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物理學視角理解 Loot:爲什麼它可能是元宇宙的「蟲洞」?

Loot 或能成爲孤立的元宇宙之間的連接點。

推薦閱讀:《讀懂 Loot:炙手可熱的 NFT 新物種》

撰文:吉米,來自 SnapFingers Research

市面上有很多關於 Loot 的基本面和數據面的文章,這裏就不聊這些了。今天作爲一位物理系的童鞋,給大家分享一些幾個從物理學的角度對 Loot 現象的看法。

觀點一:Loot 現象是元宇宙的「蟲洞」

愛因斯坦在研究引力場方程時曾提出蟲洞理論,認爲「蟲洞」就是連接宇宙遙遠區域間的時空細管,而暗物質就是維持着蟲洞出口的開啓。而我認爲 Loot 這種新的 NFT 範式就是連接孤立元宇宙的蟲洞。

三維生物如何理解四維空間

爲了讓只能感知三維空間的我們理解四維空間的物體,不如我們先降一個維度,變成一隻螞蟻。螞蟻是隻能感知到二維空間的生物,它並不能感覺到三維的物體。舉一個例子,在圓柱體內如何最快的從一個點到另一個點呢?任何人的第一直覺都是穿過三維空間裏的直線。而在螞蟻的眼中,它的最短距離則貼着桶壁環繞一圈。因爲在它的視角里,那是它大的直線。

那麼如何讓二維的螞蟻能夠感知到其實在三維空間有更短的路線呢?最佳的答案—投影。在二維的視角里,螞蟻永遠看不到那條直線,但是通過投影,它看到了,然後世界觀被顛覆。同樣的「蟲洞」就是三維生物的那條看不見的直線,你認爲的千萬光年的距離,在四維生物的視野裏,就是很短的一段。

Loot 爲什麼是四維空間的 NFT

爲什麼我們大部分人感受不到 Loot 在玩兒什麼?甚至有聲音說到,以前的 NFT 是在賣 JPEG 而現在已經開始賣 TXT 了,NFT 已經開始降維了。其實並不然,只是作爲三維的我們感知不到四維的存在罷了。

Loot 現在就是那個「圓筒」,我們就是那隻螞蟻,只有通過投影才能知道每一張 Loot 具像化的東西,並且角度不同看到東西也不同。稍微有點抽象?沒事我們繼續以實例來講述 Loot 如何完成投影。

現在你看到的 Loot,只是一張寫滿裝備詞條的卡牌。來我們進行一次「投影」,把 Loot 進行一次具象化,他可以是 Cryptoblade 裏的某一套可視化的 NFT 裝備。同樣的詞條卡牌,我們再進行一次「投影」,它也可以是 Mobox 新版 Momo 的裝扮。同樣的一份 Loot 可以讓用戶在不同的「元宇宙」找到所對應的物品,把它描述成連接兩個不同元宇宙的蟲洞恰到好處。

好了我們知道了 Loot 的意圖之一是「連接」,那麼再往下一層,Loot 的最終目標是什麼?他爲何讓世界上那麼多聰明的精英趨之若鶩?

觀點二:Loot 是元宇宙的「統一場論」建立的第一步

在物理學界,科學家一直在追尋統一場論的建立。統一場論是一種只需要用單一場論就可以完美解釋所有種類的基本粒子之間的基本相互作用。非專業的話講,就是建立一個統一方程就可以描述所有的事物。

Loot 做了什麼?Loot 朝這個方向跨出了第一步——「尋找量綱」。在計算機語言裏叫元數據(用於描述數據的數據。)只要擁有了一個能描述 NFT 的統一方程,去實現 NFT 的可組合性就和 1+1 一樣簡單。

在 Loot 誕生之前的 NFT 有 JPEG 格式的也有 Video 格式的,它們各自講述着自己的故事。我們都在尋求一個方法打破這種孤立,即建立所謂的「元宇宙」之間的聯繫。讓 NFT 也變得有可組合性,甚至之後可以像 DeFi 一樣搭起樂高的積木。

那如何實現這個不同格式的 NFT 的拼接?首先要建立一套統一的描述體系,好比 DeFi 的量綱,可以由幾個元數據進行描述:TVL、Marketcap、APY、Collateral Ratio 等等,知道了這幾個元數據就可以進行一些 DeFi 組合的拼接。

Loot 也在做同樣的事情,通過建立一些元數據來對可視化的 NFT 進行描述。比如某一 Loot 對某一套武器的描述,用戶可以憑藉此獲得在 Cryptoblade 中的套裝,也可以獲得在 Mobox 中新版裝飾着同樣套裝的 Momo 寵物,在此基礎上對裝備進行拆分和疊加。

根據 Loot 現有的詞條(武器+盔甲),想對整個元宇宙進行完全的描述,元數據是遠遠不夠的,還需要很多 Loot。所以現在官方也在 mint 更多的 loot (mloot)或者更多的衍生品(BLoot,xLoot 和 pLoot 等)。

再思維拓展一下,既然是在建立這個統一方程,選取量綱的最優先原則是什麼?我認爲「極簡」應該放在第一位。就像 DeFi 的可組合性強大就在於它的統一方程裏的元數據變量真的很少。

所以最後再留一個問號在這裏。現在 Loot 建立「量綱」的方向,現在真的是極簡的嗎?



coinpion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