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用政治力干預央行獨立性 無異打開通膨大門

想用政治力干預央行獨立性 無異打開通膨大門。(圖:AFP)
想用政治力干預央行獨立性 無異打開通膨大門。(圖:AFP)

全球中央銀行的獨立性越來越危險。在美國,川普總統在數月來對聯準會 (Fed) 的利率政策提出批評後,他可能會提名兩個緊密的政治盟友。在義大利,政府提議控制央行 (Banca Italia) 大約 1000 億美元的黃金儲備,據傳打算將其用於資助支出計劃,同時以其他方式威脅央行的獨立性。

不止這兩者。土耳其、英國、印度和其他地方的政府和民代一直在逐步侵蝕一個最基本的觀念,也就是讓中央銀行維持獨立性,根據證據和經濟數據而非政治目標來管理經濟。

大量的經濟研究證明:將貨幣政策置於一個獨立的中央銀行手中,他們依據證據和數據而非民粹主義理想做出決策,可導致通貨膨脹率降低和經濟穩定性提高,這兩者都是經濟強勢的關鍵指標。

研究顯示,政治干預往往會帶來巨大的代價。雖然建立一個受投資人和全民信賴的健全中央銀行非常困難,但一旦其可信度遭到挑戰後想重建就更難了。

寬鬆信貸的承諾

政客們喜歡控制中央銀行是有原因的。它是個強大的機構,透過降低利率為市場提供廉價資金、創造就業機會並促進濟成長,至少短期內有效。

為了強調中央銀行具備的各項工具,經濟學家和記者常用「火箭筒」這個名詞來描述它們的火力。隨著民粹主義者在無休止的經濟繁榮的承諾下在全球範圍內掌權,各國政府都試圖用這個火箭筒來幫助他們。

降低利率就是這樣一種武器。另一個是憑空創造資金,即使就技術面來說中央銀行不會印製現鈔。這可以幫助政府彌補預算短缺並為新的支出計劃提供資金,還可以在選舉日獲得更多選票。

經濟學家稱能夠承受這種政治壓力,並以一致的方式引導經濟金融面的能力為「貨幣政策可信度」。

試圖操縱利率或重新控制貨幣政策以獲取政治利益,實際上正在削弱這種可信度。

Fed 的獨立性能維持多久,大家都在看。(圖:AFP)
Fed 的獨立性能維持多久,大家都在看。(圖:AFP)
政治插手的代價

一些歷史例子表明,當政府干預中央銀行時會發生什麼。

1971 年,美國總統尼克森成功地向 Fed 主席 Arthur Burns 施壓,要求降低利率,這將刺激經濟,並協助他在次年贏得連任。然而,美國人為尼克森的勝利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因為在 1970 年代的大部分時間裡,低利率助長了兩位數的通貨膨脹,並損害了美元的價值。Fed 努力以更高的利率對抗物價上漲,導致兩次經濟衰退。

在嚴重依賴國際投資人為政府和私營部門提供資金的國家,對貨幣政策制訂的政治干預可能會產生更糟糕的影響。匈牙利在 2011 年決定撤銷其央行的獨立性,促使信用評級公司將該國的債務評級降至「垃圾」等級。導致該國貨幣跌至歷史低點,推動經濟陷入衰退,並將該國推向違約邊緣。

在阿根廷,幾乎三分之一的人民處於貧困狀態,部分原因是失控的通貨膨脹,這是幾十年來干預央行主要造成的問題。

並且不須實際干擾就會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在試圖引導民意塑造降低利率的壓力時,土耳其總統 Recep Tayyip Erdogan 一再攻擊土耳其銀行並指「利率為萬惡之母」。雖然央行拒絕屈服於他的意志,土耳其里拉和該國的金融市場一直處於暴起暴落狀態下,造成經濟動盪。

土耳其央行拒絕政治壓力。(圖: AFP)
土耳其央行拒絕政治壓力。(圖: AFP)
失去信譽很難恢復

消除政治干預和恢復對中央銀行的信心、以及該國的貨幣,果往往需要經過很多短期的痛苦。基本上,即使經濟陷入困境,也會以利率上升為幌子。這是經濟衰退的必然結果。

這種情形在 1980 年代發生過,當時 Fed 主席 Paul Volcker 試圖恢復銀行的可信度並控制通脹。Fed 將利率提高至創紀錄的 20%,其間讓美國經濟陷入衰退兩次。

土耳其銀行已將利率提高至 24%,試圖抵禦對里拉的進一步投機性攻擊,並堅持其信譽。結果,經濟正在遭受苦難。

而在阿根廷,雖然現任政府表示它相信中央銀行的獨立性,但阿根廷中央銀行繼續在通貨膨脹猖獗的情況下掙扎,只有天價高的利率才可能發揮制約作用。因此很可能會再出現更多的經濟痛苦。

柏林圍牆倒塌後中歐和東歐的經歷進一步證明了這種長期而且經常令人痛苦的貨幣信譽之路,今天的民粹主義運動可能想要牢記這一點。

坦白來說:用政治力干預中央銀行是個非常糟糕和危險的想法。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