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苑舉正專欄】法國會出現哲學家總統嗎?

2017 年,歐洲有三場重要的大選,分別是 3 月份的荷蘭大選,4 月份的法國大選,9 月份的德國大選。這三場大選之所以重要,主要的原因是他們都牽涉了歐盟的未來,但是性質不盡相同。荷蘭國家不大,但從歷史上來看,他一直與英、美國家走的路線接近,所以脫歐的可能性不可忽視。法國與德國兩個國家是歐盟中最重要的成員國,因此大選結果自然重要。

直到目前為止,這三場選舉中,法國大選最具戲劇性。法國總統選舉充滿戲劇性的主要原因有三項,第一,選舉制度;第二,政黨立場;第三,政治操守。法國的選舉制度是兩輪制,因此第一輪投票的結果,只要沒人過半數,就會進入第二輪選舉。這時,選民針對前一輪得票最高的兩位候選人投票,選出總統。其次,在政黨的立場上,以反移民與法國至上為主要訴求的國家陣線黨,領導人雷朋會在第一輪出線,似乎沒有太大的問題。但十幾年來,只要極右派政黨在第一輪出線的結果,就是全國反對極右派政黨的大團結。

第三,有關政治操守方面,則是本次法國大選中最精彩的地方。現任總統歐蘭德打擊恐怖分子不利,導致法國於 2015 年發生多次攻擊,令法國人感到執政的社會黨太差了。於是,右派共和黨的主要候選人菲永,在政黨內部提名選舉裡脫穎而出。當時大家一致看好,以為他就是下任總統。

不料情勢逆轉,日前傳出菲永在國會議員任內,竟然長期讓妻子與子女沒有做事,卻坐領高薪。菲永面對媒體的披露,堅不承認錯誤之外,還打死不退,繼續爭取總統大位。此舉導致法國共和黨,不但失去了重新取得總統大位的機會,也讓原先沒有什麼希望的馬克隆,很意外地成為最有希望擔任下一位法國總統的候選人。誰是馬克隆?

馬克隆是 1977 年出生的年輕政治人物。雖然只有四十歲,但是他在法國政壇上,卻已經締造出許多令人刮目相看的記錄。他有四點使他在法國政壇值得眾人注意。第一,在現任內閣中,馬克隆原先是社會黨總統歐蘭德的經濟部長,但是因為他不左不右的中間立場與社會黨傳統有不少摩擦,不合的傳聞從來就不曾間斷過。2016 年 8 月,馬克隆提出辭呈,當時很多人都認為,馬克隆要選總統。

馬克隆在 2016 年 4 月 6 日,成立一個新的政黨,取名「大步前進」(En Marche!)。「大步前進」這個名稱說明法國現狀,尤其是經濟方面的裹足不前。經濟發展不好,許多人將怒火轉向外來移民,尤其是阿拉伯裔的族群,再加上幾次恐怖攻擊,確實也讓許多法國人認為民族融合政策並不成功。但這能不能夠證明,民主寬容的政治理想就是錯誤的呢?

對許多人而言,這的確是錯誤,可是對於馬克隆這位哲學家而言,這個理想不但沒錯,還要堅持下去。馬克隆是法國南特大學畢業的哲學系高材生,有高等學位,專門研究黑格爾與馬基維利的哲學。法國一直是一個重視哲學的國家,而馬克隆不但擁有哲學專業,後來還進了法國最好的行政管理學校,研究的是財務行政,而且曾經在投資銀行工作,成了同時兼具理想與實務的知識份子。

這個兼顧哲學與賺錢的角色,讓馬克隆在法國人心中很討喜。當他在 2016 年 11 月 16 日,宣佈參選法國總統時,他的競選總部裡,就塞滿了年輕學生與知識份子。馬克隆深諳這個道理,還特別把他支持歐洲統合的理念帶到倫敦去,講給在那裡從事財務金融界工作的法國人聽。在一片自保的國家主義聲浪中,馬克隆就成功地應用了他的哲學理念,將國際化、歐盟與政治理想結合在一起。

最後,馬克隆是法國有史以來第一位以獨立政黨候選人的名義參加大選,而且還有成功的希望。這是因為原先聲勢最強的共和黨候選人菲永,陷入夫人吃空薪的醜聞,聲望下滑。這種情況讓選舉制度在設計上講求中道的法國,極有可能在 5 月 7 日第二輪大選中,為了不讓極右派得勢的情況下,又對社會黨失望,也承認共和黨候選人也不好的情況,反而把票投給這位獨立的哲學家候選人。

目前的情況的確如此,因為馬克隆在民調裡,尤其是第二輪的支持率,確實已經超過菲永。那麼法國在今年的大選中,會出現一位哲學家總統嗎?答案是,如果馬克隆能夠克服如下兩項困難的話,那麼他確實有可能取得大位。第一項困難是哲學家的通病,曲高和寡,太多的知識份子,太少的工人階層,支持「大步前進黨」。馬克隆需要接接地氣,貼近民意。其次,馬克隆在左批社會黨、右反自由派的折衷立場上,不夠明確,讓選民下不定主意把票投給他。如果在這兩個項目中,馬克隆能夠更改策略,那麼法國有可能出現一位哲學家總統。


入世哲學家 | 苑舉正

國立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比利時魯汶大學哲學博士。研究專長為科學哲學、社會科學哲學、政治哲學、科技反思哲學、西洋哲學史與哲學教育。主要的社會服務工作,是利用媒體、演講與撰文的方式,推廣哲學教育。曾在臺大Coursera課程,開設「活用希臘哲學」。出版書籍為《求真》(臺北:圓神,2015)、《索羅斯的投資哲學》《所有做投資的人都應該要讀哲學》(台北:法意,2017)。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