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治理挖礦將帶來顛覆性的未來:這是人力資本的流動性挖礦

類似於流動性挖礦,DAO 應該對人力資本進行「挖礦」,來啓動一個積極的治理社區。

撰文:Jacob Phillips,Polychain Capital 研究員
編譯:Perry Wang

這個想法是我在星期六凌晨 2 點瀏覽 COMP 論壇時突然冒出的想法。事實證明這不是一個全新想法。據我所知,James Waugh 於 2020 年 6 月首次討論了 提案挖礦,這爲 Fire Eyes DAO 於 2020 年 11 月向 Balancer 提出的「治理挖礦」正式提案奠定了基礎,但不知何故,這個概念被大家忽視。

治理挖礦會是顛覆遊戲規則的力量,讀一下本文您就會明白。

這個想法很簡單:DAO 需要完成一些事情,但很難推動人們去做這些事情, 因此類似於流動性挖礦,DAO 應該對人力資本進行「挖礦」,來啓動一個積極的治理社區。

DAO 現狀

瞭解 DAO 治理現在的進展,有助於理解爲什麼我們需要「治理挖礦」。整個加密生態系統中的 DAO 都遇到了類似的情況:

  • 產品開發進展緩慢——從產品的角度來看,派對纔剛剛開始。當前的 DAO 所開始構建的產品,目前處於 V1 (有些更像是 V0.5)階段。我們知道這些協議還沒有到達最終狀態。 它們需要改進、發展和成長,以保持長期的競爭力。協議監管者可能遭遇攻擊的空白領域很多,但目前得到解決的還非常少。
  • 缺乏領導力、協調能力差——我們已經看到構建 Compound 和 Uniswap 的團隊後撤了一步,讓社區爭先恐後地進行自我治理。最初時導致兩個協議都接近於停滯。鑑於監管壓力,我們幾乎肯定會看到這種趨勢繼續下去。更廣泛地說,社區正在努力協調資源以完成工作。協議依賴於利用夜間和週末業餘時間進行貢獻的人士來領導發展計劃;很少有人選擇真正站出來,對於那些真正站出來的人而言,治理工作也很少是他們的優先事項。
  • 組織結構沒有擴展性——DAO 應該隨着其推出的產品而發展壯大,但事實證明,這在去中心化的環境中很難做到。很多 DAO 沒有一個明確的開發團隊來爲協議提供服務。即使 DAO 有一個開發團隊,他們也可能沒有太多其他的東西。有太多的子團隊 / 職位需要填補。如果 DAO 要實現傳統創業領域獨角獸企業的運營水準,就不能依賴心有旁騖的兼職貢獻者。他們需要全職開發者、產品專家、戰略 / 商業開發專家、安全 /QA 工程師、客戶支持人員等。
  • 很少有貢獻的動機——考慮到 DAO 的效率和它們所解鎖的價值,原本應該是加密產業中收入最高的機構, 但現實中完全相反,DAO 很吝嗇,因爲害怕「浪費」金錢或支付相比行情過高的報酬,對薪酬行動猶豫不決。很難在 DAO 中找到結構化的全職角色。DAO 工作絕大多數是通過小額代幣津貼支付的兼職、一次性工作。工資更多地側重於「工作量」而不是「工作價值」。因此,最有能力解決 DAO 問題的人很少參與其中。此外,有太多的 DAO 貢獻者是在沒有激勵的情況下投入相關工作。包括通過論壇、Discord、社區呼籲等做出貢獻的社區成員。這些人爲協議增加了物質價值,但沒有因爲其勞動成果而獲得報酬。更廣泛地說,加密領域的絕大多數有識之士並沒有積極參與 DAO。治理工作非常耗時,而其激勵措施往往對這一工作予以合理補償。
  • 金庫中積累的豐厚資產,以及分發代幣的需求——DAO 金庫往往堆積了過多資產。金庫中有那麼多錢,而 DAO 有時甚至不知道該怎樣花掉。他們乞求有人來爲他們花錢。最有意思的部分是:DAO 在結構上需要花掉這些代幣,以確保 DAO 最終不會形成團隊和早期投資者掌握過高代幣集中度的局面。

簡單總結一下,DAO 可以構建的東西太多了,但沒有人挺身而出領導團隊並做出貢獻,因爲激勵措施很弱,甚至根本不存在。結果 DAO 的產品進度緩慢,團隊沒有增長,現有的 DAO 有可能被行動速度更快的新團隊所取代。同時,協議握有大量的資金,需要被迫花掉。

讓我們拆解一下最後一個要點:協議擁有資金規模龐大的金庫,且「需要」分發代幣。團隊通常會保留大約 20%(很少超過 25%)的代幣,並將超過 50% 的代幣供應量分配給自己的社區。對於去中心化協議而言,廣泛分發代幣是強制性選項。充分去中心化的網絡所有權賦予了協議作爲底層去中心化協議的基本特徵——例如安全性、中立性和社區激勵一致性。不過,這種去中心化的過程通常會持續多年,因此我們看到,協議啓動時有很大一部分代幣供應存在於金庫中,隨着時間推移如何準確分配代幣的機制尚屬「待定 /TBD」。這是社區可以充分發揮創造力的領域。在考慮如何實現網絡所有權去中心化時,社區可以使用其原生代幣的分發,來冷啓動該協議。

您可以想象一下,我們可能希望在協議中多個不同領域實施激勵措施,但目前,流動性實際上是唯一被優先考慮的領域。正如我們所見,流動性挖礦可能是一種非常強大的機制,但它顯然不是確保協議成功的萬靈丹藥。目前,本應向協議「用戶」分配代幣的流動性挖礦計劃,實際上淪爲加密基金和自營交易機構套利的工具,後兩者通過收益耕種和拋售代幣以鎖定豐厚利潤。流動性是自舉的,但社區不是。

Compound 每天向流動性提供者(LP)分發近 100 萬美元的 COMP,但對該協議進行簡單和 / 或必要的改進卻舉步維艱。流動性挖礦使 DAO 取得了短期內的成功,但對於長期成功卻非必需品。這裏缺少了一些東西 ......

解決方案:治理挖礦

協議治理的重要性被系統性低估。如果您問一下有經驗的開發者或投資人關於早期項目長期成功的最大決定因素,90% 以上的人會說「團隊的質量」。在加密協議中,治理社區就是「團隊」,所以如果我們想要對此進行優化以獲得長期成功,應該優先發展我們的去中心化團隊。 諸如「動作太慢」、「進化不夠快」和「被另一個協議超越」之類的事情將成爲加密協議未來幾年的主要死因——所有這些都是「糟糕治理」的同義詞。

對於早期運行 漸進式去中心化劇本 的 DAO,激勵社區貢獻者幾乎可以肯定是最重要的支出形式。因此,DAO 不僅僅是對流動性挖礦,還應該是對貢獻者、人力資本,以及更廣泛的治理活動進行挖礦——統稱爲:治理挖礦。

抽象總結一下,治理挖礦的工作原理如下:協議承諾在一段時間內將一部分代幣供應分配給治理貢獻者。代幣的分配與每個羣體 / 個人貢獻的數量掛鉤,由他們貢獻的結果價值予以加權。 其貢獻越有價值,貢獻者獲得的獎勵就越多。貢獻的「價值」會隨着時間的推移不斷更新,以反映其影響的變化,因此貢獻可能具有一些「預先」價值,然後可以根據其結果追溯加以獎勵,從而使貢獻者能夠從自己工作的長期價值中獲利。

「貢獻」可能意味着任何爲治理增加價值的行爲(不可否認,其判斷標準具有主觀性),包括但不限於:提示關鍵問題、建議和 / 或實施協議改進、進行理論提煉,和 / 或設計新產品或協議的新版本、推薦空缺職位的候選人、對論壇帖子提供深思熟慮的評論、對提案進行技術調查、主持或參與社區電話會議等。

治理挖礦的潛在影響可能不可限量。想象一下以下畫面:

時間來到 2023 年,治理挖礦大行其道。一個熱門的新協議一經發布,梭哈者不計其數——但這一次,他們梭哈的是治理思維,而不是流動性。熱門協議一經推出,所有最好的加密貨幣基金、治理挖礦自營機構和獨立貢獻者都爭先恐後地以各種方式「貢獻」,每個人都利用自己的專長努力貢獻,希望獲得一部分代幣供應。該協議的治理功將以極快的速度發展——在幾個月內,該協議將擁有多位分別專注於協議不同需求的全職貢獻者,現有的幾乎所有協議痛點和技術負債都已被識別和消除(或催生出一個解決方案),多個新產品正在開發中,等等。

如果治理挖礦運行良好(實現上一段假設的景象),會帶來一系列出色的成果:

  • 去中心化治理的渦輪增壓——去中心化通常是速度放慢的代名詞,但通過治理挖礦,我們實際上可以加快進度。想象一下,如果治理貢獻者每次幫助解決治理問題時都會收到可觀的空投(想想 5 位數+); 這將推動人們努力貢獻出色工作,以加快協議治理的速度,以達到產生足夠影響力和回報的貢獻。當人們意識到他們可以爲 DAO 工作致富時,治理工作將成爲其優先事項。將自由市場經濟學應用於 DAO 的人力資本中,人們在這一過程中會害怕錯過上車機會(FOMO ),會爭相來獲取價值、解決問題和改進協議。
  • 快速組建治理團隊——絕大多數全職 DAO 貢獻者都是從兼職貢獻開始起步的,因此通過爲人們的參與創造有意義的激勵,DAO 能夠創建一個深厚的人才庫,來招募全職人員。 治理激勵將吸引開發者、產品設計師、協議戰略家等的思想貢獻,並幫助將具有技能 / 專業知識的人士在 DAO 中擔任特定角色,以便在網絡生命週期的早期形成團隊和豆莢 /Pod 架構。
  • 治理代幣的智能分配——代幣分配給那些爲協議增加最大價值的人們,而不是那些擁有最多資本的人。因此,與獨立出資人相比,大型資本池將不再具備實質性優勢。積極貢獻者社區可以說是持有治理代幣的最佳羣體,也是最有可能成爲長期活躍持幣者的羣體。
  • 從挖礦中獲取協議長期價值——流動性貢獻通常既不持久也不忠誠,但治理貢獻具有持久的影響,因爲它們會產生永久性的協議改進,有助於推動可持續的長期增長。此外,人力資本可能比流動性更具粘性,允許協議鎖定治理挖礦計劃所吸引的一些資源。

實踐中的治理挖礦以及相應的挑戰

在現實中,我們已經看到在 Balancer、 Index Coop、MakerDAO、 Friends with Benefits 以及其他一些協議中引入了某種形式的治理挖礦。然而到目前爲止,這些舉措的成功似乎非常有限。 其中有幾個原因:

  • 激勵措施微不足道——幾千美元的激勵計劃不會改變貢獻者的行爲;我們應該向治理貢獻者投入數以百萬美元
  • 啓發式很弱——我們看到的治理挖礦的代幣分發似乎優先考慮協議擴容性和去中心化,而不是代幣分配的準確性,這使得它們在獎勵長尾貢獻方面很不錯,但在適當補償最有影響力的貢獻者方面表現卻很差。相比之下,早期更中心化的分配機制的準確性要更好。

  • 在這個類別中沒有足夠的迭代和實驗——這需要被視爲社區領導者的核心關注點,且需要強化反饋循環。治理挖礦提供了很多承諾,但需要時間和精力才能完善。

  • 基於上述討論的現有問題並擴展到可能出現的新問題,以下是治理挖礦機制設計中的一些關鍵難題:

    • 評估治理參與、創建準確且可擴展的啓發式的難度很高——過濾數百個論壇帖子、數小時的社區電話等,以確定誰做出了貢獻、貢獻了多少以及產生的影響將是非常困難的。在中短期內,不太可能有足夠好的算法來自動執行這一操作。
    • 評估貢獻的「價值」本質上具有主觀性——其中一個關鍵部分是「價值」隨着時間推移而累積的能力(建議予以改進,如果協議從從中取得顯著增長,則收集一部分創造的價值) 。雖然部分經濟學可以嚴格定義(例如 Yearn 如何激勵戰略家),但很多其他經濟學可能需要通過人工輸入手動定義,這將不可避免地變得混亂。
    • 「挖礦」貢獻可能會稀釋治理活動的質量——就目前的情況而言,治理已經很難完全追蹤瞭解。如果我們開始在治理挖礦上投入大量資金,相關活動可能會增加 10 倍,但並非所有活動都會產生成效。人們可能會通過發送大量垃圾治理建議,試圖渾水摸魚獲取部分代幣。
    • 錢可能只是解決方案的一部分——協議長期以來一直宣傳,他們會爲有價值的貢獻付出有意義的酬勞,甚至嘗試過諸如以高於市場價的產品懸賞公告等方式,但很少有貢獻者參與其中。雖然治理挖礦側重於治理激勵,但可能需要同時解決其他結構性和社會問題。

    治理挖礦機制設計

    下面是一個簡單的 1.0 版治理挖礦機制可能的樣子。不過老實說誠然,這種模式開始時會是中心化的,並且擴展性不是特別好,但它可能是儘早確保良好結果的最安全方法。當然,這一模型可以隨着時間推移而進化。

    1.0 版治理挖礦

  • 組織一個由社區中 3-5 人組成的小組,來管理治理挖礦中的代幣分發(也許需要一個更大的顧問委員會)。讓這個團隊闡明代幣分配的優先級和啓發式。
  • 留出較小比例、但足夠多的代幣供應百分比,以便在一段時間內(例如 6 個月)進行挖礦。確保它足夠大到能吸引最優秀的人 / 羣體(那些具有高機會成本的人),併爲這個網絡中的治理價值設定正確的基調。根據在該時間段內完成的成果,爲將分配的代幣數量創建上限和下限,如果潛在貢獻者的行爲產生重大影響,則爲潛在貢獻者提供一些基本的保證和足夠的上行空間。
  • 在某個經常性增量(可能是 1 個月)中,審覈治理貢獻並根據貢獻的價值(可能有一定解鎖期限制)分配代幣。通過提高對經常性貢獻者的獎勵,來激勵長期參與。保留一份完整記錄的歷史治理貢獻記錄,以便能夠追溯更新其價值。
  • 期限結束後,評估結果,修改優先級和分配邏輯,並重新啓動挖礦項目。這必須是一個迭代過程。
  • 這種模型看起來與現有的貢獻者資助計劃相去甚遠:這看起來像是遊戲化的津貼計劃,可以自由地獎勵治理參與。這裏的主要區別在於,治理挖礦會主動承諾向貢獻者分發大量代幣——創造不容忽視的明確激勵。

    如前所述,其中最難的部分似乎是評估貢獻的價值大小。在短期內,這不可避免地非常主觀,需要在很大程度上進行定性評估。隨着時間推移,我們將能夠設計出量化驅動的治理挖礦分配機制,比上面討論的簡單 1.0 模型創造更高的效率並降低主觀性。

    已經有團隊在開展這方面的工作——自 2018 年以來, SourceCred 一直在改進類似 PageRank 的算法,來分配貢獻者獎勵,而 Coordinape 是今年早些時候從 Yearn DAO 中誕生出來,使用去中心化的投票機制,對來評估誰在社區正在做出貢獻的工作進行衆包。這些工具旨在實現一種自動化獎勵分配過程,使 DAO 可擴展地向所有類型的貢獻者給予報酬。

    在實踐中,目前沒有一個模型是完美的。不同的啓發式對不同類別貢獻者獎勵的優劣各有不同; 因此,分層的分發機制可能是有意義的,以免過度依賴任何一種啓發式方法(例如,同時使用中心化委員會、Coordinape 和 SourceCred 機制,每個各有不同的權重)。

    另一個重要的考慮因素:時機。治理挖礦發生得越早,其影響的潛力就越大。最有影響力的貢獻者將是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擔任治理領導者、以使項目取得成果的人,而這種類型的貢獻者將需要顯著的收益,來證明這種程度投入的合理性。早期(預部署;代幣發行前 / 項目低市值)項目將爲貢獻者提供更少的現有價值和更多的未來價值(代幣上漲),吸引較少數量對特定項目有長期信念的建設者。後期項目(部署後;高市值),其中大部分價值已經兌現,有更多的現值可供分配,但未來價值更少,吸引的貢獻者人數更多,但其中只有更少的人講長期參與其中。不過,後期治理挖礦的結果,其可變性較小。如果一個項目投入了大量現金,不可避免地會有人介入,但如果一個項目主要提供未來的上漲潛力(價值不確定的網絡所有權),則需要更多的說服,才能讓貢獻者參與進來。

    此外,與流動性挖礦在基本用法動力強勁時效果最好一樣,如果社區在瘋狂激勵之前自然形成並取得進展,治理挖礦作爲社區治理催化劑的成效最佳。如果治理社區目前缺乏組織或沒有貢獻者(例如,很少有人原生擔負領導工作,或者沒有工作可處理),治理挖礦也許會吸引暫時的思維分享,但如果沒有正確的領導和結構,它留住人才的可能性大大減少。

    隨想

    支撐「治理挖礦」的核心思想是協議對治理的重視程度不夠。社區很樂意每天花費 6-7 位數 (!!!) 用於流動性激勵措施,但在嘗試向貢獻者支付足夠金額時則會大驚小怪。如果我們要真正重視爲改進和推進我們所持代幣協議努力工作的貢獻者——是時候把錢掛在嘴邊了。

    治理挖礦的運作原則是,爲了吸引和留住最好的貢獻者,最好在短期內多付錢。按照經濟學的運作方式,治理採礦計劃(和通行的貢獻者補償計劃)很可能會增加協議的價值。

    假設您有一個價值 10 億美元的網絡,在第一年爲治理挖礦提供了 2.5% 的代幣供應——這意味着有高達 2500 萬美元的獎勵可供爭奪。可能意味着 25 名貢獻者每人瓜分到 100 萬美元,或者是 100 名貢獻者每人賺取 250,000 美元。如果由 2500 萬美元治理挖礦計劃資助的那些人的所有貢獻之和,使網絡價值僅增加了 2.5%,該計劃就可以收回成本。在實踐中,這可能意味着,即使就算只有一個投入大量資金的治理計劃,該計劃也變得物有所值。有了這麼多貢獻者和這麼多激勵措施,我們更有可能看到,治理挖礦計劃在長期內推到網絡價值成倍增加。

    DeFi 在 2020 年初找到了產品與市場的契合點,在引入流動性挖礦機制後呈現了拋物線增長。 2021 年 DAO 正在尋找產品與市場的契合點;現在是火上澆油的時候了,大幅提高用戶的參與興趣和參與度,並將 DAO 提升到一個新的水平。 Compound 和 Uniswap 是可以從治理挖礦計劃中受益的協議的兩個重點範例。即將推出代幣的新興協議應該探索這樣的新生事物,來引導治理社區。誰知道呢,也許我們會看到新一波以治理挖礦爲核心的社區驅動項目崛起(如果現在還沒有的話)。無論發生什麼,遊戲都還屬於實驗——未來會湧現出更多嘗試。

    感謝對本文提供了影響或反饋的親友: Fire Eyes DAO (esp. James、 Cooper)、COMP 治理團隊成員 (例如 Getty、 Alex)、 Reverie (Larry, Derek), GenZ DAO (特別是 Zach、 Mene、 Brian、Kaito)、 Amphiboly、Polychain 團隊 (特別是 Eli、 Niraj) 以及其他很多人。



    投資商城

    免費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