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指數觸及94關口 5月21日在岸人民幣收貶128點
※來源:新浪財經

(圖:AFP)
(圖:AFP)

新浪財經訊 5 月 21 日,在岸人民幣收報 6.3888,上一交易日收報 6.3760,貶值 128 個點。

美指走強美債收益率上升

上週以來,美債收益率的上漲成為了美元指數走高的助推器。歐元等貨幣的下跌也在一定程度上支撐了美元走勢。分析人士認為,後市美國通脹預期以及引發的美聯儲貨幣政策猜想將成為美元能否繼續走強的關鍵因素。

美元近期連續上漲,最大的助推器是美國國債收益率持續上升,美國經濟數據,特別是製造業和就業數據強勁提振投資者對美國經濟的信心。目前,美國 10 年期國債收益率已升至 2011 年 7 月以來最高水平。美國 10 年期國債收益率上週五漲至 3.12%,本週漲 15 個基點,為 2 月 2 日以來最大單週漲幅。

三菱日聯信託銀行外彙和金融產品交易經理表示,最近的經濟數據強勁緩解了對國債收益率攀升壓制經濟增長的擔憂,美元目前受到投資者青睞。另外美國經濟相對於歐元區或英國的表現較好,市場對後兩者經濟增長減速的擔憂揮之不去。

與此同時,歐元近期跌跌不休也是美元走強的重要原因。由於一系列歐元區經濟數據低於預期疊加意大利政壇危機發酵,歐元美元自 4 月下旬以來已下跌近 5%。歐元美元指數一籃子貨幣中權重最大的品種,與其說是美元走強,倒不如說是歐元太弱。歐洲央行原定計劃在 9 月或 12 月結束量化寬鬆措施,但是可能會被迫推遲加息步伐。未來如果歐元區經濟持續低迷,緊縮步伐停滯,則會進一步推動美元走高。

另外,原油價格走高也成為了市場的聚焦所在,投資機構紛紛調高了對油價的後市預期。油價的上漲若推升了通脹,就可能進一步提升美聯儲加息次數的可能性,並對美元構成進一步支撐。據 CME“美聯儲觀察” 聯邦基金利率期貨走勢暗示,美聯儲今年加息四次概率已超過 40%。

中美貿易戰喊停

北京時間 5 月 20 日清晨 2 時許,據新華社報導,中美雙方在華盛頓就雙邊經貿進行了建設性磋商,並發表聯合聲明:此次中美經貿磋商的最大成果是雙方達成共識,不打貿易戰,並停止互相加徵關稅。

根據會後聲明,中美雙方同意,減少美對華的貿易逆差;中方加大美國購買商品與服務;增加美國農產品和能源出口;重視知識產權保;鼓勵雙向投資等等。在距離美國 301 調查制裁落地僅有為數不多的十余天時間裡,得益於上述共識的達成,困擾全球市場的數月來的中美貿易戰疑雲最終避免。

人民幣匯率貶值 對市場的影響幾何?

隨著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站穩 3%,美元指數突破 93,香港、阿根廷等經濟體都遇到了利率上行、本幣貶值的壓力。隨著中美利差收窄,人民幣匯率近期也出現了貶值傾向,如果貶值壓力延續,市場將受到怎樣影響?

中銀策略分析師認為,假設美聯儲貨幣政策方向不變,美債利率與美元指數將保持強勢,人民幣或出現貶值壓力。近期美國經濟數據整體依然強勁,核心的失業率指標處於 2000 年以來的底部,通脹朝著 2% 的目標前進,聯儲對於經濟相對樂觀,今年大概率還將有 2-3 次加息過程,中性聯邦基金利率水平在 2.5% 左右。假定聯儲的貨幣政策方向不會變,那麼美債利率仍然將上行,在歐洲、日本等國央行的貨幣政策距離轉向正常化還有一段時間的前提下,美國與全球貨幣政策方向的差異將助推美元指數上行,中國在內的其他新興經濟體將受到本幣貶值的壓力。

資金流入使人民幣維持強勢

美元暫時走強,事實證明,年初表現優異的新興市場近兩個月風雨飄搖,股市、匯市、債市遭受重挫。

在俄羅斯盧布遭遇滑鐵盧後,5 月 3 日,阿根廷貨幣比索再度暴跌 8.5%,為近兩年半來最大跌幅。為阻止比索的進一步貶值,4 日,阿根廷一周內第三次上調了基準利率;5 月 18 日,印尼盾兌美元一度跌逾 0.5% 至 14115,跌至 2015 年 10 月以來新低,“印尼 40 % 的債券由外資持有,因此當市場情緒逆轉時,資本外流將導致本國貨幣出現巨震,這並非因為其經濟基本面轉差或外匯儲備不足。” 西太平洋集團分析師陳淑賢稱。

年初至 5 月初,盧布、雷亞爾、澳元彈性不足,無形中增加了人民幣匯率指數的上行,人民幣也成了外資機構眼中的避險貨幣。

大華銀行中國金融市場部副總經理兼交易主管林念指出,如今市場人民幣的多空雙方力量相對均衡,再次看空美元目前有些言之過早,“美元近期是正常的築底反彈,預計今年金融市場價格波動性較大,美股在高位回調的過程中,美債債券收益率有持續上升壓力。就技術面來看,美元指數到 95 上方會有壓力,在不確定性加劇的背景下,交易策略可以注重經濟數據與市場預期之間的差異,所提供的較佳風險回報點。”

新聞來源:新浪財經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