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賺76億 員工年終上看7個月 台企銀新總座怎麼做到的?
※來源:今周刊

(圖:AFP)
(圖:AFP)

文/黃家慧

臺企銀「偏安」已久,財政部調來施建安這名彰銀戰將擔任總座,一年未滿就讓老店換上新氣象;「我只是把我知道的銀行知識都落實在這裡。」他強調沒有奇招,只是「讓銀行做該做的事」。

臺灣中小企業銀行向來是公股行庫裡,「爹不疼、娘不愛」的邊緣孩子,外匯比不上兆豐;房貸打不贏土銀、合庫;企金輸給三商銀,不僅員工招考的錄取分數也是公股行庫裡最低,就連被派駐到臺企銀的總經理、董事長,私下也隱約透露流放邊疆的喟嘆。

即使如此,只要貸放、提存等銀行基本業務順利運行,就算不賺錢、股價長期低於淨值,股東、董事、員工依舊能和諧相處。直到前年九月底,臺企銀主機系統突告癱瘓,業務通通被迫中止一天。這件事透露一個訊息:臺企銀連基礎建設都在衰敗。

這麼一家「全面告急」的銀行,卻在去年有了莫大轉變,不僅股價從 2011 年以來首度收復淨值,回升十元以上;一八年全年稅後純益創歷史新高,達七十六億元;就連員工年終獎金也上看七個月。

第一把火:調整放貸品質
削減不賺錢的貸放款

這一切的起源得推回去年三月,前彰化銀行總經理施建安轉任臺企銀總經理開始。他上任初期就大買四百張臺企銀股票,宣示要讓臺企銀獲利破百億。一八年雖然未達百億目標,但獲利創新高的成長有目共睹。「以前臺企銀的專業範圍比較偏向新台幣、放款等業務,我上任後,就是調整資產配置,加上新的營業項目,讓資金做比較好的運用。」施建安接受《今周刊》專訪時,面對臺企銀革命性的翻轉,語氣平和、謙抑。

施建安口中的「調整資產配置」,其實就是大幅削減不賺錢的放款業務——對政府機關的貸放款。以前為了讓逾放比數字好看,即使做政府的生意不賺錢,臺企銀還是會做。

「多的時候,數字會到二千億元,平均大約維持在一千七百億元左右。」施建安大砍這方面的授信,到去年年底時,這筆數字僅剩八百多億元,砍了超過一半。

要去除這個病灶,難的並不是砍授信,而是省下來的資金要如何去化?施建安親上火線,靠著約客戶打高爾夫大做業務,逐漸提高中小企業的貸放比例。「我不會去搶客戶,只是一旦舊客戶有新的貸款需求,我就邀請對方來臺企銀談。」「目前對中小企業的貸款比率大約四八%,今年預期要把數字拉高到超過五○%,我是覺得應該不難啦!」施建安口吻明快地表示。

第二把火:改善財務操作
從債券賺價差、匯差

另一方面,施建安年輕時曾任彰銀紐約分行交易室主管,這份歷練培養出對國際資產的敏感嗅覺,他從去年台幣美元在 29.4 元左右就持續分批買進,並趁十月、十一月美國十年期公債大跌時,大舉買進美國公債。

美國公債殖利率從去年最高點破 3.2%,到今年一月初回落至 2.6%左右。施建安的精準操作,讓臺企銀在價差、匯差兩頭賺。

攤開臺企銀財報,一七年外匯資產是零,施建安上任以來,他表示目前外幣資產約達十五億美元,「美債相對台債,光利差就有二%報酬率。」這部分未來將成為臺企銀穩健的獲利來源;去年,臺企銀財務操作的淨收益就占了全行淨收益的 17%。

放眼國內銀行,京城銀也是少數以債券操作為主要獲利來源的銀行,近五年每股盈餘長期在三至四元左右,臺企銀有可能在施建安的帶領下,成為第二個京城銀嗎?

 

來源:《今周刊》 1152 期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今周刊》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