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解碼】珀萊雅IPO,背後是難以承受的成本之高
※來源:財華社

9月11日,在證監會公布的企業信息預披露名單中,國內化妝品公司珀萊雅赫然在列。這意味著繼2016年之後,珀萊雅再次向資本市場發起衝擊。

珀萊雅公司成立于2003年,憑借先進的營銷方式,以及對化妝品消費市場的准確把握,目前已成爲行業內集研發、生産、銷售爲一體的大型化妝品集團之一,與自然堂,丸美,美膚寶,美素,並稱爲國産五大品牌!

雖然聲名鵲起,但在業內看來,珀萊雅要想成功登陸A股,還需翻越三座“大山”。

居高不下的營銷費用

爲了提升品牌形象和知名度,珀萊雅先後聘請亞洲小姐冠軍呂晶晶,影視明星高圓圓、大S、章子怡、佟麗娅、宋仲基、唐嫣等人代言,同時在央視,湖南衛視,《瑞麗》雜志等知名媒體投放大量廣告,由此導致營銷費用居高不下,侵蝕利潤現象突出。

根據招股說明書披露的數據,2014-2016年間,珀萊雅營業總收入分別爲17.4億元、16.5億元、16.2億元,銷售費用爲6.81億元、6.96億元、6.20億元,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重高達39.12%、42.33%、38.19%,相比上海家化、拉芳家化、丸美股份等行業競爭者,銷售費用率較高。

與此同時,高額的銷售費用支出也在很大程度上擠壓了公司的利潤空間,2014-2016年間,珀萊雅錄得淨利潤1.58億元、1.44億元、1.54億元,利潤率不足10%,遠低于行業平均值。

珀萊雅利潤表主要數據

不容樂觀的負債情況

受不斷增長的營銷費用和資本性支出影響,珀萊雅的負債情況也不容樂觀。

根據招股說明書披露的數據,2014-2016年間,珀萊雅的負債總額分別爲11.29億元、9.7億元、9.42億元,母公司資産負債率高達75.29%、61.98%、53.12%,遠高于同行業可比公司,如目前行業龍頭上海家化的資産負債率甚至不到30%;但流動比率、速動比率又低于行業均值,償債能力較弱。

在這種情況下,公司資金管理難度加大,利息費用支出增加,暗藏較大的財務風險。

國際巨頭主導的市場,要想突圍困難重重

除了上述兩座“大山”,擺在珀萊雅面前的還有競爭激烈的市場環境。

近年來,日化行業增速明顯,但市場份額大都掌握在國際巨頭手中,本土企業要想突圍困難重重。

根據Euromonitor的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我國化妝品行業市場規模爲3,338.6億元,2012-2016年的平均複合增長率達到7.2%。

從市場的構成情況來看,護膚品、護發産品、口腔護理産品、沐浴用品和彩妝是前五大品類,貢獻了90%的市場份額。其中,護膚品又是絕對的大頭,2016年市場規模高達1,692.7億元,占化妝品整體市場50.7%的份額;2012-2016年的年平均負荷增長率達到7.5%,高于化妝品行業整體增速,且是行業增幅最大的子行業。

整體市場環境是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但高速增長之下的紅利卻基本被國際巨頭瓜分殆盡。

根據Euromonitor的統計數據,2016年國內化妝品銷售排名前十的企業幾乎都爲歐美及日韓等跨國巨頭,寶潔、歐萊雅、資生堂位列前三,國內企業僅有上海上美(韓束)和百雀羚上榜。

究其原因,我國化妝品行業起步較晚,生産和消費基礎薄弱,大多數中小企業受制于資金、技術及人才等因素的制約,難以在品牌策劃、産品開發、質量保障、廣告投入、售後服務等諸多方面與跨國企業相抗衡;另一方面,在消費升級大趨勢下,國人更加偏愛外資品牌。

鑒于此,如何化解明星代言費對利潤的侵蝕,如何降低資産負債率,業績增長是否有持續的動力支撐並給股東帶來回報,都將影響到珀萊雅此番IPO之行。

內外交困之下,珀萊雅希望通過上市募集資金緩解壓力,並用于産品生産線改造和營銷網絡建設。但現實的情況卻是,在日化企業不受證監會“待見”的當下,即便珀萊雅發揚愚公移山的精神,搬掉上述三座“大山”,估計成功上市也是小概率事件。

畢竟,上海相宜本草、廣東丸美股份都曾被證監會終止審查,而他們當時的情況比之今日的珀萊雅還要優秀不少。
 
■  作者|董虹
本文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如想轉載請關注官方微信號港股解碼,留言獲取授權。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