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陶冬:油輪遇襲市場無懼 經濟靠穩Fed不慌

陶冬認為,油輪遇襲市場無懼,經濟靠穩Fed不慌。(圖:AFP)
陶冬認為,油輪遇襲市場無懼,經濟靠穩Fed不慌。(圖:AFP)

瑞信亞太區私人銀行董事總經理兼大中華區副主席陶冬,於個人部落格撰文表示,美中貿易戰況持續膠著,加上油輪遇襲,市場在山車般的情緒裡度過了一周,本周關注 Fed 例會,預期言詞更加溫和↓為 7 月降息做預備。以下為部落格全文:

貿易陰霾未去,能源威脅又至;通脹壓力不彰,零售強勢凸顯;美債爆發後回檔,歐債再創新高;晶片股價承壓,原油價格卻沒有大的調整。全球風險資產市場在過山車般的情緒波動中度過了又一周。

上周市場故事繁多,美國總統威逼利誘 G20 見面,不過爆炸新聞是兩艘油輪在霍爾木茲海峽遇襲,美伊互指對方發動攻擊,布倫特石油價格並沒有作出過度反應,原油期貨穩定在每桶 63 美元。美國晶片板塊就遭遇強烈沽售,市場擔心美國政策導致訂單大幅下滑。

美國債市繼續消化通脹的預期,資金一方面預期聯儲下調利率,另一方面重新審視長期通脹前景,密執根大學民調的長期通脹期待在大幅下挫,十年期國債利率觸及 2.06% 後反彈。在大西洋的另一邊,歐洲通貨膨脹預期再次下挫,德國為首的一眾歐洲國債利率觸碰到歷史新低。

中國工業生產增長走出了十七年新低,不僅影響 A 股情緒,也觸發全球增長擔憂。美國資金開始從債市轉向股市,美股上周走高,但是動力不足。美元匯率回檔,黃金價格繼續上揚。

人們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兩艘油輪先後在霍爾木茲海峽遭到襲擊,美國在言論上和軍事佈局上作出反應,伊朗也強烈反駁。全球海運原油中有三分之一需要通過狹長的霍爾木茲海峽,所以這個地緣政治變局對能源供應十分重要。

為什麼布倫特原油期貨對此沒有作出更強烈的反應呢?油價由四月高峰已經下降了近 20%,某種程度上價格反映出地區緊張局勢,相信市場認為海峽不會發生大規模的軍事行動,伊朗也不至於真的封鎖水道。筆者認同這種判斷,不過如果再有一次類似事件,市場脆弱的假設可能就會崩潰。

目前原油市場的最大擔心主要來自需求放緩,尤其是中國需求的弱化,因此對俄羅斯油管問題和美國對伊朗委內瑞拉禁運都沒有太大的反應,不過供應端的問題積聚了許多,一個大一點的催化劑可能觸發資金情緒上的變異。

前幾個星期,市場經歷了一場對美國經濟增長前景的恐慌。最新資料顯示美國零售環比增長達到 0.5%,明顯高過分析員的預測中位數,表明美國消費氣氛並沒有特別轉弱,同時工業生產增長也很不錯。這些多少鎮定了市場情緒,資金對聯儲降息的中期預期稍微回穩。零售資料一般比較波動,今年的幾個月更是過山車般大幅起落,對一個月的數字不必過度認真。

不過筆者的觀點依然不變,目前美國的經濟增長的確有放緩的趨勢,但是尚未見到陷入衰退的跡象。聯儲出手下調利率並非針對經濟衰退,而是對全球貿易等不確定性作出預防性佈局,這在 1995 年墨西哥危機和 1998 年長期資本危機時候曾經有過先例。以此邏輯,筆者相信聯儲在本月不會降息,而會靜觀 G20 會議結果,七月減息的可能較大,如果不確定性繼續存在甚至加深,則年內可能還有一次降息,不過這個政策舉動並非衰退觸發的降息。

歐洲 CPI 通貨膨脹跌到了 1.2% 的水準,這是 2003 年以來未曾見到過的,距離央行 2% 的通脹目標漸行漸遠。歐洲的經濟局面惡化,其實早已有跡可循。債務危機後多數國家好了傷疤忘了疼,結構性改革無甚進展,市場無法出清,企業投資信心於是不足,依靠著出口支撐著 GDP 增長。

如今全球經濟轉弱,貿易領域前景不明朗,唯一的經濟引擎熄火後經濟自然受到傷害。但是歐洲央行在進一步寬鬆上可用彈藥不多,更受到央行高層換屆在即的掣肘,於是迄今說得多做得少。德拉吉在六月記者會上認為市場過度悲觀,筆者覺得是 ECB 過度樂觀。

本周市場焦點有二,1)美國聯儲六月例會,2)美伊對峙與中東地緣政治。預計公開市場委員會在利率上按兵不動,但是言辭上更溫和,為七月降息作預期管理。

本周記闡述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