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晨星全球股債市展望 (2019年1月)

※來源:Morning Star

(本文由晨星澳洲研究部提供)

◆全球投資市場展望

成長型資產在一月份已自去年聖誕節前的低點反彈,雖然尚未完全收復去年第四季度的跌幅。展望未來,全球經濟增長雖有所放緩,2019 年仍是全球經濟擴張的一年。但情況可能因一些因素而反轉,特別是日漸升溫的中美貿易戰和信貸市場違約等風險。現階段的前景尚未明朗,市場有可能十分平和,也有可能隨時遭遇危機。在投資組合中納入防禦性資產看來是不錯的資產保護策略,尤其債券市場前景漸入佳境。

◆全球債券市場回顧

全球固定收益資產在 2018 年底的股市拋售時,提供一個良好的資產保護作用。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Bloomberg Barclays Global Aggregate Index)(美元計價)顯示,相較於 MSCI 世界股票指數(MSCI World Equity Index)(美元計價)稅後淨損高達 8.7%,全球固定收益資產僅虧損 1.2%。
然而,債券投資人卻錯過了股票反彈回升的時機。截至一月底,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The Barclays Global Aggregate Index)僅微幅上漲 0.7%,遠遠落後於全球股市 6.3% 的漲幅。

◆全球債券市場展望

兩個關鍵因素深深影響全球固定收益市場前景:1)美國利率政策發展;及 2)造成全球經濟成長不確定性因素的解套措施,尤指中美貿易戰的協商結果。

美國聯準會利率決策; 2 所以重要,原因是在全球主要市場中,它是唯一一個利率政策有可能大幅變化的或家。在歐元區還有日本方面,貨幣刺激措施及低利率環境,將會維持很長一段時間。路透社一月對經濟學者的調杳顯示,歐洲央行預計到今年第四季才可能首度升息,而日本央行的貨幣緊縮措施則如預期將持續延後。

在美國,對於債券投資人而言則有好消息傳出。聯準會轉向鴿派,對升息採取更加謹慎的態度。聯邦基金目標利率區間大約在 2.25%〜2.5% 左右。根據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聯邦利率期貨價格(FedWatch)顯示,市場認為今年聯準會有 2/3 的機率將維持目前的目標利率區間,而僅有 25% 的機率會有一次一碼的升息。這與 2018 年預測今年會有三次一碼升息的預期大相逕庭。債券投資人將有機會從持續走揚的殖利率中解套。

貨幣政策相對容易評估,但經濟前景則因地緣政治因素而更加不明朗。全球固定收益資產的前景將面臨挫折:如果中美貿易談判取得良好結果(跟當前預期相反),那麼股市會進一步上漲,債券則會被拋售。如果,正如當前預期談判將破裂,雙方將實行關稅壁壘(又或者全球經濟因其他因素而放緩),那麼債券市場,特別是政府公債,會因避險需求而有不錯的表現。那些低信用評級的公司債,特別是分析師所擔憂的槓桿貸款市場,更可能因經濟環境艱困而增加其違約的風險。

談判結果會朝哪一面發展十分難以預測。一個較為明智的做法是多元佈局各資產:維持足夠的固定收益資產部位,以在最糟的情況發生時能起資產保護作用;但也避免持有過多債券部位,以免完全錯失因談判結果良好帶來的股市上漲機會。

◆全球股市回顧

對於投資人而言的好消息是,全球股市已從去年第四季龐大的賣壓中逐漸恢復。全球股價在去年聖誕節前跌至低點後,便開始逐步回升。今年以來,已開發國家的 MSCI 世界指數(美元計價)上漲 6.3%。不依靠單一市場漲幅支撐,對於整體股市回溫是有所助益的。在 2018 年,全球股市大多依賴美國股市強勁的表現;而在今年,多數市場表現也十分良好,MSCI 世界指數(美國除外)(MSCI World ex US Index)也上升了 5.9%。在 2018 年遭受重擊的新興市場也在今年表現強勁,MSCI 新興市場指數(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美元計價)上升了 6.9%,而主要的 MSCI 金磚四國指數上升了 7.6%。

然而,壞消息是,股市要收復去年第四季的跌幅仍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即使在今年初有一個好的開始,已開發國家的 MSCI 世界指數仍自去年拋售潮前的 9/21 高點下跌 9%。新興市場在 2018 年遭受 2 次重挫後,雖在今年初有反彈,但仍自 2018 年 1 月高點下跌 18.9%。

◆全球股市展望

去年的拋售潮反映了市場各種擔憂:擔心全球經濟在金融危機後的復甦將走入尾聲;擔心主要經濟體的後市展望, 特別是美國稅改政策效益退散及中國當局如證實 GDP 無法維持 6.5% 成長率的擔憂;擔心中國及美國經濟成長減緩以及全球景氣因中美貿易戰導致的衰退疑慮;擔心聯準會過度鷹派的貨幣政策;以及擔心負債緊緊的國家可能正醞釀下一波全球金融危機。

其中一個問題已稍稍緩和。如前述,聯準會似乎更加體認到激進的貨幣緊縮政策帶來的風險,但其對於全球經濟所帶來的影響似乎也言過其實。雖然全球媒體最近的報導都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IMF)「調降未來經濟成長預測」的論調上,實際上,IMF 對景氣預測並沒有這麼糟糕。

的確,IMF 認為今年全球經濟成長速度與他們先前在 2018 年 10 月的預估值相比減緩。IMF 預估全球經濟成長率今年將有 3.5%,在 2020 年將達到 3.6%,對比前預估值皆為 3.7% 的成長率,僅是微幅修正。如果全球經濟成長率在今年確實來到 3.5%,僅比 2018 年的 3.7% 微幅放緩。實際上,全球經濟增長的速度將呈現持平狀態。雖然今年全球企業獲利成長速度並不會像前幾年一樣快速,但減緩幅度並沒有那些危言聳聽的報導說的如此誇張。

然而,IMF 並不是一個偏執的樂觀者。如他們所言,全球經濟成長有下行的風險,逐漸上升的貿易緊張情勢對於全球景氣仍是主要的風險。自從去年秋季以來,全球財政狀況吃緊,除了貿易緊張局勢升級外的其他因素,也可能使投資人對經濟成長的風險情緒惡化,而為市場帶來不利的影響,特別是對政府及私營部門債券市場影響甚鉅。這些潛在的因素包含了英國尚未達成退出歐盟協議,以及中國經濟衰退速度快於預期,但核心問題仍是全球經濟成長情況。

然而,全球股市投資人面臨到的問題是,雖然經濟基本面因全球股市上漲獲得支撐,或者至少比去年底市場認為經濟將衰退的情況來的好,但經濟情況可能因政治不確定性因素而有下行風險。

沒有人知道中美貿易戰將如何演變,但可以知道的是,貿易戰將可能引起劇烈的股價波動。即便如此,仍有一些保持樂觀的理由:貿易談判的時間延長,表示雙方代表可以從進一步的協商中找到解決方案。以北美貿易協議(NAFTA)為例,出乎預料的是,雖然協議遲遲未能有進展,但川普卻能以中立的草案取得政治上的勝利。

但也有悲觀的理由,美中之間的爭端不僅體現在貿易戰上,還包含對於智慧財產權的保護及美國反對中國對國有企業的補貼等,使得雙方達成協議更加困難。而目前美國政府停擺也成了另—個不確定性因素。

同時‘仍有一些令投資人感到緊張的理由。根據美銀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每月基金經理人調杳顯示,有 27% 的經理人認為貿易保護政策仍是最大的風險,其次為美國升息過快擔憂,第三則為中國經濟放緩疑慮(各占 21%)。根據路透社一月對全球約 270 位經濟學家調杳,超過半數認為,中美貿易戰持續升溫將可能促使今年的經濟衰退情形加劇。

多元資產配置、增持成長型資產及減持易受景氣循環影響的產業資產可能是目前最好的投資方針。我們為最壞的情況做準備,但說不定全球經濟情況會出現令人振奮的消息,而非壟罩於政客們的政治操弄手段恐懼中。

如非特別強調,以上所提供之數據皆截至 2019 年 1 月 25 日。

©2019 晨星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晨星提供的資料:(1)為晨星及 (或) 其內容供應商的獨有資產;(2)未經許可不得複製或轉載;(3)晨星未就所載資料的完整性、準確性及即時性作出任何保證。晨星及其內容供應商對於因使用相關資料而作出的交易決定均不承擔任何責任。過往績效紀錄不能保證未來投資結果。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