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在「領頭羊」後邊想出手制勝 有兩種策略
※來源:和訊網

許多讀者一定在日常生活中遇到過類似情況,而且,通過一些思考或嘗試,犯過一些錯誤後,也找出了正確的解決方法。對於其他讀者,這里的一些答案可能出人意料,不過,讓讀者感到驚訝不是我們提出這些例子的根本目的。我們的目的是要指出,類似這樣的情形普遍存在,而且形成一系列相互關聯的問題,系統地思考這些問題可能會讓你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請把這些故事當做主菜之前的開胃菜,它們的作用是增進你的食欲,而不是馬上把你撐飽。

1.妙手傳說

運動員究竟有沒有一朝命中、百發百中的「妙手」這一說?有時候,乍看上去,籃球明星拉里•伯德(LarryBird)、冰球明星韋恩•格雷茨基(WayneGretzky)或是足球明星迭戈•馬拉多納(DiegoMaradona)真的是百發百中,永不落空。體育比賽解說員們看到這種長期存在、永不落空的成功事跡,就會宣稱這名運動員具有出神人化的妙手。不過,按照心理學教授托馬斯•吉洛維奇(ThomasGilovich)、羅伯特•瓦隆(RobertVallone)和阿莫斯•特維斯基(AmosTversky)的說法,這其實是對真實情況的一種誤解。[l]他們指出,假如你拋硬幣拋上足夠長的時間,你也會遇到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全是拋出同一面的情況。這幾位心理學家懷疑體育解說員們其實是找不到更有意思的話題,只好從一個漫長的賽季中尋找某種模式,而這些模式跟長時間拋硬幣得出的結果其實沒有什麼兩樣。因此,他們提出了一個更加嚴格的測試。比如,在籃球比賽中,他們只看一個運動員投籃命中的數據,據此考察這名運動員下一次出手仍然命中的概率究竟有多大。他們也用同樣的方法研究這名運動員在這次出手沒有命中卻在下一次出手命中的情形。比較命中一次之後再次出手仍然命中的概率與這次沒有命中而再次出手命中的概率,假如前者高於後者,那就表明妙手一說不無道理。

他們選擇美國NBA費城76人隊(Philadelphia76ers)進行測試,結果與妙手一說發生矛盾:一名運動員投籃命中之後,下一次出手就不大可能命中了;假如他在上一次出手沒有命中,再出手時反倒更可能命中。就連擁有「得分機器」稱號的安德魯•托尼(AndrewToney)也不例外。這是否意味着,我們談論的其實是「射頻觀測器之手」,因為運動員的水准有起有伏,就跟射頻觀測器的燈光忽明忽暗一樣?

博弈論提出了一個不同的解釋。盡管統計數據否定了一朝命中、百發百中之說,卻沒有駁倒一個「鴻運當頭」的運動員很可能在比賽當中通過其他方式熱身,漸入佳境。「得分機器」之所以會不同於「妙手」,原因在於攻方和守方的策略會相互影響。比如,假設安德魯•托尼真有那麼一只妙手,對手們一定會對他實施圍追堵截,從而降低他的投籃命中率。

事實還不僅如此。當防守一方集中力量對付托尼的時候,他的某個

隊友就無人看管,更有機會投籃得分。換句話說,托尼的妙手大大改善了76人隊的團隊表現,盡管托尼自己的個人表現可能有所下降。因此,我們也許應該通過考察團隊合作連續得分的數據來測試妙手一說。

許多其他團隊項目也有類似情況。比如在一支橄欖球隊里,一個出色的助攻後衛將大大改善全隊的傳球質量,而一個擁有優異的接球才能的運動員則有助於提高全隊的攻擊力,因為對方被迫將大部分防守資源用於看管這些明星。在1986年的世界杯足球決賽上,阿根廷隊的超級明星迭戈•馬拉多納自己一個球也沒有進,不過,全靠他從一群聯邦德國後衛當中把球傳出來,阿根廷隊兩次射門得分。明星的價值不能單憑他的得分表現來衡量;他對其他隊友的貢獻更為至關重要,而助攻數據有助於衡量這種貢獻的大小。冰球項目排列個人表現名次的時候,助攻次數和射門得分次數占有同等分量。

一個運動員甚至可能通過一只妙手帶動另一只手熱身,進而變成妙手,幫助他自己提高個人表現水准。比如波士頓凱爾特人隊的明星拉里•伯德,他喜歡用右手投籃,雖然他的左手投籃技術同樣遠在大多數人之上。防守一方知道伯德通常用右手投籃,自然會不惜集中一切兵力防他的右手。不過,他們的這一計劃不能完全奏效,因為伯德的左手投籃技術亦實在了得,他們不敢大意,非得同樣派人看守不可。

假如伯德在兩個賽季之間苦練左手投籃技術,又會怎樣呢?防守一方的反應就是增派兵力阻止他用左手投籃,結果卻讓他更容易用右手投籃得分。左手投籃得分提高了,右手投籃得分也會提高。在這個案例當中,左手不僅知道右手在做什麼,而且幫了大忙。

再進一步,我們會在第7章說明左手越厲害,用到的機會反而可能越少。許多讀者大約在打網球的時候已經遇到過類似的情況。假如你的反手不如正手,你的對手漸漸就會看出這一點,進而專攻你的反手。最後,多虧了這樣頻繁的反手練習,你的反手技術大有改善。等到你的正反手技術幾乎不分上下,你的對手再也不能靠攻擊你的弱勢反手占便宜時,他們攻擊你的正手和反手的機會漸漸持平,而這可能就是你通過改善自己的反手技術得到的真正好處。

2.領先還是不領先

1983年美洲杯帆船賽決賽前4輪結束之後,丹尼斯•康納(Dennis10Conner)的「自由號」在這項共有7輪比賽的重要賽事當中暫時以3勝1負的成績排在首位。那天早上,第五輪比賽即將開始,「整箱整箱的香檳送到『自由號』的甲板。而在他們的觀禮船上,船員們的妻子全都穿着美國國旗紅、白、藍三色的背心和短褲,迫不及待要在她們的丈夫奪取美國人失落132年之久的獎杯之後參加合影。[2]可惜事與願違。

比賽一開始,由於「澳大利亞二號」搶在發令槍響之前起步,不得不退回到起點線後再次起步,這使「自由號」獲得了37秒的優勢。澳大利亞隊的船長約翰•伯特蘭(JohnBertrand)打算轉到賽道左邊,滿心希望風向發生變化,可以幫助他們趕上去。丹尼斯•康納則決定將「自由號」留在賽道右邊。這一回,伯特蘭大膽押寶押對了,因為風向果然按照澳大利亞人的心願偏轉了5度,「澳大利亞二號」以1分47秒的巨大優勢贏得這輪比賽。人們紛紛批評康納,說他策略失敗,沒能跟隨澳大利亞隊調整航向。再賽兩輪之後,「澳大利亞二號」贏得了決賽桂冠。

帆船比賽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機會,觀察「跟隨領頭羊」策略的一個很有意思的反例。成績領先的帆船,通常都會照搬尾隨船只的策略。一旦遇到尾隨的船只改變航向,那麼成績領先的船只也會照做不誤。實際上,即便成績尾隨的船只采用一種顯然非常低劣的策略時,成績領先的船只也會照樣模仿。為什麼?因為帆船比賽與在舞廳里跳舞不同,在這里,成績接近是沒有用的,只有最後勝出才有意義。假如你成績領先了,那麼,維持領先地位的最可靠的辦法就是看見別人怎麼做,你就跟着怎麼做。①

①這一策略在競爭者超過兩個之後就不再適用了。即便只有三條船只,假如一條船偏向右邊,一條船偏向左邊,成績領先者就得擇其一,確定自己要跟哪一條船。

股市分析員和經濟預測員也會受這種模仿策略的感染。業績領先的預測員總是想方設法隨大流,制造出一個跟其他人差不多的預測結果。這麼一來,大家就不容易改變對這些預測員的能力的看法。另一方面,初出茅廬者則會采取一種冒險的策略:他們喜歡預言市場會出現繁榮或崩潰。通常他們都會說錯,以後再也沒人聽信他們,不過,偶爾也會有人做出正確的預測,一夜成名,躋身名家行列。

產業和技術競爭提供了進一步的證據。在個人電腦市場,IBM的創新能力遠不如將標准化的技術批量生產、推向大眾市場的本事那麼聞名。新概念更多是來自苹果電腦、太陽電腦和其他新近創立的公司。冒險性的創新是這些公司脫穎而出奪取市場份額的最佳策略,大約也是惟一途徑。這一點不僅在高科技產品領域成立。寶潔作為尿布行業的IBM,也會模仿金佰利(KimberlyClark)發明的可再貼尿布粘合帶,以再度奪回市場統治地位。

跟在別人後面第二個出手有兩種辦法。一是一旦看出別人的策略,你立即模仿,好比帆船比賽的情形;二是再等一等,直到這個策略被證明成功或者失敗之後再說,好比電腦產業的情形。而在商界,等得越久越有利,這是因為,商界與體育比賽不同,這里的競爭通常不會出現贏者通吃的局面。結果是,市場上的領頭羊們,只有當它們對新生企業選擇的航向同樣充滿信心時,才會跟隨這些企業的步伐。(選自《策略思維:商界、政界及日常生活中的策略競爭》)

【作者:和訊獨家】【了解詳情請點擊:www.hexun.com】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