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忙喬慶富案?李瑞倉:不可能介入公文批示有增列說明
※來源:NOWnews

幫忙喬慶富案?李瑞倉:不可能介入公文批示有增列說明

針對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指稱,前金管會主委李瑞倉涉入慶富弊案,幫業者向銀行團「喬」事情,讓聯貸案中唯一憑藉的備償金,從銀行手中吐出 5.5 億元給慶富。對此,李瑞倉 7 日回應強調,當時慶富說金管會法規卡住國艦國造,接見之後才知是要調整授信條件,但「我當場告訴他們,金管會不可能也不可以介入」,並要他們自己去跟銀行談,並要求金管會同仁不要跟第一銀行接洽。

黃國昌指出,根據慶富聯貸合約,在 150 億元以下必須提徵 20% 的備償金,超過 150 億元必須要提徵 100% 備償金,但後來拿到的具體數字顯示,在備償專戶只有 29.1 億元,依照目前已動用的聯貸額度 154 億元,備償金最少要 34 億元,質疑「中間的 5 億元跑到那裡去了?」

黃國昌表示,最近逐筆清查每個銀行提出的資料後,發現 1 月時,銀行團突然變更授信條件,並退還慶富集團 5.5 億元。

黃國昌進一步指稱,2017 年 1 月 3 日,金管會在李瑞倉主持下,和慶富陳偉志開會,當時陳偉志說,慶富承造獵雷艦,因軍方付款遲延,導致資金出現缺口,希望金管會協調銀行團變更授信條件,結果金管會也幫慶富「喬」授信條件變更,聯絡主辦行第一銀行,提供的處理方式就是,「你向銀行申請,把『開狀時徵取 20%』修改為『到單時徵取 20%』,約可取回備償款 5.4 億元」,讓黃國昌痛批,沒有銀行授信是這樣幹的。

黃國昌痛批,金管會應該做的是金融監理,因為銀行放貸出去的都是股東、存戶的錢,金管會責任是要求銀行授信時,須符合金融法規相關規定,沒想到過去金管會主委曾銘宗所犯的錯誤,竟然在今年再次上演,怒批「李瑞倉忘了貪污治罪條例的規定嗎?」

對於黃國昌的指控,李瑞倉也反駁強調,慶富當時說因為金管會法規卡住國艦國造,身為金管會主委當然要了解什麼法規造成障礙,後來接見後,才知道慶富是要調整授信條件,李瑞倉強調「我當場就告訴他們,金管會不可能也不可以介入」,要他們自己去跟銀行談。

對於黃國昌拿出公文當證據,李瑞倉則說,黃國昌只公布第 1 頁,但在第 2 頁的公文上頭有他批示寫著「由一銀與該公司協商處理,免再洽一銀」。李瑞倉說,有人要了資料後斷章取義、編故事,但他只是澄清自己沒有介入,並不想跟那人正面對辯,以免協助某人轉移焦點。

 

『新聞來源/NOWnews http://www.nownews.com/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