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博邁投資長觀點】拉丁美洲之春?

※來源:路博邁投信
@作者:Gorky Urquieta,路博邁全球新興市場債券共同主管

南美洲政治動盪接踵而來,但肇因各不相同。  

本週投資長觀點邀請路博邁新興市場債券團隊之 Gorky Urquieta 擔任客座作家。

在春暖花開的南半球,南美洲的社會與政治動蕩不安一波接著一波,令人回想起 2011 年的「阿拉伯之春」。南美洲是否也將掀起「拉丁美洲之春」? 近來南美各國的動盪是否有任何共通之處?

2018 年,拉丁美洲的經濟成長疲弱,今年的表現也毫無起色。同時間,其他新興市場的經濟持續成長,亞洲經濟成長率為 5.3%,新興歐洲經濟成長率為 2.2%,非洲的經濟成長率為 3.3%。

阿根廷、厄瓜多、委內瑞拉陷入經濟衰退,同時間玻利維亞、智利、與秘魯等國雖面臨政治動盪,但是經濟成長率仍有 2.5% 至 4%。拉美兩大經濟體-巴西與墨西哥-雖然成長停滯,但是未受其他國家的動盪牽連。 

倘若「經濟」不是造成各國動盪的共同因素,那會是意識形態造成的嗎?抑或極左或極右派政府面臨相同的困境?還是民粹主義開始面臨反動? 

很明顯不是。在阿根廷,左派候選人贏得今年的總統選舉。但在鄰國烏拉圭,執政長達 15 年的中間偏左執政聯盟以些微之差輸給中間偏右的政黨。我們不認為接下來拉丁美洲會出現類似 1990 年代「華盛頓共識」的區域性改革或私有化浪潮,也不會出現類似 2000 年代初大宗商品熱潮時期的「粉紅浪潮」,當時左傾政治勢力靠著裙帶關係贏得政權。 

各國問題大不相同

各國面臨的問題大不相同,但是肇因也不難理解。

在阿根廷,改革派的現任總統雖然選舉落敗,但是得票率仍有 41%。儘管阿根廷經濟已連續兩年嚴重衰退,且改革一定會伴隨著痛苦,但是許多人仍支持改革政策。在玻利維亞,民眾針對選舉舞弊發起和平示威運動,最終令日益專政的左派政府下台。

在智利,地鐵票價微調引發一連串有組織、暴力的抗議活動,最終擴大成大規模、但平和的示威運動,要求政府提供更好的服務、經濟改革、與制訂新憲法。目前,儘管中間偏右的智利總統的民調支持度低,但是前朝的社會主義政府在 2018 年卸任時的支持度之低,比現任總統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哥倫比亞,工會與學生抗議退休金與稅負改革。儘管右派政府表示廣納各方建言之前,不會推動改革措施,但是最後政府貪腐醜聞和 2016 年與革命軍 FARC 簽訂的和平協議亦成為民眾抗議的目標。 

厄瓜多的中間偏左政府為了落實國際貨幣基金會的改革計畫,縮減政府開支並取消燃料補貼,最終引發暴力示威,但是執政黨並未因此而下台。秘魯的中間派總統解散試圖發起彈劾的國會並宣佈國會改選,最終避免一場憲政危機。 

明辨其中差異

這些示威活動剛好都出自安地斯山脈的國家,但是我們認為這應該只是巧合。這些事件唯一的共同點在於各國對於執政黨的反動(不論執政黨的色彩為何),且原本針對單一事件發起的示威抗議,最終激發對於貪腐、犯罪、經濟成長停滯、與財富分配不均的民怨-Brad Tank 上週在本欄針對國際政治風險發佈的文章中,便已歸納出此一模式。 

這些示威運動將引發哪些市場風險?影響是否會向外蔓延?

這些負面新聞不斷浮上台面,令南美市場資產面臨短期的價格錯置,但是這也為多數市場增添額外的風險溢酬。儘管如此,投資人大致仍理性地看待風險。儘管疲弱的經濟成長對財政收支帶來壓力,使得一個國家更容易面臨內、外部的衝擊,但是浮動匯率機制與政府對於外部融資的需求降低,亦可造就緩衝空間。

此外,到目前為止拉美各國面臨的各種挑戰都以民主、憲政的方式一一解決,且政府體制大致維持正常運作-只有命運多舛的委內瑞拉除外。 

簡單來說,眼前拉美各國的動盪只是反映民眾一時不滿的情緒,而非「拉丁美洲之春」的開端。我們不擔心拉美各國會重演 1980 年代的「失落的十年」。高度的波動性與不確定性將再延續一段時間,同時我們也要觀察動盪是否有蔓延的跡象,但是我們還是得回歸各國的基本面,方能穩渡眼前的波濤起伏。 

路博邁證券投資信託股份有限公司獨立經營管理。台北市忠孝東路五段 68 號 20 樓 電話(02)87268280。
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基金之績效,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本文所含資訊反映文件編製日觀點,其資料來自路博邁認為可靠之來源。路博邁並不對本文件內任何資料之正確性為任何陳述或保證,亦不保證這些資料所為之任何估計、預測或意見將會實現。本處所表達之意見,可能在文件發布後隨後續條件變化。本資料僅供參考,本公司並不針對個人狀況提供投資建議,投資人如欲進行投資,應自行判斷投資標的及其投資風險,並承擔投資損益結果,不應將本資料內容視為投資之唯一依據。本文提及之個股僅供說明之用,不代表任何金融商品之推薦或建議,亦不代表基金未來投資。©2019 路博邁證券投資信託股份有限公司所有權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