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打破舊標準的束縛,讓 NFT 「活」起來?

Loot 的火爆讓大家看到了 NFT 無限的可能性,但是 NFT 舊的標準依然束縛了元宇宙的拓展,一種全新的 EIP-3664 標準有可能讓 NFT 實現可複用、可升級,爲 NFT 的組合性提供源動力。

撰文: T.Y,DRepublic 及 Cradles 元宇宙創始人,畢業於新加坡國立大學計算機系,從事密碼學及區塊鏈技術研究

NFT 與 FT 標準的界定

在我們提及 Metaverse 時,經常會伴隨着一些暢想,例如所有 Metaverse 之間的道具需要互聯互通,每個 NFT 能夠自由遨遊在所有 Metaverse 中。但幻想家無法構成世界的根基,到底如何才能夠實現這樣的願景?

不鋪設技術名詞,只爲讓讀者清晰。歡迎 Metaverse 玩家來到 EIP-3664 的未來世界。

在我們如今看到 Axie Infinity 等各種 GameFi 遊戲時,它們往往使用 ERC-721 或 ERC-1155 等協議,例如 Axie 利用 ERC-721 來定義角色,但因爲它將所有的元數據都記錄在智能合約中,導致角色無法升級,只能通過繁殖解決方案讓玩家產生持續投入,持續升級的感覺。其他遊戲中如果想要讓 NFT 變得可以升級,往往做法是通過外部存儲,將所有屬性以及功能寫在智能合約以外,在通過接口讀取,而在區塊鏈上只保留一張圖片的 URI 或者一些通向外部的 URI。這種升級方式對我來說是一種對智能合約的玷污,這好像在說,在一個去中心化的設施中,藏着一個假裝去中心化,但所有信息都完全記錄在鏈外的奇怪傢伙,與其這樣,爲什麼不完全使用中心化來定義一個道具或是角色呢?

究其原因,問題並不出在 ERC-721 與 ERC-1155 上,問題在於標準濫用。在 ERC-721 誕生之初,該類型標準關注於將 NFT 與 FT 進行區分,這在區塊鏈誕生的早期,是非常有必要的。隨着 ERC-721 的登場,NFT 正式登上了歷史舞臺,並且在長達幾年的時間內持續發展,直到今天的盛況。包括目前擴展 NFT 的各類方法,例如分片,質押,借貸等功能,都讓 NFT 具有了更多的可擴展性,但更多人忽略了一個關鍵點,在我們區分 NFT 與 FT 的時候,它們的功能真的需要被仔細分開嗎?

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如果要實現 Metaverse,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對現實世界的仿真,而不是首先區分 NFT 與 FT。現實世界中有一系列收藏品,有藝術價值的物品,孤品,以及獨一無二的藝術品,那麼它們當然是屬於一個 NFT 的範疇。又如加密貨幣誕生的初始階段,我們能夠看出區塊鏈在早期爲了去中心化金融而生,而這種金融屬性貨幣,自然是屬於 FT。但我們或許太過於關注與二者的分別,導致 FT 和 NFT 處於非黑即白的狀態。即完全相同或完全不同。但現實世界不是這樣。

「我看到我的朋友拿着和我相同的手機」。這裏的相同並不是 ID 相同,或是完全相同,而是功能相同或型號相同。目前爲止,已有的協議似乎完全可以實現這樣的產品。但下一個問題來了,如果我的手機電池損壞需要更換,或手機電量不足,我希望對手機充電(電量數值提升),這些功能不能改變 NFT 的 ID,又需要讓 NFT 內部屬性產生變化,似乎陳舊的 ERC 標準就無可奈何了,我們需要一種新標準,不僅能夠對 metaverse 進行模擬,還能夠成爲虛擬世界的基石。EIP-3664 以及它的第一個應用場景:史前題材 RPG 網遊 Cradles 便由此誕生。

EIP-3664 是什麼?

EIP-3664 由 DRepublic 團隊在 2021 年 5 月份提出,他們使用了一種巧妙的方式,解決了現有 NFT 協議(如:ERC-721 或 ERC-1155)的屬性表現力不足,NFT 之間無法融合,中心化存儲等問題,實現了 NFT 屬性動態擴展。

NFT 屬性擴展協議(EIP-3664)無需修改現有的 ERC-721 協議和 ERC-1155 協議,支持通過在 NFT mint 方法的 IERC721Receiver 或 IERC1155Receiver 的回調函數中爲 NFT attach attributes, 也可以通過 override mint 方法自定義實現爲 NFT attach 屬性的方式。一個 NFT 可以無限 attach 任意多個屬性。

EIP-3664 中所有屬性都實現了 IERC3664 接口,基礎屬性包含幾個基本字段:ID, Name, Symbol, URI, Balance。從以上信息可以看出 ERC3664 把屬性也 token 化了,甚至可以說每一個屬性也是一種 NFT,這就衍生出了子 NFT 的概念,即 NFT 嵌套 NFT,這種特性看似簡單,其實爲 NFT 提供了無窮多的變化屬性,並且讓 NFT 的用途變得更爲廣泛。屬性的更新,轉移,進化各種變化都可以通過擴展基礎的 ERC3664 協議來實現,目前 EIP-3664 已經實現了六種核心屬性操作:可升級,可修改,可添加,可移除,可拆分,可組合。

在這裏,作者提出幾種未來可能的場景以供開發者參考。

MetaNFT

基於此,EIP-3664 提供了幾個激動人心的功能:NFT 屬性可升級,可修改,可添加,可移除,可組合,可拆分。至此,一個能夠支持完全去中心化的新 NFT 標準誕生,用戶只通過智能合約就可以定義一個具有等級功能,升級功能,組合功能的強大遊戲 NFT,同時能夠定義一種屬性可變的 NFT,例如可拆卸的樂高玩具 NFT,可以拼裝的遊戲道具,更重要的是,一種 MetaNFT 的概念悄然誕生了,這是去中心化物品協議的最優雅的解決方案。

MetaNFT 是一種由 DRepublic 團隊在今年 2 月份提出的概念,意爲構成其他 NFT 的基本要素,構成不同 Metaverse 中 NFT 的基本 NFT,MetaNFT 真正的構成了 NFT 的 DNA。

近日 Loot 的大火也對這個概念有一定的詮釋,Loot 的想法與路線總體來說是正確的,但代碼上缺少創新,並且 721 不可變的性質無法讓已有的 Loot 升級,例如+1 裝備無法再進行升級,如果作爲遊戲,所有玩家只能拿着同一套裝備永遠的玩下去,拿着相同等級的武器,打着相同的怪物,即使外表可以變化,但裝備與等級永遠無法改變,似乎聽上去很絕望,對嗎?並且 Loot 完全依賴於玩家對於 Loot 外觀的詮釋,這似乎是一種偷懶行爲,並且無法更換角色,社區只能基於這些角色進行想象,這一部分我贊同 Vitalik 的觀點 「pretty much anything that anyone creates 『exists』, what matters is to what extent other people build upon it.」,社區力量的強大,甚至可以讓原本平平無奇的物品產生巨大價值,但 Loot 顯然不能給社區足夠的能力去 build upon it,所以讓 Loot 標誌下一個 NFT 時代的到來,它還遠不夠格。支持自由組合,自由拼裝,屬性可升級的 MetaNFT 能夠給所有人創造空間與想象力,也最終能夠撐起下一個 NFT 應用時代。奧特曼與自由拼裝的高達,或許是對 Loot 與基於 EIP-3664 的遊戲道具的最直觀解釋:

Ultraman toys’ parts can not be changed

作爲一體式玩具,奧特曼 (Ultraman) 不支持拆卸拼裝,每個部位固定。而高達以及更有趣的拼裝模型支持組件升級,拼裝,塗色,這纔是未來 NFT 的路。MetaNFT 不僅能夠做到 Loot 的所有功能(Loot 的所有功能也並不多)並支持更多功能,例如組件自定義,屬性自定義,塗色自定義,表現自定義。死板的奧特曼只能揮着一成不變的拳頭,使用相同的招式與怪物玩鬧;只有靈活的自由高達才能裝備上電磁炮,轟開元宇宙與 MetaNFT 的大門。

Gundam Assembly Kit (EIP-3664 based NFTs)

下面將介紹兩個應用場景以供參考

NFT 拼拆協議

如果想要形成元宇宙的基本形態。我們必然需要一種能夠完全模擬現實世界物品的標準。這種標準需要能夠將現實世界的物品屬性映射到區塊鏈上,例如物品的功能性組合與拆分(區別於分片),物品的性質與屬性變化(物品本身不變,屬性發生改變)。甚至物品隨着時間變化的功能(風化,鏽蝕,腐爛)。一旦這些區塊鏈上的神奇特性能夠真正誕生,那麼這也將標誌着,一切的組合與拆分的目的是爲了產生更有價值,更強力的 NFT,這個價值不僅僅是現在 NFT 組合的方式(兩個 NFT 組合,價值疊加,1+1=2 或 1+1=2.5),而更多的是如何將有價值的事物通過組合,誕生出以下效果。

NFT 的組合與拆分不是爲了讓更多人擁有昂貴的 NFT,而是爲了讓 NFT 因爲拆裝而產生獨特的功能。將高達拆分,是爲了升級它的組件,獲得更酷,更強力的高達,而不是僅僅將高達用刀劈成幾片來售賣,將旗魚電磁炮與高達組合,不是爲了打包售賣,而是讓高達擁有更強力的武器對抗敵人。(注意,拼拆協議最重要的一點是拼拆協議的目的是爲了讓 NFT 屬性提升,價值提升,所以升級邏輯是拼拆協議中最重要的部分。) NFT 拼拆協議賦予了每個 NFT 組件意義,也賦予了每個拼裝 NFT 組件意義。如公式所表示,NFT 的使用價值被拼拆協議發揮到最大,並且讓 NFT 拼合出的新產品價值提升,而不僅僅是炒作價格。

NFT 物流協議

DRepublic 團隊正在開發首款針對 NFT 的物流協議:MetaExpress,因爲獲得元 NFT 功能後,另一種未來的協議標準也自然而然的能夠提出,即利用 MetaNFT 承接舊標準,讓 NFT 能夠使用 MetaNFT 標準自由流通。

如果我們將 Metaverse 想象成國家,那麼將所有元宇宙連接起來的,讓 NFT 在 Metaverse 中自由流通,當然就是一種物流模式,由此,DRepublic 團隊提出了第二類 NFT 協議:物流協議。DRepublic 團隊建議物流協議關注三個關鍵點:

  • 標準兼容性。物流協議必須另中間層 NFT 兼容低級 NFT 協議,並且足夠靈活,能夠讓屬性發生變化,以此適配各種 Metaverse。
  • 接口適配性。物流協議需要關注每個 Metaverse 的接口標準、屬性定義標準,並能夠與各類 Metaverse 合作,將映射規則寫入物流協議。便於使用物流協議創造 NFT 的作者以及品牌方能夠順利接入 Metaverse 中去。
  • 映射唯一性。每種 Metaverse 映射規則必須一致,即 Metaverse 對外對內接口一致,以便所有 NFT 都能夠合理映射出 / 映射進元宇宙內。

能夠做到以上三點,則物流協議的基本架構已經成型,具體業務需求需要根據每個 Metaverse 中的屬性,道具類型,屬性值區間來分情況考慮,在此不過多贅述。

結語

至此,本文首先介紹了 NFT 舊標準的侷限性、EIP-3664 標準的混合特性以及由 DRepublic 團隊提出的 MetaNFT 的發展方向以及必備屬性。

單純的組合與記錄信息毫無意義,可複用、可升級組件才能夠爲組合提供源動力,讓使用價值增長,而不是炒作價格上升。在文章最後,作者提出了兩種可能的應用層協議:拼拆協議與物流協議。這兩種協議能夠初步支持元宇宙中互聯互通的構想,並且有望稱爲下一個 Metaverse 時代的基礎設施,爲讀者帶來無盡的想象空間與可行的技術路線。

最後,無論是 NFT 也好,還是虛擬世界中的物品也好,我們都將走上一條自由化的道路,讓舊標準淡去,新標準入場,我們不會再被束縛在不可變的牢籠裏,而是自由變化,自由升級,自由組合。但丁拋棄舊時代,推開新時代大門;在元宇宙中,我們提出了新標準,但這扇新世界的大門,應該由所有元宇宙的居民一同推開,共同狂歡,爲 MetaNFT 時代的到來狂歡。



coinpion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