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專欄〉決定聯準會下一步行動的四大要素

※來源:彭博資訊
圖片來源:afp
圖片來源:afp

聯準會政策信號的大幅轉變以及全球經濟成長放緩,為其他央行 (包括澳洲和印度央行) 採取更為鴿派的政策開闢了道路,儘管這些國家中大多數的利率水平已處於歷史低位。

現在的問題不是聯準會是否以及何時會改變其官方量化政策指引,而是它在從目前 2019 年升息兩次的路徑轉向 2019 年不升息的新基線路徑時,會在多大程度上調整指引?即使美國經濟可能會繼續保持穩健並超過其他發達經濟體,但有四點理由會促使它這麼做。

1. 成長前景分化:正如近期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發出的信號那樣,全球經濟和企業的共識已明顯轉向全球成長同步放緩這一令人擔憂的概念。不過,同步放緩並不是 2019 年最有可能的結果。相反,世界三個最大區域面臨著成長的分化:歐洲、中國和美國。

歐洲經濟活動放緩,且風險明顯轉向下行,將迫使預測人士下調其成長預期,上周歐盟委員會和英國央行已經先一步這樣做。

歐盟委員會把 2019 年歐元區成長預測下調了 0.6 個百分點,大多數國家 (包括法國、德國、義大利和西班牙) 都被下調。然而,歐洲大陸一些新興以及正在加深的弱勢領域表明未來成長預測還有可能被進一步下調,最可能的結果是總體成長率低於 1%,而義大利等更脆弱的經濟體將出現衰退。

與此同時,英國央行將 2019 年英國經濟成長率預估降至 1.2%,這將是 10 年來最慢的年增率。由於經濟不確定性加劇導致投資和消費減弱,英國央行行長卡尼警告說,「英國脫歐迷霧」預計會進一步抑制市場人氣,如果英國無序脫歐,短期內甚至會面臨更大的下行風險。

在中國,PMI 指數的下滑繼續彰顯出當局面臨的政策困境。降準、增加定向貸款等老措施在刺激成長方面已經不那麼有效,而且很有可能加劇金融扭曲以及資源錯配的狀況。但是,在成長放緩的背景下,更有力地轉向更具前瞻性的結構性改革所面臨的短期困難會增加。

所有這些都與美國的情況形成鮮明對比。1 月就業報告證實美國勞動力市場保持強勁,這是消費和成長的最重要動力。上個月,就業成長繼續呈現出一貫且顯著強於預期的趨勢。此外,薪資年增速仍高於 3%。企業投資活動也受到穩定業績的支撐,這反映出企業能夠在更具挑戰性的國際環境中從容應對。

如果沒有政府再度關門或其他一些政策滑點,比如聯準會與市場溝通出現問題,那麼美國經濟成長應該會保持穩健。實際上,如果單獨從經濟表現這一點來考慮,聯準會可以升息。但該央行對海外弱勢的溢出風險敏感,而這一考慮將被以下三個因素放大。

2. 勞動力市場鬆弛和生產力潛力的證據:除了令人鼓舞的就業成長速度之外,上一份就業報告還為聯準會提供了勞動力市場仍然「鬆弛」的跡象。直接證據來自勞動力參與率的進一步上升,這凸顯出更多人重新進入勞動力市場的可能性。相對穩定的薪資成長數據則帶來進一步的佐證,儘管 JOLTS 和失業救濟申領數據沒有給出這樣的信號。經過多年異常低的成長後,現在可以憧憬生產率的回升。

3. 疲軟的通膨:不要認為近年來央行大量注入流動性以及非常低的利率水平會導致任何令人擔憂的短期價格飆升,進而認定需要進一步升息。結構性改革正在深化,將繼續抑制整體通膨壓力。在基線預測情境中,我們認為不會發生大宗商品價格沖擊事件,這也是因為庫存管理的改善以及某些領域 (如石油) 存在的替代供應。

4. 與市場的相互依賴:去年第四季的市場動盪提醒聯準會,投資者對不夠明確的政策立場的解讀可能引發資產價格技術性錯位並增加蔓延至實體經濟的風險。因此,上個月 FOMC 會議上才有了戲劇性的立場轉變,強調在升息上會保持耐心並將在縮減資產負債表時保持靈活性。

聯準會主席鮑爾以及他的兩位前任,沒有表現出大幅偏離市場預期的強烈興趣,儘管一些官員可能仍然認為有必要這樣做,從而增加政策的靈活性並降低未來金融市場波動的風險。

從技術角度來看,這四大因素強化了聯準會接近或處於中性利率範圍內的觀點。即使實際情況並非如此,眼下它也將成為聯準會看法的一部分。

本文作者 Mohamed A. El-Erian 是「彭博視點」專欄作家,安聯首席經濟顧問;他曾任安聯子公司 Pimco 的 CEO 和聯席 CIO。本專欄並不代表彭博編輯委員會或彭博有限合伙企業及其所有者的觀點。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