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篇》著眼購買「接近權」  Z世代引領未來企業新風潮

採訪、撰文:陳雅莉

雖然 Z 世代才剛開始工作賺錢,卻是未來 10 至 15 年消費與投資主要生力軍,這群人樂於小額投資,為草創階段的新創公司提供資金,換取未來股權的一小部分。若公司日後營運蒸蒸日上,這筆小額創投將可為天使投資新手帶來可觀收益。

低利率、游資豐等利多因素,推升投資熱潮,讓 Z 世代開始認真思考如何學習投資、參與資本市場交易。這群年輕世代逐漸意識到資本的重要性,也發覺勤奮工作不再是財富成長的唯一方式,倒不如將同等努力和智慧投入到支配程度更高、擁有更多上漲空間的資本市場。此外,美國法規鬆綁、科技發展和商業模式創新,也降低 Z 世代小資族投資門檻,使年輕散戶能以小額資金參與新創公司的早期階段,成為天使投資人。

 

Z 世代天使投資人崛起

Z 世代,泛指 1996 年至 2016 年之間出生的一代,從小與電腦為伍,在網路環境中長大,又被稱為「數位原住民」(Digital Native)。根據美國銀行於 2020 年發表報告指出,Z 世代將是「有史以來最具顛覆性的一代」;到了 2031 年,Z 世代收入將超越千禧世代(1981 年至 1995 年出生)。隨著 Z 世代崛起,有機會加速或改變消費及投資趨勢。

這個世代中的 20 歲至 25 歲年輕人,雖然才剛開始工作賺錢,卻是未來 10 年到 15 年消費與投資的主要生力軍,對經濟與金融市場將產生一定影響。他們不但懂得學習為自己累積財富,也開始在投資理財領域中嶄露頭角。

Z 世代的年輕族群中,有些已進入創投公司工作,有些還是大學生,卻開始當起天使投資人,希望成為獨角獸企業的早期股東,將來能在創投界留下深遠的影響。

 

 

相較於創投、私募股權基金動輒上百萬、上千萬美元的大手筆資金,這些大學生的投資金額雖小,頂多只有 2、3 千美元。但這筆小額投資能為草創階段的新創公司提供資金,並換取未來股權的一小部分。如果這些公司日後營運蒸蒸日上,甚至成功上市,這筆小額創投將可為天使投資新手帶來可觀的收益。

不過,對於這群 Z 世代投資者而言,天使投資不是為了致富,而是為了第一次參與創業經濟。「顯然,每個人都希望獲得回報,但大多數時候你都會賠錢。」22 歲創業家米爾斯(Dayton Mills)說,他已開始進行天使投資多年,大多數的天使投資是為了購買「接近權」,也就是可以更接近目標人脈,這可能比投資本身產生更大的效益。

究竟,年輕一代如何進行天使投資?以現年 22 歲的辛辛那提大學學生倪豪斯(Joe Niehaus)為例,他經由專為 Z 世代創投家、投資人及創業家而設立的 Gen Z VCs Slack 平台,得知一家罐頭海產品牌 Fishwife 正在對外募資。這家公司以合乎環保道德方式捕獲漁產。倪豪斯透過平台人員牽線,與 Fishwife 公司創辦人聯繫,並撥打電話給對方。

 

 

雙方通過電話後,倪豪斯雖因無法達到最低投入金額門檻而暫時作罷,但並未放棄。他依然將此事放在心上,並利用假日努力賺錢,同時還針對此筆交易,尋求良師意見,最後與堂兄弟一起投資。

Z 世代已成為許多新創公司的目標市場,新興企業創辦人和創投公司都希望與他們合作。「Z 世代的獨特之處,在於具有創業精神、數位原生代、以價值觀為中心,而且我們不接受現狀!」24 歲的 Z 世代創投公司(Gen Z VCs)創辦人洛伊斯特(Meagan Loyst)說。「我認為,創投為我們提供了一種觀察所有事物的方式。正因如此,你可以看到有那麼多 Z 世代參與其中。」

 

 

SEC 放寬股權群眾募資標準

以往,私募市場的進入門檻很高,只有少數的矽谷創投家和擁有人脈網絡的矽谷天使投資人能參與這場財富遊戲。不過,近期監管法規變革,擴大了有資格參與者的範圍。

從歷史上來看,由於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設定的財富要求,天使投資一直不適合年輕人。儘管任何人都可以購買上市公司股票,但因對私募市場的投資風險更大、投機性更強,致使 SEC 監管更加嚴格。

自 1930 年代以來,要成為 SEC 認定的合格投資者,個人獨自擁有或與配偶共有的淨資產,至少要 100 萬美元以上,且不含名下持有主要房產價值;或是個人年收入超過 20 萬美元,抑或是夫妻雙方年收入逾 30 萬美元,才有資格進行天使投資。大多數美國人,當然也包括年輕人,都是被拒之門外。

 

 

不過,近來監管變革,讓天使投資變得更容易上手。2016 年,SEC 制定新規則,允許新創公司透過股權群眾募資(Equity Crowdfunding)管道,籌措更多資金,並從不符合合格投資者定義的人中收取小額支票。

2020 年 8 月,SEC 修改規定,放寬了對合格投資者的要求,允許「了解私募市場」的人可以成為天使投資人。也就是說,即使不符合 SEC 的財富要求,但只要通過 Series65 考試,證明具有專業財務知識和經驗,即可被視為合格投資者,參與天使投資。

2020 年 11 月,SEC 宣布放寬股權群募標準,讓新創公司可透過監管群募(Regulation Crowdfunding),籌集更多資金;一間公司一年的監管群募限額,從原本 107 萬美元提高至 500 萬美元,增加了近 5 倍。這意味著個人投資者將獲得更多直接投資機會。許多新興網路科技公司紛紛對自家會員、使用者或開發商,提供股權投資機會,也成功募得更多營運資金。

SEC 對監管群募限額的新規定,於 2021 年 3 月 26 日生效。創作者平台 Gumroad 創辦人拉文吉亞(Sahil Lavingia)立即受惠,在短短 12 小時內從 8,962 位投資人募集到 500 萬美元;其中,有 2,000 多位是該平台的創作者,而這一輪股權群募平均投資額是每人 500 美元。

 

各種個人化投資平台興起

自 SEC 鬆綁股權群募規定以來,各種個人化投資平台紛紛湧現,以促進創業投資民主化,讓天使投資新手可參與新創公司草創階段。例如新世代課程平台 Maven 將種子輪股份開放給大眾申購;瞄準 Z 世代的交友約會軟體 Snack,也將 5 萬美元的種子輪股份開放給 Z 世代投資人。還有新創 Stonks 把握此趨勢,標榜為 Twitch、Kickstarter 和 Shark Tank(美國知名創業實境秀)的綜合體,用戶可觀看新創的募資簡報直播,決定是否要投資入股。

事實上,Z 世代對天使投資主要有三大需求,包括希望投資平台具透明度、簡單易用,隨時看到新聞和個人化投資建議,以及投資門檻較低,只要 1、2 萬美元即可投資。許多志同道合的年輕人會聚集在 TikTok 和 Twitter 上,討論天使投資和創業所帶來的寶貴人脈與資訊交流,並善用 Slack、Clubhouse 等社群媒體,建立網絡,與其他年輕投資者分享想法和相互支持。例如 Gen Z VCs Slack 平台,自 2020 年 11 月成立以來,會員人數增至 1 萬名,其中不乏青少年。

AngelList 則是另一個將新創公司與投資者相匹配的平台。2021 年 5 月,Snack 在 ngelList 平台上推出了名為「Z 世代聯盟」(Gen Z Syndicate)的融資專案,將 5 萬美元的種子輪股份開放給 Z 世代投資人。Snack 創辦人卡普蘭(Kim Kaplan)雖已從傳統創投公司募得資金,但她認為讓年輕投資者參與也很重要,因為這讓她可以直接接觸目標用戶。

現年 24 歲的投資者斯莫瑟斯(John Smothers)指出,由於採用聯盟融資專案、滾動式基金和 AngelList 平台等新投資方式,不僅降低投資門檻,也有助於揭開天使投資世界的神祕面紗。

過去,一般印象是必須開出至少 25,000 美元支票給新創公司,才能進行天使投資。如今,透過 AngelList 之類平台或認識新創公司創辦人,即有機會以小額支票進行天使投資,讓私募投資不再是富人的遊戲。

 

用投資改變世界

天使投資存在不小風險,大多數投資都無回報,猶如買樂透彩券。但對許多 Z 世代投資者來說,天使投資並非為了致富,而是為了表達他們的意見,更是一種倡議和影響未來的方式。

根據麥肯錫(McKinsey & Company)研究指出,Z 世代會選擇對品牌及消費者有意義的特定主題,企業及合作夥伴的行為都必須符合 Z 世代的理想,取得他們的道德認同。換句話說,Z 世代在投資布局上,傾向重視永續發展、環境保護、社會責任等議題,希望個人獲利之際,同時也能改變未來。

 

 

現年 21 歲的柏羅維奇(Gadi Borovich)已透過 WeFunder 平台,進行約 30 次天使投資,選取的對象大多是他認為會改變世界的想法。例如一家為發展中國家學生提供網路服務的新創公司,以及一家開發腸道微生物療法的企業。他認為,即使投資金額不大,但能讓他參與創業經濟,並表明他想要的未來生活樣貌。

專為 Z 世代提供金融服務的新創公司 Hax 創辦人森席爾(Karthik Senthil)觀察,年輕人更傾向於透過投資來表達立場,尤其是 Z 世代更加青睞於支持創作者經濟的電商平台 Etsy 及簡化股票交易程序的 Robinhood。

洛伊斯特則指出,創作者經濟、教育科技、社交遊戲及數位健康,都是 Z 世代投資者看好的產業,「創業和投資門檻從未如此之低,我們這一代人非常清楚自己擁有的機會!」

 

 

來源:《台灣銀行家》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台灣銀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