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市大漲的原因 並非你所擔心的經濟衰退將至

債市大漲的原因 並非你所擔心的經濟衰退將至(圖:AFP)
債市大漲的原因 並非你所擔心的經濟衰退將至(圖:AFP)

本月美國國債殖利率的大幅下挫可能並不意味著經濟放緩。摩根大通 (JP Morgan) 全球量化和衍生品戰略主管 Marko Kolanovic 週二 (20 日) 在研究報告中表示,8 月債市的大漲,不到一半可以解釋為經濟成長前景惡化以及預期聯準會 (Fed) 進一步放寬貨幣政策。

其餘的債券市場走勢則是由非經濟因素驅動的,儘管如此,這些因素刺激了對長期政府債務的需求。

市場參與者抱怨說,鑑於美國經濟的韌性,本月債市的反彈速度似乎過快。最近的數據包括強勁的零售銷售和就業持續成長,都凸顯了美國家庭能夠安然度過日益惡化的全球經濟成長軌跡的經濟實力。

在這種背景下,Kolanovic 說,投資人一直在問:「在流動性不足的環境下,有多少漲勢是與相對技術面流動的經濟衰退風險有關?」

10 年期國債殖利率本月已經下跌 50 個基點,接近今年以來跌幅的一半。自 2019 年初以來,這個指標型債券殖利率下降了約 1 個百分點。

長期殖利率下跌推動 10 年期國債殖利率低於 2 年期國債殖利率,殖利率曲線上週短暫倒掛。曲線的倒掛在最近 7 次經濟衰退前每次都出現。

對債市預示著經濟衰退的擔憂,引發道瓊工業平均指數在 14 日創下今年最大單日跌幅。

但 Kolanovic 表示,作為經濟訊號的長期債券殖利率價值已被一些技術面驅動因素所扭曲,例如所謂的「凸性對沖」(convexity hedging),這是今年債市反彈的強大推力。

在投資人急於為房貸再融資以利用長期下滑的抵押貸款利率後,這種技術面流動在 3 月稍早時就值得注意,長期抵押貸款利率與長期國債殖利率掛鉤。這也導致出現一波屋主以低利率支付滾動貸款的預付款風潮。

為了對沖房屋貸款收入減少的風險,抵押貸款支持證券的投資人買進長期美國國債,在債券購買的惡性循環中推低殖利率。

摩根大通估計,今年來自凸性對沖的長期政府債券流入量約為 4000 億美元

(圖: JP Morgan)
(圖: JP Morgan)

夏季例行疲弱的流動性狀況也有助於提振債市反彈。

由於本月債券市場波動加劇,高頻交易商突然撤退,加劇了交易的不足。分析師表示,在過去 10 年中,高頻交易商已經成為國債的重要造市商。

追踪 10 年期國債殖利率 30 天內隱含波動率的 1 個月期美林 MOVE 指數,在 8 月 16 日飆升至近 90 點,為 2016 年初以來的最高水平。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