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餘額寶能街口託付寶為什麼不能?背後原因大揭密

〈觀察〉大陸餘額寶能 街口託付寶為什麼不能?背後原因大揭密。(鉅亨網資料照)
〈觀察〉大陸餘額寶能 街口託付寶為什麼不能?背後原因大揭密。(鉅亨網資料照)

街口為打造「台版餘額寶」,在 2018 年 8 月 27 日就已經積極鋪路,但至今仍舊卡關,到底為什麼餘額寶在中國行得通,在台灣明明法令也開放了,卻仍不能與世人相見,主要是連中國餘額寶都不敢喊出「保障」年收益,但街口卻觸犯此天條,倘若不保障年收益,依照目前台灣的貨幣基金報酬率與活存利率根本相差不遠,街口託付寶恐難讓人買單,這也許就是街口堅持挑戰金管會紅線的背後原因。

先來看看中國的餘額寶,是 2013 年支付寶推出的創新金融,大陸銀行活期存款的利息很低,約只有 0.35%,但是支付寶不是銀行,基於金融監管原則,支付寶不能提供利息,於是,支付寶就祭出金融創新,推出了「餘額寶」,一旦民眾把錢從支付寶賬戶轉到餘額寶,支付寶就自動幫你買名為「天弘增利寶貨幣」的貨幣基金,就可以賺取貨幣基金的收益。

收益率就是餘額寶的最大賣點,它走很正規的投資路線,也就是,貨幣基金的收益率漲跌多少,就能領多少的收益。

2014 年的時候,7 日年化收益率最高曾經達到 6.73%,遠遠高出活存利息,因此大舉吸引民眾資金投入餘額寶,到了 2018 年 3 月,餘額寶總基金規模已經高達人民幣 1.3 兆元,成為全球最大貨幣基金,不過,隨著收益率下滑,截至今年 1 月 10 日最新統計,7 日年化收益率掉到只剩 2.431%,加上大陸主管機關調降個人能持有的最大額度等控管,基金規模目前掉到只剩下人民幣 1.05 兆元,收益率對於規模的影響可見一斑。

而街口,也是從支付起家,以「鄉村包圍城市」的策略,從線下的夜市攤販出發,慢慢以鋪天蓋地方式打入各式商家通路,且靠著補貼策略搶市,它不只對支付戰雄心勃勃,還想比照支付寶玩「台版餘額寶」攻佔理財市場。

早在 2018 年 8 月底,街口就曾經標榜只要「儲值就能享高息」,且保障年收益 1.2%-1.8%,沒想到宣傳才一上線,就被金管會要求下架。主要是街口屬於電子支付業者,金管會因此認定,「電子支付並非銀行,儲值並非存款,不能支付利息」,街口透過看起來像是優利存款的圈客手法,以高息來利誘消費者加入儲值,大舉碰觸金管會的監理紅線。

街口之所以會想以高利搶客,實在是台灣利率也長期偏低,銀行活存利率大約在 0.1-0.3%,不過上述 2018 年的方案,只是儲值,還沒進階到像大陸的餘額寶買貨幣基金,主要是缺了投信作為連結。

在經過超過半年的努力,街口在 2019 年 3 月聯合川圃投控、瑞邑投資興業,及一名李姓自然人,買入國票華頓投信八成股權,其中,街口網絡拿下 25% 股權,加上後來金管會放寬電子支付帳戶可作為買賣基金的支付工具,但初期僅限投資國內的「貨幣市場基金」,終於讓台版餘額版有了誕生的契機。

但是台灣的貨幣市場基金年化報酬率近五年平均只有 0.4-0.46%,跟活存利率可說是相差不遠,與大陸餘額寶有明顯較高的報酬並不相同。

重點就在此,街口支付執行長胡亦嘉想推出「託付寶」,開宗明義也直指產品架構可望實現一直受各界關注的「台版餘額寶」,他在新品發布會上也表示「用戶利用街口帳戶申購基金,以託付寶連結基金,將享有相對穩定的年化收益率」,而這個年化收益率卻「固定」在 1.5%,不但與大陸餘額寶收益率多少就給多少的遊戲規則大不同,也成了最大卡關的主因。

然而,胡亦嘉並不覺得這樣是違法,他認為,創新時常會與現有法規衝突,或較難定義適法性,而台灣一直沒有任何真正有影響力的 FinTech 公司或產品;隨著近日法規的鬆綁,金管會開放投信台幣計價基金可用電子支付付款,保險業也逐步開放電支付款,打通了線上金流與金融產品的串接,因此現在正是台灣大力發展金融科技的時候。

雖然與大陸餘額寶有所不同,但胡亦嘉表示,台灣跟中國的金融環境很不同,中國利率較高且銀行更需要錢來放貸;而台灣利率低且銀行錢太多呈現「爛頭寸」現象,存越多錢反而利息更低,因此要在台灣做出「餘額寶」模式比在中國更加困難,但需求也更高。

胡亦嘉還表示,「街口託付寶」將用戶的錢從原本由銀行投入借貸市場,轉變成投入資本市場,其投入的基金主要投資於固定收益型產品,配合保守的外匯避險策略,不追求高報酬,希望創造出穩定的收益給用戶,同時藉由網路特性多人小額的每日進出,進而提供用戶更方便的資金運用模式。

胡亦嘉以金管會強調金融創新必須兼顧消費者保護與風險控管為理由,設立了一個託管專戶,年化收益率若掉到 1.5% 以下,將由此專戶補貼收益,以此稱為「做為託付寶的消費者保護機制保障消費者權益」,儘管他在廣告文宣、新聞稿內容都避開了「保證」收益的保證二字,但是收益率一低於 1.5%,就補貼,這不是保證收益什麼才是保證收益?

如今,金管會強硬表態,就算合作補貼也不能保證收益,只要涉及保證收益,連想進監理沙盒也免談;「民不與官鬥」,胡亦嘉雖然仍未放棄 1.5%,但是卻也於受訪時說過遵守法規和取得主管機關認同絕對必要,到底後續會不會調整產品結構,外界都在看,但是若放棄了保證收益,以目前貨幣基金的報酬率,託付寶是否還有其他誘因,對於擅長補貼策略的胡亦嘉來說將是一大挑戰。


鉅亨觀點與分析 | 鉅亨網記者、編輯群們

茫茫的訊息海中,讓鉅亨網記者、編譯團隊,幫讀者們解讀新聞事件背後的意涵,並率先點出產業與總經趨勢,為投資人提供最深入獨到的觀點,協助做出更精準的投資決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