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倫的「高壓經濟」對資產市場來說有風險
※來源:和訊網

專欄作家JamesSaft撰文指出,「高壓經濟」也許是很好的貨幣政策,也許不是,但卻會給股票和債券帶來嚴重風險。這篇文章具有一定的借鑒意義。

如果按照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美聯儲/FED)主席耶倫上周五的建議,通過「高壓經濟」來幫助扭轉2008-2009年大衰退遺留的影響,可能給這兩大類資產都帶來短期的上漲。

但除非耶倫能做到吸引勞動力回來就業,又不會讓通脹變得過強,否則股市和債市的風險基本都偏向下行。

通脹不僅能持續自我延續,對於股票和債券未來產生的收入的價值也不利。

而且這還沒有考慮通脹爆發後接着快速升息、資產價格波動加劇的情況。

耶倫稱閒置的勞動力需求、低生產率以及低投資水平可能會自我持續,也就是磁滯(hysteresis)。她的說法引出了一種可能性,即美聯儲放松對經濟的控制,即使經濟火熱。

「如果我們假定在深度衰退後存在一定程度的磁滯,很自然下一個問題就是通過暫時實施『高壓經濟』,是否可能扭轉這種供應面的不利影響,」她周五在波士頓表示。

對企業來說,這種想法當然聽起來不錯。

畢竟,耶倫的「高壓經濟」中,更多工人將找到工作、支出也會更多,而且刺激企業增加投資。

作為處於超寬松貨幣政策時代的投資者,我們應該仔細區分「有利於經濟」、「有利於企業營收」和「有利於資產價格」。

耶倫小心翼翼地避開了下面這種情景,即允許經濟加大馬力可能導致高通脹。

她認為,過去已知的就業和通脹之間的關系,在這次復蘇中比以往要弱。

這將是一場賭博:為了治愈上次衰退的創傷而允許通脹上升。

作為政策,這種做法有其吸引力。經濟顯然受到投資和就業參與率偏低的困擾。另外,在兩至三年時間內使利率明顯上升,將使美聯儲在應對未來衰退時處境更為有利。如果衰退馬上來臨,現在手頭上的工具恐怕不太合適這項任務。

政策不錯,但對資產價值不利

對資產所有者來說,這種政策可能不會帶來什麼慰藉。債券持有者顯然不會喜歡允許通脹上升抹掉已經很微薄的回報的政策。資本價值將受到重創。而近些天來,債券已接近於單向押注,只有在低通脹和低增長這種最極端情況下,才可能表現「良好」。

再看股票。雖說估值從歷史上看並非很充分,但卻從「高壓經濟」顯然意欲打擊的兩種情況中得到了益處。

工資增長一直低迷,而企業利潤占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重處於歷史性高位。如果不是非常擔心通脹,以提高工資的形式讓勞動力報酬「趕上來」一點的話,必須會損害公司獲利。

股市還受益於低通脹和非常規貨幣政策,這兩種情況都會誘使資金離開較為安全的投資。

即便美聯儲造成經濟「偏熱」,那麼就會帶來可預見的加息周期。所有這些可能會讓人重新思考合理的付出回報比。

誠然,耶倫的講話目前或許只是在試探。美聯儲副主席費舍爾周一在紐約的講話沒有顯示出直接提高聯儲通脹目標的意願,認為美聯儲在履行雙重職責方面已經做得不錯。

「我非常不願意提高通脹目標,」費舍爾稱。「我們目前在貨幣政策方面並未深陷困境。」

當然,「高壓」和提高通脹目標雖然不同,但相互關聯。

無論選擇哪個途徑,這樣的爭論都提醒人們,貨幣政策帶來的一個預期影響就是反常地推升資產價格。

但一旦恢復到正常狀態,幾乎肯定會拉低付出回報比。(文章來源:路透中文網(博客,微博))

【作者:和訊獨家】【了解詳情請點擊:www.hexun.com】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