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佐斯──《賈伯斯傳》作者艾薩克森眼中的真正創新者

※來源:天下雜誌

從創業開始,短短二十多年,貝佐斯帶領亞馬遜,連續破壞、顛覆多個產業。上市 23 年股價漲超 2300 倍,創造破兆元的市值,啟動零售、資訊服務革命,讓我們日夜離不開亞馬遜!後貝佐斯時代來臨前,從《創造與慢想》洞悉他 27 年來的長期思維與商戰歷程。沒有任何一本書可以代替貝佐斯本人的親自撰述。剖析亞馬遜制勝的策略邏輯,以及他如何洞察未來的趨勢與機會。

華特.艾薩克森眼中的貝佐斯──一位真正的創新者     

經常有人問我,當今世上有哪一個人能與我寫過傳記的對象齊名。我的作傳對象有:達文西、富蘭克林、艾達.洛夫萊斯(Ada Lovelace)、賈伯斯、愛因斯坦。他們都是聰明絕頂的人,但這不是他們顯得特別的原因。聰明的人到處都有,很多都沒有什麼成就,真正的關鍵在於,他們是否具有創意和想像力。唯有如此,一個人才能成為真正的創新者。所以,我的回答是傑夫.貝佐斯。

既然如此,創意與想像力包括哪些元素?又是什麼使我認為,貝佐斯足以媲美我的其他作傳對象?

第一點是好奇心,強烈的好奇心。以達文西為例,他的筆記內容趣味橫生,我們從這些筆記本裡發現,達文西的心智在各種自然領域翩翩起舞,展現豐沛、活潑的好奇心。他提出疑問,試著解答許多令人著迷的隨機問題:天空為何是藍的?啄木鳥的舌頭長什麼樣子?小鳥的翅膀在揮舞向上,還是揮舞向下時,動得比較快?水流旋轉的模式,怎麼會和頭髮捲起來的型態很像?下嘴唇的肌肉和上嘴唇的肌肉相連嗎?達文西不需要了解這些事,也能畫出《蒙娜麗莎》(但這確實有幫助)。他想要找出答案,因為他是達文西,對事物總十足好奇的達文西。愛因斯坦曾說:「我沒有特殊天分,就是有強烈的好奇心。」此話並非完全正確(他絕對有特殊天分),但他有句話說得非常好:「好奇心比知識更重要。」

第二項關鍵特質是熱愛藝術與科學,並將兩者結合。每一次賈伯斯推出新的產品──例如 iPod 或 iPhone──都會在簡報末尾附上人文街和科技街的路口指標。他在某次發表會上表示:「蘋果電腦的 DNA 裡不能只有科技。我們相信,科技結合人文,才能帶來令我們歡欣鼓舞的成果。」愛因斯坦也很清楚藝術與科學交織的重要性。在探索廣義相對論的過程有挫折感,他會拿出小提琴來演奏莫札特的曲子。他說,音樂能幫助他接引天體的和諧。我們從達文西那裡,看到了藝術和科學相連的有力符號「維特魯威人」,達文西筆下,這名站在圓圈和方形中央的裸體男子,代表了解剖學、數學、美感和靈性的偉大成就。

對各種學科求知若渴,其實是一股助力。任何你有可能知悉並成為知識的事物,達文西和富蘭克林都渴望了解。他們研究解剖學、植物學、音樂、藝術、武器、水利工程,以及各種跨界領域。熱愛各種知識領域的人,最能辨別出不同自然現象裡,有哪些相同的模式。富蘭克林和達文西都對旋風和漩渦深感著迷。富蘭克林因此解答了暴風是如何沿海岸席捲陸地的問題,並且繪製出墨西哥灣流圖。達文西則是了解心瓣的運作方式,並在《基督受洗圖》畫出耶穌腳踝附近的漣漪,以及《蒙娜麗莎》的捲髮。

真正有革新力和創意的人還有一項特點,就是他們擁有現實扭曲力場(reality-distortion field)──這是一個用來形容賈伯斯的詞彙,出自《星艦迷航記》的某一集,外星人運用純粹的精神力量,創造出全然不同的新世界。如果同事抗議賈伯斯的點子或提案無法執行,他會運用從印度大師那裡學來的技巧,不眨眼,盯著對方說:「別害怕,你辦得到。」結果通常都會成功。他會把人逼瘋,使人焦躁不安,但在他的推動下,人們也做到了自己認為辦不到的事。

與此相關的一種能力,就展現在蘋果公司一支令人印象深刻的廣告中,賈伯斯在廣告裡做到了所謂的「不同凡想」(think different)。二十世紀初,科學界百思不得其解,他們不明白為何不論觀察者用多快的速度靠近或遠離光源,光的移動速度始終如一。當時愛因斯坦是一名在瑞士專利局工作的三等技術員,正在研究將訊號發送給不同時鐘,而時間卻顯示其間光的速度為同時的裝置。他發現,處於不同動作狀態下的人,會對時間是否同步有不一樣的感受,於是便跳脫思維框架,產生不同想法。他推論出因為時間本身是相對的,光的速度或許為恆定不變,會隨著人的動作狀態而改變。若干年後,物理界的其他人士才明白,「相對論」是正確的。

關於我的作傳對象最後一項共通的特質,是他們都保有孩子般純真的驚奇感。大部分人會在人生中某個時間點,不再思索日常生活現象。父母師長變得沒有耐心,要我們別再問那麼多蠢問題。我們可能細細品味藍天的美,卻不再傷腦筋去想天空為何是藍的──這個問題達文西想過,愛因斯坦也想過,他在給朋友的信裡寫道:「站在我們從何而來這個偉大謎團前,你和我從未停止當個好奇的孩子。」我們必須小心,不要因為長大而失去好奇心,也不要讓我們的孩子變成那樣。

這些特質在貝佐斯身上體現。他從來沒有因為長大而失去好奇心。幾乎每一件事情,他都抱持孩童般無窮且愉快的好奇心。講述事情和說故事是他的興趣,這不光來自亞馬遜的書商本業,也是他的個人嗜好。小時候,每年夏天貝佐斯都在當地圖書館大量閱讀科幻小說,現在他每一年都會為作家和電影製作人辦靜修營。另外,亞馬遜讓他對機器人和人工智慧產生興趣,他也在這兩個領域,發展出一股對追求知識的熱情。現在,每年還會舉辦另外一場聚會,號召對機器學習、自動化、機器人和外太空感興趣的專家齊聚一堂。他蒐集了一些有關重大科學、探索和發現的歷史文物,並將對於人文的愛好、對科技的熱情,融入商業直覺。

人文、科技、商業,這三項要素使他成為這個世代最成功和最具影響力的創新者。貝佐斯和賈伯斯一樣,驅動許多產業轉型。全世界最大的網路零售商亞馬遜,改變了我們的購物方式和我們對運輸配送的期待。美國有一半的家庭加入亞馬遜尊榮會員制,亞馬遜在二○一八年配送一百億件商品,這個數字比地球總人口多二十億。亞馬遜網路服務(Amazon Web Services,簡稱 AWS)提供的雲端運算服務及應用程式,幫助新創公司和老字號企業輕鬆開發新的產品與服務──就像 iPhone 應用程式商店(App Store),為業者開拓一條全新的路。亞馬遜的 Echo 音箱為智慧型居家音響打造新的市場,亞馬遜影業(Amazon Studios)正在製作熱門的電視節目與電影。亞馬遜也準備進軍醫藥保健業。起初,亞馬遜收購連鎖店全食超市(Whole Foods),令眾人大惑不解,直到事情明朗大家才知道,這麼做能將貝佐斯新商業模式裡的元素串聯起來,實在高招。新的模式包含了零售、網路訂購和迅速出貨,並與實體基地結合在一塊。貝佐斯也在打造一間私人太空公司,長期目標是將重工業轉移至外太空,而他還當上《華盛頓郵報》的老闆。

他身上當然也有一些賈伯斯特有的惱人特質。儘管享負盛名和具影響力,在貝佐斯狂暴的笑聲背後,他總有些令人費解。但我們可以從他的人生故事和文字創作,一窺是什麼力量驅動著他。

來源:天下雜誌《創造與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