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方文明面臨分水嶺
※來源:財匯資訊,摘自:中國證券報

本書于2010年底完稿,其后一年間并未發生何事讓我修正觀點,即西方與其他地區之間歷時500年的“大分流”即將落幕。就在我行文之時,歐盟正經歷著一場經濟政治危機。頗具象征意味的是,2011年10月,歐洲金融穩定基金的負責人飛抵北京尋求中國投資人對歐洲貨幣聯盟的支持。昔日輝煌的歐洲竟衰敗至此。

35年前,德國人的平均富裕程度是中國的15倍,而今天這一差距已不足3倍。回溯至1980年,中國占全球經濟產值的份額僅2.2%,是德國的1/3。而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到2016年,中國占全球經濟產值的份額將達18%,6倍于德國。事實上若以購買力平價衡量,中國將在這一年趕超霸主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至于若以美元計算,中國何時能超越美國,則要視人民幣美元的匯率而定。但很少有人認為美元能夠在可預見的未來走強。

正當西方國家經濟發展滯緩之時,中國的經濟卻在以8%或9%左右的速度增長,工業產值年增長率達15%。以美元計算,中國的資本投資也高于美國。2010年,中國股票市場上首次公開募股的價值是紐約市場的3.5倍。這一經濟奇跡所帶來的社會意義同樣令人驚嘆。根據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統計,在中國,擁有10000-100000美元財富的人口比例為1/3,而在印度擁有同樣財富的人口比例僅7%。我們正處于東西方經濟運勢的拐點,近500年的歷史到此將面臨一個分水嶺。

在本書中,我提出西方之所以能在1500年后崛起并領先于世界其他地區(包括中國),要歸因于一系列體制革新。

第一,競爭。歐洲的政治處于割據狀態,形成多個君主制國家或共和制國家,其內部又分割為多個相互競爭的集團,現代商業集團便發軔于此。第二,科學革命。17世紀,數學、天文學、物理學、化學和生物學的所有重大突破均發生在西歐。第三,法治和代議制政府。這一最優的社會政治秩序出現于英語國家,它以私有財產權以及由選舉產生的代表著財產所有者的立法機構為基礎。第四,現代醫學。19世紀和20世紀醫療保健的所有重大突破都發生在西歐和北美,其中包括對熱帶疾病的控制。第五,消費社會。隨著工業革命的興起,以棉紡織品為發端,涌現出大量提高生產力的先進技術,同時對物美價廉商品的需求隨之擴大。第六,工作倫理。西方人最早將更廣泛而密集的勞動和更高的儲蓄率結合在一起,從而促進了資本的持續積累。

幾百年來,這些為歐洲或派生的北美及澳大利亞獨享。西方人不僅比其他地區的人更富有,而且在體格上更高大、更健康和長壽,他們也變得更強大。自日本開始,非西方國家相繼效仿搬用這些體制革新,東西方差距之所以在我們這個時代開始縮小。其中一半原因便是因為這些國家成功地借鑒了西方經驗,而另一半原因則是西方國家自己卻在逐漸摒棄這些成功的秘訣。

我們不妨捫心自問:如今誰的工作倫理觀念更強?韓國人每年平均工作時數比美國人高出40%。韓國學校每年學期長達220天,而美國為180天。消費社會又如何?你是否知道世界最大的30家購物商場中有26家位于新興市場,大多坐落在亞洲,而位于美國的僅有3家?現代醫學又怎樣呢?的確,美國的醫療支出水平無人能及,美國醫療支出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是中國的3倍,但它的公共醫保在效果上并沒有好于中國3倍。

科學情況怎樣?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最新數據顯示,東盛西衰的趨勢仍在延續。如果以授予國際專利的數量衡量(必須承認這一衡量標準并不完美),西方的優勢正遭受侵蝕。中國已然在2009年超過了德國。

即使在蘋果公司首席執行官史蒂夫·喬布斯去世之后,許多美國人依然相信未來的世界格局仍如同iPhone:“加州設計”與“中國組裝”。但他們錯了。西方的主導地位將終結于我們這個時代。它的終結不僅僅是因為世界其他地區終于學會使用西方的殺手锏,也是因為西方未能弘揚這些殺手锏,甚至已將其舍棄。

今天,美國在經歷了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一次金融危機之后,世界也由此改變。2008年-2009年金融市場的崩潰,暴露了資本主義體制根本性的脆弱,也暗示著中國力量的崛起。

然而,本書并非確定無疑地宣告中國的世紀即將來臨,相反我始終認為中國在未來的數十年中同樣面臨著嚴峻挑戰。在中國大部分我所經過的地方,放眼看去,四處充斥著城市住宅房地產投資過熱的跡象。這些建筑是中國應對西方金融危機時遺留下的后果。此外中國的經濟發展需要大量消耗自然資源。在未來數十年中,中國會愈加痛苦地發現這種原料的供給剛性將嚴重制約它的發展。

世界在經濟、社會和地緣政治上都正處于全球轉變期,此時我們迫切需要對歷史有一個深刻認識,沒有這種認識,我們將可能重復歷史的錯誤。本書包含了兩大思想,它們在東西方文明的交匯之際為讀者提供了適時的視角。

第一個思想揭示了各種文明(不同于帝國)之間的沖突是可以避免的。通過交換思想、參效體制,不同文明在接觸中可以實現并存,甚至相互融合。

第二個思想涉及歷史變革,它認為歷史變革并非以漸進的方式來臨。歷史由臨界點組成,它充滿了非線性結果和隨機行為。那些隨意預言東方崛起、西方衰敗的人要知道“協同進化”也可能發生,同樣那些認為歷史會按“協同進化”方式發展的人也應認識到爆發的突然性,這也是令人難以預料的。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