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大火暴露英國人為什麼愈來愈不信任政府
※來源:中廣新聞網

倫敦大火暴露英國人為什麼愈來愈不信任政府。(夏明珠專題報導)

倫敦公寓大樓火災,奪走幾十條人命,那棟住了 120 戶人家的大樓,是公辦社會住宅,交給民間管理,過去就不斷有居民對建築的防火設施提出質疑,一個社區團體曾在部落格上刊出一系列文章,表達對租戶管理單位的不滿,去年十一月的一篇,更是直接用管理單位玩火做為標題,文章預言,一定要等到悲劇發生,大家才會知道主管部門的可惡和愚蠢。這個居民團體從 2013 年,就開始針對大樓消防安全方面的欠缺,提出反應,

地方政府究竟有沒有對住戶的疑慮,給予回應,有待調查,不過報導說,地方政府唯一被確定做過的一件事,就是要律師發函給居民團體部落格的版主,要求他刪除批評文章,否則就要告他誹謗。

英國是在布萊爾領導的工黨政府任內,開始推行公有和私有混合的社會住宅更新計畫,這個作法一直延續到現在,在英國,住是一個充滿了政治與階級意識的問題,特別是倫敦,倫敦住的問題,主要來自於它的人口成長很快,住宅供應卻落後。加上世界各地的大富翁,特別喜歡到倫敦投資不動產,住宅價格就這樣水漲船高。

人口集中,土地昂貴有限,住宅愈蓋愈高,倫敦現在有七百多棟公寓大廈,大約百分之八的倫敦人,住在這樣的大樓裡,有些是要價幾百萬英鎊的豪宅,更多的是地方政府以遠低於市場價格出租的社會住宅,英國房價平均 22 萬英鎊,上週大火的葛蘭菲塔大樓所在的肯辛頓切爾西區,住宅平均售價卻高達 180 萬英鎊,它是倫敦房租所得比最懸殊的地區。

肯辛頓與切爾西是倫敦最富裕的地區之一,許多博物館、畫廊以及大使館都在那裡,不過在步行距離之內,人口階層就有非常明顯的變化,當地的窮人,大多集中在北肯辛頓,上個星期火燒樓的葛蘭菲塔以及多數社會住宅,也都在那兒。

葛蘭菲塔是 1974 年建造完成,屋齡已經 43 年,24 層的樓內,有 120 戶一到兩房的住宅,住戶是所得在英格蘭最底層百分之十的窮人,它和地鐵線上、相距只有四個站,去年才完工的另一棟 21 層大樓(商人廣場),完全是兩個世界,商人廣場的頂樓公寓,售價 750 萬英鎊,就連一房的單位,都要一百多萬英鎊。除了環境優越與建材設計高級之外,商人廣場的每一戶公寓,天花板都有煙霧偵測器以及消防噴水裝置。國際消防員協會說,噴水系統是最有效的防火設施,可以彌補許多消防設備上的不足。有消防噴水裝置的建築,發生火災,鮮少會造成重大傷亡,英格蘭從 2007 年開始,要求新建的高樓,都要有消防噴水系統,原有的大樓,則不強制。葛蘭菲塔就沒有裝設。

建築與消防專家說,英國很多戰後興建的老舊大樓,使用高度易燃的建材,又沒有消防灑水裝置,政府還一味的追求法規鬆綁,主管單位和營建業者似乎都不夠了解建築火災的原理,以及消防設施不到位,結果會有多嚴重。

管理葛蘭菲塔的公司,屬於非營利團體,理論上,是由居民自治,然而實際上,15 個管理委員中,只有八個是大樓居民,其餘是由地方政府指派,大樓維修外包給另一家民間公司,大樓的真正物主、也就是地方政府,和負責管理的公司關係密切,不過居民團體說,管理公司最主要的功能,就只是當政府的擋箭牌,居民有任何意見,都必須向它們反應,但多數時候,在它們那裏就被擋了下。

居民若是想要向上反映,往往也投訴無門,在政府作業中,民眾能夠真正參與到決策的機會並不多,行政機關常常擺出一副沒有人比它們更懂的權威態度,即使是一些最基本的資訊取得,都要依循所謂的資訊公開法,用書面提出要求,其實,這已經比過去進步很多,2005 年以前,還沒有資訊公開法的時候,在英國,揭露消防稽查報告,是會觸犯法律的。政府效能不彰,卻又要求民眾無條件信任的態度,從過去到現在,幾乎都沒變過,然而一次又一次的受傷經驗,都讓民眾對當局的信任,愈來愈薄弱。包括葛蘭菲塔火災時,官員要住戶留在家裡,靜待救援,還好多數人都沒有聽從,選擇自行逃生,否則死傷恐怕會更加嚴重。

也因為對現狀的高度不滿,過去一直是保守黨鐵票的肯辛頓區,在十天前的國會大選中,破天荒的選出了一個工黨的候選人進國會。

雖說數位資訊時代,部落格和社群媒體提供給老百姓另一個為自己權益發聲的管道,官僚系統仍然不改陳腐的政治思考,壓抑公眾知的權利,殊不知,這個時代,人民已經不需要再像過去那樣,只能被動的接收官員選擇性的公開的資訊,現在的人,除了掌握提問權之外,也知道要怎麼找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