏈遊如何取得遊戲樂趣與獲利動機平衡的矛盾之處。他表示:「價格跌,很多人對跑步產生生理厭惡;learn-to-earn,看到英文單詞就惱火;道具下跌,遊戲也不想玩。NFT 價格跌,連審美都變了,猴子真是醜;幣價跌,每碼一個字,都感覺被重錘。」

筆者認為,無論我們在市場好時,對於「價格」以外的特性,有多少吹捧 (像是:藝術、健康、遊戲、社群等),一但失去了獲利期待,甚至是造成損失。原本對於這些應用的華美濾鏡,好像就容易這麼消失了。所以這些應用真正吸引人之處,真的如同我們說服自己的嗎?又或者,自始至終,最核心的動機,只有「獲利」。

楊民道提到一個關鍵的 Web3 門檻,對於未導入 Web3 的既有行業:藝術創作者、遊戲公司等,或許Web3 的「扭曲本質」才是一個真正的「心檻」。他說道:「Web3 很多應用都屬於行為金融化的場景,這物化過程,也是道德矮化過程,這並不是一個良性的行為模式;這大概也是很多傳統遊戲玩家和藝術家抗拒 GameFi/NFT 的原因。道德物化是 x to earn 類應用的內在矛盾,上升期催生極大增長;另外下跌時加速用戶的厭惡積聚/叛逃,這現象姑且稱之為 Web3 的二律背反。」

【另註:二律背反 (Antinomy),意指對同一個對象或問題所形成的兩種理論或學說雖然各自成立但卻相互矛盾的現象,簡單來說就是自相矛盾。】

Web3 開放式金融市場帶來的副作用

知名區塊鏈作家 0xSoro (@realsatoshinet) 則在回應中,提到 Web3 代幣經濟的副作用。他表示:「傳統市場的項目 VC 融資一輪輪的疊加,項目估值成功做大後上市,散戶的承接在最後一個環節,用戶和投機者分離的是相對比較開的:炒股的那就在股市接盤,股價跌了不會過度影響使用 APP 的用戶。炒股和用戶的群體重合度不是那麼高。」

看起來 0xSoro 認為 Web2 的投資者與用戶身份,相互影響並不會那麼大。筆者認為確實如此,反之影響就很大。代幣經濟確實在 Web3 的世界,對於新創公司融資、快速吸引與拓展用戶都有極大的變革 ; 但如影隨性的是「產品」與「股權」的媒介重疊,讓代幣經濟的維繫優先於產品優化,又或者代幣經濟才是產品本身。

0xSoro 表示,他不清楚這樣的狀態到底是進步還是退步。他甚至懷疑,區塊鏈的金融化屬性,會不會發展成比過去歷史上更為激烈的加密資本主義。

加密貨幣解構了龐氏騙局?

知名的加密貨幣投資者 0xHamZ (@0xHamz) 近期的發言打破人們對「美股若回溫,加密貨幣也會反彈」或兩者相關的印象,做出強烈打擊。他表示:「相關性的討論需要一個 flow framework (工作留框架)。股票可以從像是從債券等資產的資金流入在平衡中,獲得買盤 ; 而加密貨幣倚賴於新進者。」他接著說,這也是為何股票可以在加密貨幣持平或下跌時,仍可以上漲的原因,而不是你預期的「脫離相關性」。

0xHamZ 認為,股票的現金流超過花費,因此面對回購與感知價值,其流動性撤出較有彈性。但是,加密貨幣的高質押利率、代幣產出與安全支出,都使其的支出大於盈餘,導致加密貨幣價格對於流動性變得非常敏感。

同日,楊民道也聊起相關話題:「龐氏騙局」,然而他對加密貨幣的負面批評,沒有那麼悲觀。

他表示,加密貨幣是一種金融解構一切的極致範式,它也解構了龐氏本身。

「與傳統龐氏不同,crypto 可組合性模糊了內部和外部邊界,即使龐氏,也可極高效從內部零和轉向外部獲取,實現系統穩定,比特幣以太坊就是顯著例子。」他認為:「時間是決定性因素,放長時間維度,法幣世界的很多金融產品都是龐氏。」

因為 Terra 的事件,他認為這很容易看出幣圈與傳統的區別。「傳統項目崩盤,很難再轉型或翻盤,因為內部體系坍塌,無法向外部轉化,生死界限分明。」但幣圈並不一樣,他認為,幣圈的一切都可以金融化,生死邊界模糊,連悲情和破產,都可以再化為代幣,綁架交易所和老持幣人,然後引入體系外交易對手,繼續開局,讓時間撫平一切。

潮起潮落

從 ICO、DeFi、NFT 到 GameFi,每一輪的風潮真的脫離「後金補前金」的模式了嗎?創建者試圖提高融資效率,用不同獎勵模式吸引用戶進入,再用各種形式將用戶資金留下 ; 投資者期望加快回本速度、提高資金利用率。在不同的敘事下,兩種角色由不同的人迭代更替。現今的整體加密貨幣,已有強大的組合性,潮起擴張聯合,串起複雜的機制與共同利益 ; 潮落時,萎縮坍塌,資金回流。

你無法否認 DeFi、NFT 對金融創新與創作者的重大幫助 ; 然而,找到「投資炒作」之外的更多益處,也是加密貨幣「普及應用」須突破的要事吧?

這篇文章 觀點|價格崩盤後,藝術、跑步、普惠金融、Web3對你還重要嗎? 最早出現於 鏈新聞 ABMedia。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