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性別平等:普通人可以做什麼?
※來源:和訊網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副教授陸海娜為FT中文網撰稿中指出,職場性別不平等一直是一個存在的現象,普通人其實也可以為改善這一問題出力,文中提到了四點做法,並認為這樣做不光是為自己,更是為了女性群體,為女性發聲,爭取權益。退一步講,即便你做不到為他人發聲或不願意這樣做,成為一個優秀的職場女性本身就已經是在為推動性別平等做貢獻了。值得我們思考。

職場性別平等是個老話題,有很多可講的,但似乎也講不出什麼新東西了。作為一個專門研究就業平等的勞動法和人權法學者,我當然可以滔滔不絕地談論立法和司法的問題、社保扶持的不足、人們的刻板印象、男尊女卑的傳統觀念……還有哲學、社會學、心理學的一些看上去比較高深復雜的理論。我還出版了一本書來討論就業歧視和相關的法律。

但是,談論這些的實際效果似乎很有限。中國實行市場經濟這30多年以來,就業市場的性別歧視如果不能說變得更加嚴重的話,至少也是沒見減少。隨着「二孩」政策的實施,可以預見女性就業會受到更嚴重的影響。

這麼多年反歧視法的研究使我充分認識到:在消除歧視這件事上,法律和政策能做的也是有限的。歧視的根源非常復雜,人們的行為也不完全受法律和政策的影響。

那麼,希望改變這一狀況的人們,尤其是女性,除去呼吁頂層設計、修改法律、完善生育保險這些不是人人都可以參與,也不可能很快實現並且產生效果的方式,還能做點什麼?作為一個普通人,個人的力量似乎微不足道,但是聚沙成塔,歷史的進程不就是由無數個體的努力而推動的嗎?我認為以下幾件事是每個人都有可能做到的。

首先,我們可以學習了解什麼是性別平等和性別歧視。先把要解決的事情了解清楚,才有可能在同一個頻道來討論解決之道,才可能正確地為之努力。

雖然很多人認為自己當然知道什麼是歧視,但事實上歧視並不總是一個很容易判斷的事情。我在調研和日常生活中發現,很多人並不認為自己會歧視女性或者受到了歧視。比如,我在調研中接觸到一位基層干部,聲稱人事處要給他的部門分配一名新員工時,有條件差不多的一男一女兩位人選,而他「想都沒想就要了男的」,但是「自己絕無歧視女性的想法」。

其實,像他這樣的人很多,甚至包括女性。他們在做決定時,並不認為自己在歧視女性,而只是因為其他各種各樣的原因:「女人要生孩子,生完孩子就把心思放在家庭了,就不會專心工作了」;「雖然不是每個女性都是這樣,但畢竟這樣的概率很大,對不對?」「女人嬌氣,男的我想派他去哪兒就去哪兒,女的就不行了」;「我(男性)要經常出差,帶個女同事多不方便」;「我們部門全是女人,換個純凈水都要三個人,我們想找個男的方便換水」……很多時候,他(她)們並不需要什麼明確的原因,只是潛意識里覺得該去選擇男性。

也有女性認為自己從來沒在職業生涯中受到過性別歧視。也許對少數人是這樣,但也有一種可能是因為,有些女性並沒有積極地去爭取過很多東西,比如晉升、獎勵等等,所以並未遭受過明顯的挫敗,因而意識不到自己可能因為女性身份而失去的機會。比如同樣條件的男性就會被考慮提拔或被有意識培養,而女性卻根本就未在考慮范圍之內。

至於為什麼她們會不去積極爭取一些機會,從表面看可能是出於她們的主動選擇,比如用不着那麼辛苦,要把精力更多地放在家庭和孩子上面,或者並沒有那麼大的「成功」的壓力,女人要追求事業會比男人辛苦艱難的多,等等。除了最後一條基本是事實以外,其他想法可能是日積月累的社會性別角色期待灌輸的結果。

此外,由於雇主和員工信息不對稱,即便是很可疑的性別歧視也經常無法得到證明。事實上,很多女性因為性別而沒有得到的機會,根本無法得到印證,別說書面證據,很多領導層的決定根本就是無意識的,很多人在不自知的情況下歧視了女性。由此可見,中國的女干部配比政策,其他國家的性別比例和性別主流化政策,還是很有意義的。這些政策至少提醒了決策者,還有性別這回事。

另外,職場性別平等或性別歧視也並不僅僅限於某個雇主的某個具體的決定或行為。比如,你在走進一家公司時,發現管理層和業務骨干大部分是男性,而行政輔助人員等基層員工大部分是女性,那麼這是雇主的性別歧視造成的,還是有更廣泛的社會原因?也許二者皆有。

那麼如何了解什麼是性別平等和性別歧視呢?如果你可以來人民大學法學院旁聽一次反歧視法的課程,當然很好,但並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條件。不過現在互聯網使這種學習變得簡單快捷。外語好的人可以直接訪問聯合國等的網站,比如聯合國婦女署:http://www.unwomen.org/en;願意看中文的可以去北大法學院人權與人道法研究中心的人權法電子教材:http://www.hrol.org/Education/Resources/,里面有深入淺出的解釋和例子。

其次,在適當的場合宣傳性別平等的理念。尤其是身處高位的女性,有這樣做的社會和道德義務。這樣的女性代表有很多。比如希拉里·克林頓,雖然你我可能不同意她的政策和一些做法,但無可否認,她是一名優秀職業女性,又是為女性權利積極行動的好樣板。在中國,我希望除了婦聯的領導和專家學者外,還能有更多官員,尤其是女性高級別官員,以及知名商業機構的女性高管,能更關注性別平等問題,作為女性的優秀代表為女性發聲。

第三,作為父母,我們可以對自己的孩子從小進行性別平等的教育。當然,這樣做的前提是自己對性別平等有正確認識。對於男孩,父母可以幫助他不受大男子主義的侵蝕。這樣做,也是為社會培養有正確價值觀的未來公民。想送孩子海外留學的父母這樣做,還可以幫助他盡快適應歐美國家強調性別平等的文化。女孩的父母,可以避免將溫順、謙卑、安靜這樣一些性別角色期待灌輸給女兒。希望女兒有所成就的父母,更應該鼓勵女兒追求卓越,比男性更努力。因為在職場的頂端,也許會有平庸的男性,卻不會有平庸的女性。

最後,女性可以讓自己變得更優秀,並掌握更多的話語權和影響力。雖然女性作為個人當然完全有權利選擇更輕松的生活,但只要有機會,我就會勸說我那些聰明能干但並不雄心勃勃的女性朋友們充分發掘自己的潛能,在生活工作基本可以平衡的前提下,進入管理層和領導層。用Facebook的首席執行官謝麗兒·桑德伯格的話說,就是「向前一步」(leanin)。

這樣做不光是為自己,更是為了女性群體,為女性發聲,爭取權益。退一步講,即便你做不到為他人發聲或不願意這樣做,成為一個優秀的職場女性本身就已經是在為推動性別平等做貢獻了。再退一萬步講,即使你根本不在乎性別平等這件事,就象福柯的理論以及後來的實證研究揭示的那樣,擁有更多掌控的人生也會更加快樂。所以,無論出於什麼目的,讓自己變得更加優秀吧!

(注:作者是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副教授,中國人民大學人權研究中心,國家人權教育與培訓基地秘書長)

【作者:和訊獨家】【了解詳情請點擊:www.hexun.com】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