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銀:美國醫保改革箭在弦上 相關個股恐受重創

瑞銀:美國醫保改革箭在弦上 相關個股恐受重創(圖:AFP)
瑞銀:美國醫保改革箭在弦上 相關個股恐受重創(圖:AFP)

瑞銀 (UBS) 分析師表示,美國醫療改革即將到來,這可能對某些醫療企業造成嚴重影響。

分析師在週三 (19 日) 發給客戶的 115 頁報告中寫道,改革方案有好幾種,但有一種對健保類股尤其不利。

分析師寫道,「對於生技股和醫藥股而言,真正最糟糕的情況將在於川普政府設法實施與其當前 IPI 模式密切相關的方式。」這裡指的是將「聯邦醫療保險 B 部分 (Medicare Part B)」藥品負擔與國際藥價指數或基準聯動的提案。「聯邦醫療保險 B 部分」支付醫生診所和醫院中給予患者的藥物。

川普總統抱怨其他富裕國家為同樣藥物支付的費用遠低於美國。為了降低醫療保險費用,他推出了國際藥價指數的想法。瑞銀分析師表示,對於醫療企業及其投資人而言,這個想法很難接受。

他們寫道:「這是一項直接影響該產業維持其定價權控制能力的提案,也是許多投資人的關鍵投資主題。」他們表示,所有生物製藥公司都可能受到打擊,而醫療保險支付佔其美國總銷售額很大比例的企業將遭受重創,例如 Amgen Inc. (AMGN-US)、Regeneron Pharamceuticals Inc.  (REGN-US)、UCB SA (UCB-US)、Roche Holding AG (羅氏) 和 Ipsen (IPSEY-US)。

根據瑞銀集團編製的數據,去年,Regeron 銷售額有 40%、 Amgen 銷售額有 15% 來自「聯邦醫療保險 B 部分」。UCB、羅氏和 Ipsen 則分別佔總銷售額的 6%、11% 和 8%。

那麼有哪些企業能在這種情況下表現最好呢?瑞銀分析師表示,拜耳 (Bayer AG)、默克 (Merck)、Sanofi (SNY-US) 和 Novartis AG (NVS-US) 等公司的風險最小。

分析師告訴客戶,他們不確定秋季可能會出現什麼樣的改革方案,但他們確實做出了最好的猜測:一項得到兩黨支持的提案,將改革支付門診病患處方藥的「聯邦醫療保險 D 部分」,但不會實施國際參考定價。

「聯邦醫療保險 D 部分」藥物改革計劃階段依患者在藥物上的花費不同而有不同。其中一個是患者達到「支付上限 (doughnut hole)」時,當患者的藥物成本在一年內超過一定額度後,如 2019 年為 3820 美元,患者必須自行支付原廠藥 25% 的價格。當患者自付額達到 5100 美元時,就進入了投保的「災難性 (catastrophic)」門檻,屆時他們只需支付 5% 的藥費。

但即使 5% 也可能是個很大的負擔,取決藥物價格而定。今年 5 月,美國眾議院籌款委員會公佈了立法草案,將災難性保險的風險從患者和支付藥價 80% 的聯邦政府轉移到健保公司和製藥商。該委員會提出了幾項建議:在災難性階段對患者自付額訂出上限、以實價而非牌價為基礎計算自付額,以及逐步將聯邦政府的部分災難性藥物負擔成本降至 20%。

瑞銀分析師寫道:「這將對製藥和生技領域的特定股票造成影響。」他們預測,由於成本較低,患者可能會消耗更多的處方藥,製藥公司必須提供更高的折扣,折扣最終會從支付上限轉移到災難性的承保階段。

分析師說,對於目前在災難性階段銷售昂貴藥物的企業來說,不會有好處,如 Incyte Corp. (INCY-US)、必治妥施貴寶 (Bristol-Myers Squibb Co.) (BMY-US)、Celgene Corp. (CELG-US) 和 Gilead Sciences Inc (GILD-US),因為這些製藥商的折價會上升。

瑞銀分析師寫道,說到底,最好的狀況是所有健保企業都沒有發生變化。並補充說,政治僵局或類似當前現狀的提議將引發生物製藥企業和健康保險公司的「緩解反彈」。今年以來,衛生保健股已經落後於標準普爾 500 指數,醫療保健精選產業 SPDR 基金上漲 7.8%,而標準普爾 500 指數則上漲 16.7%。

至於「全民醫保」計劃的可能性,瑞銀似乎認為不太可能,並指出「這個議題的政治障礙似乎非常高」。然而,如果市場開始認為該計劃在政治上可以實現,投資人就該預期製藥股表現將會「非常糟糕」。

Amgen 股價走勢
Amgen 股價走勢

 


相關個股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