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恭克專欄】高現金股息殖利率是股價上漲的護身符嗎?

台灣上市櫃公司 2016 年及 2017 年首季財報公告已近尾聲,各家公司在結算去年公司盈餘後,於董事會擬訂將提報股東會通過的股利分派案。每股現金股利分派金額的高低,常常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甚至成為股市短期的炒作題材。高現金股息殖利率是股價上漲的護身符嗎?

現金發放率的高低直接影響的是公司保留盈餘的再投資率,即現金股息發放率較高的公司,自然減弱盈餘再投資的動能,而再投資率高低的決策是否正確,則又決定於資本投資報酬率 (ROIC) 是否大於加權平均資金成本(WACC),若 ROIC 明顯高於 WACC,企業應降低現金股利發放金額,以提高再投資率。因此,現金配息率的高低其實是公司財務投融資決策的重要一環。

若 ROIC 明顯大於 WACC,便應提高盈餘之再投資率,即減少股息發放率,而非提高現金股息發放率;股利政策若不考量財務決策問題,則其對股東權益之增減並無實質意義,因此,學術界有『股利政策無用論』之說!

然而,錯誤解讀資訊內涵,並不斷傳播後,積非成是,對股市最終將形成資訊之短期傳遞效應;但是,短期效應終究只是股價短期波動之刺激因素,長期而言,股東之權益報酬率若無法得到合理報酬,則公司股價終將被市場力量修正。而錯誤解讀資訊或盲從接收傳播後資訊之投資人,若無法認清此點,錯將短期投機題材視為長期評價之依據,長期而言,要成為股市投資贏家,將是緣木求魚!

雖然在學理上,企業的股利政策對股東權益並不會產生太大實質效果,但發放高現金股息之公司,在公司經營者誠信及公司治理屢受質疑之資本市場中,仍有一些積極意義:

1. 至少代表公司願意將公司部份盈餘透過實質現金發放方式,讓長期持有公司之外部股東享有一定程度之現金報酬,此對經營者之誠信與操守之展現無疑是正面居多。

2. 公司若能持續穩定以現金發放現金股利,且上市櫃公司台灣母公司發放現金股利來源非來自舉債 (如發行公司債) 或融資 (如銀行借款)、現金募資 (如發行特別股或現金增資) 等途徑,也表示該公司母公司產生自由現金流量能力應無問題,同時也讓外部股東清楚企業之盈餘品質並非紙上富貴、爛芋充數,對企業財務報表之信任度亦可望提升。反之,若母公司之現金流量與合併財報現金流量存在極大落差,且母公司負債比率居高不下,卻因欲討好市場而採高現金配息,終將使母公司財務結構走上惡化之途,長期對企業價值將是有害無利。

3. 過去發放高現金股利者往往被市場認為係緩慢成長型的股票,但因目前國內資金市場利率仍處歷史低檔區,若企業本身債信不差,在短期營運週轉金調度無虞、企業資本支出資金需求不強下,對發放現金股利者,市場仍應正面看待。

4. 投資人在選擇高現金股息股時,仍應以公司盈餘能穩定成長者為優先考慮目標,畢竟只有盈餘成長型的公司完成填息的動能會較強;其次,選擇高退稅比率者則是另一個應附帶考量之因素,在兩稅合一扣抵稅率減半及不合理的二代健保附加費而使部份股東參與除息的誘因降低,變相處罰長期持股的投資者。

5. 對穩定成長或低度成長公司,但能穩定配息者,真正能得到超額報酬之關鍵在能耐心選擇便宜股價買進、並願意花時間去等待市場機能之實現,對一心想短期獲得高報酬者則較不適合。

股利政策對公司股價的影響只有在透過市場資訊傳遞效應後,並經投資人心理反應於實際交易行為上,才對公司股價產生實質影響,否則,配發現金股利的高低對公司原來股東所得主張之持股權益並無任何影響。因此,想投資高現金股息殖利率股票的投資人,一定要回歸公司價值評價本質,即其未來創造可分配盈餘,即創造自由現金流入的能力及穩定度,否則,可能賺了現金股息卻賠了更多價差,而且到明年還得按個人綜所稅率申報所得稅補繳差額。

很多景氣波動很大,或是來自營運活動現金流量與會計盈餘有明顯落差的公司,為迎合市場炒作題材之需求,而採高現金股息發放率,實則可能危及公司財務之穩定度。對這些公司,大家在投資之前可得睜大眼睛才好,免得成為大股東高檔賣出股票的長期套牢者。

現金股息殖利率的高低並不是衡量投資標的優劣的重要擇股條件;反而,穩定的股利政策顯得相對重要。扣掉現金股息後的再投資率之合理性,才是企業價值能否增加或成長之關鍵因素;長期股價上漲之憑藉是企業價值的增加,而非短期現金股息殖利率的高低。


【獵豹財務長】 | 郭恭克

知名財經部落格作家,人稱「獵豹財務長」,政大EMBA財管所、考試認證合格證券分析師(CSIA)。著有《獵豹財務長投資的邏輯》《獵豹財務長給投資新手的第一堂課》《散戶啟示錄》《投資心法豹語錄首部曲》《耕讀狂想曲》…等書。獵豹財務長部落格(JaguarCSIA) http://tigercsia3.pixnet.net/blog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