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霸菱訪談】全球新興市場股票:我們有何看法?

※來源:霸菱投顧

在本次訪談中,新興及邊境市場股票投資團隊共同主管 William Palmer 及 Michael Levy 探討投資該資產類別的方式、目前趨勢,以及近期的利空因素為何可能轉為利多因素。

繼去年年底表現面臨挑戰之後,新興市場股票在 2019 年年初開局良好。目前,投資者要如何看待這個資產類別?

Michael:
去年股市的修正反映了投資者憂慮美國聯準會收緊貨幣政策,及其對新興市場國家可能產生的影響,尤其是存在經常帳赤字的國家。此外,中美貿易緊張局勢升溫,亦令人質疑全球經濟增長前景,對股市表現構成拖累。我們認為,這兩項因素導致新興市場股票投資者要求取得更高的風險溢酬。

William:
我們留意到,這些事件的相關風險在過去幾個月已經有所減退。首先,聯準會面對較為好壞參半的美國經濟數據,採取更為鴿派的態度。第二,中美貿易談判取得了重大進展。這些先前的利空因素轉化為利多因素,成為年初至今推動市場走勢的重要動力。

Michael:
隨著經濟活動緩慢改善,企業盈餘亦有望改善。隨著各家企業公佈的財報印證了其盈餘確實取得了改善,這有望為股市表現提供進一步支持。

William:
亦值得留意的是,投資者預期仍然偏低,2019 年市場共識的盈餘增長預測處於溫和水平,從本益比及股價淨值比的角度,新興市場股票相較 MSCI 全球股票的相對評價具有吸引力。由於目前的預期偏低,可能為今年餘下時間帶來驚喜的空間,而目前的評價亦為投資者戰略性增持新興市場股票提供了具有吸引力的買入點。

在新興市場,你看好哪些股市?

William:
作為「由下而上」的投資管理人,我們不進行「由上而下」的國家選擇。我們想綜觀整個投資範疇,洞悉最具吸引力的投資機會,建構多元化的投資組合。顯而易見,總經風險無法忽略,因此,我們透過為每家個別企業設定的股東權益成本,致力在分析中將其納入考慮。我們繼續在中國物色到眾多令人振奮的投資機會,尤其是科技及保險等領域。

倘若中美貿易談判未能快速達成協議,有哪些潛在風險及機會?

Michael:
我們觀察到,中美貿易談判在過去幾個月取得重大進展。雙方認識到貿易戰對所有經濟及金融市場都會產生損害,願意在主要領域達成令人滿意的解決方案,例如雙邊赤字、知識產權保護及市場准入。一旦達成這樣一份協議,顯然會提振中國及新興市場的投資者、企業及消費者信心。

William:
貿易保護主義升溫,自然會帶來更大不明朗因素。倘若未能相對快速地達成解決方案,可能導致全球經濟增長在短期內放緩,但中線而言,經濟增長很可能回歸更正常化的水平。決策者十分明白貿易緊張局勢帶來的下降風險,因此,中國公佈佔 GDP1.5%–2% 的財政寬鬆措施。在 2019 年餘下時間及往後,這有望為經濟活動及企業利潤增長帶來支持。

你在新興市場物色到哪些長線增長機會?

William:
儘管新興市場中產階層快速增長,但投資者亦必須更深入理解,並了解人口統計狀況的變化,以洞悉該階層未來消費的模式。

我們認為金融服務業等領域享有巨大的機會,尤其是退休金、人壽保險及較成熟的金融儲蓄產品,為股票投資者帶來保險及銀行業的投資機會。此外,我們亦在私人醫療保健、私人教育及科技業 (包括硬體、軟體、社群媒體及電子商務) 等領域物色到投資機會。

Michael:
據此而言,在電子商務及互聯網方面,互聯網在新興市場的普及率顯然大幅提升,在新興市場國家有眾多不同獨特的投資機會。

例如, 在俄羅斯, 我們相信內需股 (例如 Mai l .Ru 及 Yandex) 最有望把握未來增長動態,因為這兩家公司在社群媒體及線上搜尋市場佔據領先地位。隨著俄羅斯的數位經濟成熟,消費者行為及支出模式轉變,這些國內服務供應商快速提升廣告收入、電子商務收入,並在共享經濟把握新收入機會。

William:
我們亦不會忽視傳統業的投資機會,例如,資源產業有一些管理十分完善的公司,即使是基於保守的資源價格假設,其產生的現金流仍十分充裕。其重要性在於,作為「由下而上」的投資經理,我們不想只聚焦於個別層面,反而,我們希望綜觀整個投資範疇,洞悉最具吸引力的投資機會,建構穩健而又多元化的投資組合。

什麼是投資新興市場的最佳方式,主動型投資抑或被動型投資?

William:
我們堅信主動型投資是最佳方式,因為新興市場本身的市場效率偏低,相對於已開發市場股票,新興市場的分析師覆蓋範圍尤其較低,而且零售投資者參與度較高。因新興市場的財富管理業尚未發展到西方國家的程度,因此,投資者往往直接投資於股票,而非共同基金。中國市場便是其中很好的例子,根據世界銀行公佈的數據,零售投資者可佔股票市場的每日成交量超過 80%。每當有利多或利空消息傳出時,市場經常會過度反應,從而導致市場低效率,而透過專注於基本面及「由下而上」的投資流程,投資者便可把握當中的投資機會。

Michael:
被動型投資將投資者的投資決策與特定基準指標連結。我們認為主要基準指標 (MSCI 新興市場指數) 並不能真正反映新興市場的投資機會,我們經常在基準指標以外物色到可獲取超額報酬的投資良機。另外,近年來另一個發展為《金融工具市場指導 II》(MIFID II)所帶來的監管變化。由於對新興市場股票的分析師覆蓋範圍減少,賣方公司對新興市場的公司研究顯著下降,令主動型投資經理可以於中長線 (例如霸菱運用的 5 年期研究) 利用市場低效率來把握良機。

「我們堅信主動型投資是最佳方式,因為新興市場本身的效率偏低,相對於已開發市場股票,新興市場的分析師覆蓋範圍尤其較低。」

霸菱的投資流程與其他新興市場投資經理有何區別?

William:
作為「由下而上」的投資經理,我們專注於企業的基本面研究,但亦致力透過股東權益成本掌握總經風險,從而區分對待每個國家或地區的風險環境。因此,我們能夠評估投資組合內每家公司所面臨的整體風險。這有助於我們在投資新興市場時考慮貨幣風險,這可能對我們最終為客戶帶來的投資報酬產生重大的正面或負面影響。例如,在土耳其等高通膨國家,在將以當地貨幣計價的報酬兌換成以美元計價的報酬時,貨幣貶值可能會侵蝕了很大部份的總報酬,因此,我們在作出投資前,對預期報酬的要求會更高,藉以彌補所承受的較高風險。

Michael:
我們亦將環境、社會及公司治理 (ESG) 分析全面納入投資流程中,以確保企業的 ESG 評分會自動計算在其股東權益成本或預設報酬率內。產業領先的 ESG 實踐可以為良好的評估帶來支持,而倘若管理層對 ESG 的態度欠佳,或者環境或社會問題令人憂慮,就足以下調對一家公司的評估,令投資變得不具吸引力。

最後還有什麼想法要分享的嗎?

William:
長遠而言,我們相信企業盈餘有望推動股票報酬。鑑於新興市場的長遠經濟增長高於已開發市場,投資者投資於該資產類別似乎是合理的選擇。隨著新興市場實施更傳統的政策制定及經濟改革,這有望促進更可持續的經濟增長,長遠而言有望在資產價格中得到反映。

本基金經金管會核准或同意生效,惟不表示絕無風險。基金經理公司以往之經理績效不保證基金之最低投資收益;基金經理公司除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外,不負責本基金之盈虧,亦不保證最低之收益,投資人申購前應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所提供之資料僅供參考,此所提供之資料、建議或預測乃基於或來自認為為可靠之消息來源。然而,本公司並不保證其準確及完整性。該等資料、建議或預測將根據市場情況而隨時更改。本公司不保證其預測將可實現,並不對任何人因使用任何此提供之資料、建議或預測所引起之損失而負責。本文之經濟走勢預測亦不代表相關基金績效,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有關基金應負擔之費用 (含分銷費用) 已揭露於基金之公開說明書及投資人須知中,投資人可至境外基金資訊觀測站中查詢。基金投資涉及新興市場的部分,因其波動性與風險程度可能較高,且其政治與經濟情勢穩定度可能低於已開發國家,也可能使資產價值受不同程度之影響。依法令規定,投資大陸地區證券市場之有價證券以掛牌上市有價證券為限(即 A 股及 B 股),且投資前述有價證券總金額不得超過本基金淨資產價值之百分之二十。投資人亦須留意中國市場特定政治、經濟與市場等投資風險。本文所提及之個股或公司,並非推薦或勸誘投資該個股或公司。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