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三件「該做的事」我們可以不要深澳電廠!
※來源:今周刊

撰文 / 今周刊編輯團隊

盛夏 7 月,「電力供應是否足夠」成了全民關注焦點。去年,核能發電量已從馬政府在任的 16%降至 9.3%,按照《電業法》規定,2025 年核電將全數歸零。取而代之的是嶄新的能源分布:天然氣發電升至 50%,燃煤發電量下降為 30%,再生能源大舉提升為 20%。

深澳背後,看見能源轉型危機

然而,去年,台電向環保署提出「深澳電廠更新擴建計畫」,要讓因居民抗議而除役 11 年的深澳電廠起死回生。環保署 3 月 14 日為此召開環評大會,在副署長詹順貴投下關鍵一票贊成後,全案有條件通過。

消息一出,不少深澳、九份一帶居民,彷彿惡夢降臨般,徹夜難眠。長年研究空汙的中興大學教授莊秉潔指著一張肺癌變化地圖說,「深澳電廠運轉期間,北部支氣管和肺癌人數明顯高於其他地區,而在 2007 年電廠除役後,就慢慢變少。」

瑞芳區龍山里里長、反深澳燃煤電廠自救會會長陳志強目前已蒐集到 1 千 5 百份居民反對意見書,將循行政訴訟管道提出救濟,為了這片天空,竭盡所能擋下深澳電廠。

確實,為了能有潔淨的空氣,全世界都在向燃煤宣戰。「愈來愈多國家反二氧化碳,屆時若台灣不跟上國際腳步,很有可能被貿易制裁,或被課徵能源關稅,深澳電廠等於白投資了!」台大大氣系教授徐光蓉如此警告,蓋燃煤電廠將來可能要面臨制裁風險。

能源局電力組長吳志偉表示,台中火力發電廠目前沒有規劃要除役,而是興達火力發電廠、民營麥寮電廠將陸續除役,如此 2025 年裝置容量可下降至 30%。

台電發言人徐造華承諾,「屆時可依照上級機關能源局的指示,透過調度將燃煤電廠發電機組控制在 30%以內。」只是「台灣沒有任何監督機制,應仿照德國每年公布電力報告,公開讓民眾檢視。」台大風險中心研究員趙家緯說。

居民強力反對、國際可能給予制約,那麼,執政者為何寧冒失去選票、遭到國際制裁的風險,也要建起這座燃煤電廠?

深澳電廠裝置容量為 120 萬瓩,2025 年投產後,每年可供應 79 億度電,占台電預估 2025 年負載預測 4032 萬瓩的 2.8%。台電執意要蓋的原因,依據經濟部長沈榮津 3 月 20 日在記者會上的解釋是,《電業法》規定全台供電必須要有 15%備用容量率,有了深澳電廠,2025 年備用容量率為 16.3%,但若少了深澳第一部機組的 60 萬瓩產能,將會減少 1.4%,備用容量率降至 14.9%,比法令規定少了 0.1%。

除了補足這 0.1%的差額之外,在政府眼中,深澳電廠的另一任務,或許也是為「2025 非核家園」政策無法落實預作準備。行政院政務委員張景森接受《今周刊》訪問時就坦言,深澳電廠之所必須興建,除了北部出現電力缺口外,「國家能源計畫裡面,有太多的不確定性與假設。」

大潭天然氣接收站

今年不動工,未來勢必需要深澳支援

依據規畫,這趟能源轉型工程的重點戰役在天然氣:2025 年,燃氣發電占全台總發電量必須衝至 50%,是供電主力部隊。如果你不想要深澳電廠,首先,必須確保這個主力部隊可以順利達陣。

問題是,台灣的天然氣發電燃料全數仰賴國外進口,供氣燃料要從 1400 萬公噸,在 2025 年增至 2950 萬公噸以上,才能滿足發電量提升的需求,並將燃氣安全存量從目前的 7 至 10 天,提升至 24 天;在此之下,即使「發電機組」的興建進度沒有問題,「燃氣接收站」能否準時就定位,卻是另一關鍵。而這部分,此刻正面臨極大挑戰。

目前全台僅有兩座液化天然氣(LNG)接收站,一個位於高雄永安港,另一個在台中港,而桃園大潭電廠因距離兩座接收站太遠,長期只靠台中到大潭的一條海底管線輸送。

第三接收站興建估計要花四年,若今年未能如期動工,2022 年大潭第八、第九燃氣機組恐「無氣可用」,約 200 萬瓩機組無法運轉,影響程度比少一座深澳還嚴重。

大潭接收站倒數計時中,更牽動能源轉型進度,若僵持不下,勢必要趕緊找到對策。

 

來源:《今周刊》 1124 期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今周刊》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