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美國大選不確定性干擾 高收益債擁兩優勢吸金

疫情+美國大選不確定性干擾  高收益債坐擁兩優勢吸金。(圖:AFP)
疫情+美國大選不確定性干擾 高收益債坐擁兩優勢吸金。(圖:AFP)

歐美疫情恐死灰復燃,加上美國總統大選情勢未明,諸多不確定因素持續干擾資本市場,投信表示,越接近 11 月市場波動度就越高,建議可將全球高收益債納入考量,除了有債息收益入帳,還可降低股票波動度,可適度配置。

富蘭克林華美全球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張瑞明表示,近期表現債市在財政刺激下帶動各天期公債走揚,殖利率曲線趨陡,公債及投資級債下跌,利率上揚令投資級各產業債跌多漲少,但房地產抵押債收紅,高收益各產業債券則表現漲跌互見,娛樂及汽車產業債券上揚、而航空債券收黑,但並不影響整體表現。

張瑞明進一步指出,美國高收債信用循環有機會在未來幾個月進入轉折,高收益債券的違約率目前已經來到高原期、跟據美銀預估,未來 12 個月高收益債違約率約來到 10 % 至 15% 間,在美國 2023 年前不升息情況下,在低利環境維持下,全球高收益債市仍有利可圖。

張瑞明表示,今年雖有新冠病毒疫情衝擊,導致高收益債券確實修正一波,但相較過去,此波疫情衝擊餘震時間較短,回復速度也相對過去兩次事件較快。

富蘭克林華美投信認為,由於美國低利率環境仍維持至少 2 年時間,龐大的資金動能也才開始釋放,超低利環境預期將促使資金流向風險性資產,預估全球高收益債未來一年仍可以持續有發展空間。

摩根投信指出,目前看來短期內通膨升溫不易,市場資金對收益的需求不減,但美國總統選舉卻替債市投資增添不確定性,而疫苗開發若延遲,對全球經濟發展實屬不利,但倘若疫苗能在年底前成功上市,卻又可能讓各國央行調整目前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顯示第 4 季變數仍多,因此對債券資產最佳的投資策略,就是分散配置。

其中,高收益債券在今年以來的新發行量有機會挑戰 2013 年的年度記錄,而過去兩週以來資金淨流出高收益債券基金的規模也明顯縮小,顯示利差已來到中性水準,但在整體市場處在復甦軌道的環境下,高收益債券反而將更適合長期持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