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新構想:用 NFT 自下而上講故事,顛覆傳統自上而下講故事模式

用 NFT 講故事,可以成爲講故事的一種有力方式。

撰文: Simon de la Rouviere,Untitled Frontier 首席執行官
編譯:Perry Wang

一個好的故事會讓你有所感觸。如果對故事擁有所有權,會讓這些情緒更加強烈。用 NFT 講故事,可以成爲講故事的一種有力方式:對新舊故事都是如此。

過去幾個月,多個項目一直在探索這個故事與 NFT 的交叉點。不過,各項目傾向於採用更類似自上而下的方法,而 NFT 可以且應該探索自下而上的講故事方式,成爲新的傳播媒介。

自上而下的故事是要告訴我們一個怎樣的故事。比如,你去電影院觀看《星球大戰》系列影片,或者玩 Bethesda 出品的新角色扮演遊戲時。而自下而上的故事是我們自己編纂關於虛構世界的故事。比如,當你買了星戰的光劍,在院子裏跑來跑去,嘴裏發出嘶嘶聲伴奏,用力把網球扔向你的狗時。當你玩《魔獸世界》遊戲時,在暴風城外的小酒館角色扮演時。

我在本文中想分享 NFT 在實踐中的樣子,以及我對未來的看法。

自上而下講故事的 NFT 項目

這些示例的主要目的是用媒體向觀衆講述故事。它確實包含粉絲貢獻和互動的例子,但主要故事仍然由創建個人 / 團體 /DAO/ 企業主導。

自上而下的故事可以在 NFT 中採用直接文學的形式。

Excerpts of Gridlock (Dec 2020)

這是我自己對直接文學 NFT 的嘗試。這些是我的小說處女作《Hope Runners of Gridlock》的摘錄。您還可以點擊查看我對作家的 NFT 藏品的 更多初步想法。

Few Understand (2021)

加密作家 Kalen Iwamoto 系列小說 《Few Understand》的一條故事鏈。

還有一個新興的詩歌場景,增加了口語和視覺元素!

Wild One (2021)

阿爾忒彌斯·懷爾德 (Artemis Wylde) 一首詩的朗誦,伴有視覺元素。無法在此處嵌入視頻,請點擊觀看!

一系列新項目已經出現,其目的是講述發生在 NFT 之外的虛構故事。在這些示例中,NFT 是故事本身的載體、元素或角色。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些項目將 NFT 視爲可銷售的商品。 這是一種新的衆籌形式(有提前預售,也有後期銷售)。因爲這些項目還包括選擇「你自己的冒險」或「貢獻自己想法」的能力,所以它更多地介於自上而下和純粹自下而上的小說之間。

Stoner Cats (2021)

Stoner Cats 售出了超過 800 萬美元的斯通納貓(stoned cat)。除此之外,還推出一部講述這些貓冒險經歷的系列動畫片。NFT 持有人將能夠對其中一些故事進行投票和共同創作。

Glue Factory (2021)

與 Stoner Cats 類似, 粉絲可以購買即將上映的系列動畫片中的馬匹。他們還在試驗作家小屋和人才基金(如果你所持有的品種出現在片中,就可以從中獲利)。

Deadheads (2021)

類似的構思。動畫片+ 影響故事的部分能力 + 3D 藏品。

Aku (2021)

Aku 講述了一個想成爲宇航員的年輕黑人男孩的故事。他的太空頭盔讓他可以探索很多世界。 Aku 分章節發佈,實際視頻片段被髮行爲 NFT。它已被選中製作成電影。

Untitled Frontier (2021)

在這裏安利一下我自己的項目。Untitled Frontier 製作免費科幻小說,並以 NFT 的形式銷售故事中的數字商品。我們切實計劃及時激勵更多自下而上的故事。

Pillheads (2021)

Pills 是圍繞以太坊的敘事包裝,渲染了以太坊相關的項目和個人。Pills NFT 持有者可以投票和爲內容做出貢獻。在某些情況下,他們探索做「任務」,這是一種獨特的體驗,粉絲實際上與以太坊互動,以增加故事和敘事。

Elektra (2021)

一個神奇的項目,粉絲們共同創造一個故事+音樂。 舉個例子

自下而上講故事的項目

雖然這些自上而下的項目旨在促進交互性和貢獻,但它們仍然主要由項目本身「認可」或「實施規範化」。當粉絲以不請自來的方式,憑藉擁有 NFT 取得掌控權,將故事修改爲自己的版本時,就有了自下而上的講故事。而不僅僅侷限於允許粉絲投票或貢獻內容。

這就是將 NFT 嵌入講故事的新奇有趣之處。與之前的其他傳播媒介不同,它更直接地讓粉絲可以將情感時間投入到世界的構建中,而且還可能因此獲得相應的經濟回報。同人小說並不新鮮,在過去我們已經看到了一些大獲成功的案例。《五十度灰》最初是《暮光之城》的同人小說。 《時間的救贖》(The Redemption of Time)最初是劉慈欣《地球往事》三部曲(《三體》、《黑暗森林》、《死神永生》)的同人小說,最終作爲重量級作品出版。不過上述幾例是極其罕見的。同人小說存在巨大長尾。包括正式出版的作品,也包括孩子們在後院自己創造的角色。

NFT 帶來的是能夠將故事和溯源添加到 NFT 中,作爲虛構世界的一部分。如果成功,它實際上可以爲該作家帶來價值。一個模擬示例如下:粉絲從商店購買了一把光劍,對其進行了一些修改,然後開始專門爲那把光劍寫一個故事。如果同人小說取得成功,他們可以將光劍作爲豪華套裝商品出售,代表添加到這一世界中的那個故事。你可以看到:在前數字時代的模擬世界中,很難做到這一點。

NFT 能更容易賦予所有權 + 溯源。它可以將同人小說提升爲融合到核心產品,融入介於商品 + 同人小說 + 投資 + 所有權之間的新傳播媒介。想象一下能夠購買 / 擁有星戰中的絕地大師歐比旺·克諾比(Obi-Wan Kenobi)並添加到角色的故事中。社交媒體用戶掛上他們的頭像 NFT 就是這些承諾的典型例子。嘻哈巨星 Jay-Z 的 CryptoPunk 有了新的出處,僅僅是因爲他在 Twitter 上「佩戴」了它。這其中沒有製作出任何故事,但部分故事也來自元互動。Jay-Z 的 CryptoPunk 積累了更多價值,僅僅因爲他擁有它。

以下是一些自下而上講故事的早期項目示例,粉絲接管 NFT 並在原始項目之外添加新故事。

Punks Comic (2021)

一個有趣的實驗,圍繞 CryptoPunks 講故事。要閱讀相關漫畫,至少需要擁有 10,000 個 NFT 之一。如果粉絲選擇「燒燬」其漫畫,還有一個額外的機制允許他們訪問 DAO。

Jenkins The Valet (2021)

可能是我個人最喜歡的例子。團隊選擇了一隻「無聊的猿猴」來作爲一個「貼身男僕」,成爲「遊艇俱樂部」所有故事中的主角。粉絲可以購買作家小屋 NFT 來爲故事做出貢獻,該故事最終也將發行爲唯一的 NFT。其中存在很多層次,但主要有趣的部分是這種特定的猿猴已經積累了廣泛的新出處和故事。

Citizen 2890 (2021)

雖然沒有明確添加新小說,但由 FlamingoDAO 購買的一個外星 cryptopunk 在其 Twitter 賬戶中盡情展示。這個想法也是 Fuckin’s Trolls 項目想要激勵的東西。

透露個小祕密,一個值得關注的公司 / 項目是 Alethea。它讓 NFT 持有者可以在其 NFT 後面添加一個 GPT-3 角色,允許他們將原生和簡單的故事嵌入其 NFT 中。NFT 持幣者因此更容易進入一個虛構的世界。

前進

除了可以供 Twitter 用戶使用頭像 NFT 裝扮個人資料之外,可能還有更多自下而上講故事的例子,但尚未得到廣泛嘗試。這個領域裏有很多選擇,粉絲們可以聚集在一起,購買現有項目的 NFT,給它一些潤色和新故事,如果效果很成功,繼續這樣做,或者在投入時間和精力值後選擇出售 NFT。也許 PartyBids 是一個很好的開始方式。

弄清楚如何促進自下而上講故事並不容易。它是凌亂的、倉促的,還可能有一些令人討厭的陷阱。貢獻的質量可能很差,也可能是徹頭徹尾的仇恨。當前的加密市場有大量對社會所有成員都不友好的 Meme。話雖如此,但在 NFT 出現之前,有一些合作講故事的項目取得成功的例子。這些都不是新問題。我在一篇 相關閱讀 裏講述了與有限與無限故事寫作的更廣泛的主題。

圍繞這些自下而上項目的一個大問題是知識產權(IP)問題,以及如何對待 IP。一些自上而下的項目現在和將來可能仍會嘗試保留對 IP 的權力。但是我認爲,從長遠利益來看,這是錯誤的方法。NFT 之所以能產生價值,正是因爲它可以嵌入到新的環境中並吸引自己的故事。 如果限制獲取,就意味着關上了這扇大門。大部分價值將歸於 NFT,而不是 IP。話雖如此,一些項目會弄清楚如何有效地管理這個中間地帶。不過,把握航向確實難度更大。

就像(thejaymo.net 創始人) Jay Springett 回覆的那樣。你想要的是 寬鬆式 IP 許可和能力強大的粉絲。我們將迎來小說和講故事的新時代,我很高興看到這一切全面綻放!如果我錯過了任何例子,敬請分享!



投資商城

免費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