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苑舉正專欄】聯邦調查局與彈劾川普

5 月 9 日,星期二下午的時候,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正在洛杉磯向局內同仁做工作彙報時,突然他身後的電視出現了走馬燈,內容是這位正在講話的局長,因為川普認為,在有關希拉蕊的電子郵件事件處理上,他表現不好,必須立即革職。

當時,科米還以為這是局內同仁吃了熊心豹子膽,跟他開的大玩笑。結果,這個消息是真的!科米這位在去年大選期間充滿爭議的聯邦調查局局長,竟然被川普總統革職了。這個事情讓他感覺到非常的驚訝之餘,事實上所有人都不敢置信。上個月,敗選的希拉蕊還說,如果不是科米在選前最後十天,宣佈重新開啟調查的話,她可能已經當選總統了。

不管希拉蕊的抱怨有沒有道理,但有趣的是,科米確實因為處理電子郵件的事情不好而下臺,只是開除他的人,不是落選的希拉蕊,而是當選的川普。這是非常敏感的事情,因為聯邦調查局所管轄的事情,剛好就是調查嫌疑人的一切事物,連總統都不例外。從前,調查總統可是美國調查單位的主要業務。聯邦調查局原來叫做調查局,1924 年胡佛擔任局長。1935 年,調查局改名為聯邦調查局,胡佛擔任第一任局長,直到 1972 年胡佛死的那一天為止。胡佛局長因為濫用職權,極具爭議。尼克森總統曾經說過,他之所以不敢開除胡佛局長的理由,是因為害怕他的反撲與報復。

胡佛死後,美國針對聯邦調查局的運作,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其中最主要的做法,還是以削權為主。削弱權力之後的聯邦調查局處境大不如前,結果就是局長科米在無預警的情況下,居然被總統解聘。但是這並不代表聯邦調查局局長完全沒有反擊能力。川普解聘科米的消息一出現,美國的反對黨,民主黨參議員主席立即提出完全不一樣的看法,認為川普之所以開除科米局長的理由,是因為他正在調查川普總統與俄羅斯的關係。

這件事情的戲劇化程度,是前所未見的。總統大選期間,川普對於俄國的友善態度,令許多人大感意外。選後,聯邦調查局居然提出一份報告,宣稱俄國干預美國大選,意圖使川普當選,並且成功。當時,前總統歐巴馬還趕回 39 名俄國住在美國的外交人員。有趣的是,俄國總統普丁居然沒有報復,還說一旦川普當選後,情況會自動改善。這個回應,自然啟人疑竇。

沒有想到,這只是好戲的開始。在川普競選期間,他最信賴的助選員,佛林將軍受到新總統的高度重視,把唯一不需要參議院行使同意權的內閣位置,國家安全顧問的要職給了他。佛林在擔任這個職務前,居然以平民身份與俄國駐美國大使接觸,涉及國家安全事務。佛林不但掩飾這個行徑,還誤導副總統潘斯,讓他在針對調查時作偽證,否定佛林所為。

2 月 13 日,佛林眼見紙包不住火,辭職下台。但是美國國會,包含參、眾兩院,都透過聯邦調查局展開如火如荼的調查。佛林一度發表聲明,表示只要不追究他的責任,他願意和盤托出川普與俄國關係的詳細內容。美國國會議員並沒有接受他的請求,但這個要求,讓聯邦調查局加強力道,調查佛林。但萬萬沒有想到,加強力道的結果,竟然是聯邦調查局的局長被開除。

被開除的科米局長雖然不像當年胡佛局長那般狡猾,但確實也做了一些自保措施。5 月 16 日,紐約時報報導,科米以局內同仁記錄的方式,留下他在 2 月份與川普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的密談內容。其中,川普要求他放棄調查佛林。此消息一經披露,全美一片譁然,有人懷疑成真,也有人認為媒體造假,讓美國在支持與反對川普中,成為一個名符其實的分裂國家。

與此同時,川普還以推特說,科米想要向媒體爆料前,最好先確認有沒有錄音帶。這又讓媒體紛紛以「威脅」為題,說這個動作無異於此地無銀三百兩,正好曝露出川普做賊心虛的問題。正當事情如滾雪球一般,愈來愈大時,美國國會兩院共同於 5 月 17 日決定,將邀請上一任聯邦調查局局長穆勒重返調查工作,專門針對川普與俄國的關係進行調查。

此消息一出,不服氣的川普立即在推特上表明,媒體對他不友善,將一件無中生有的事情,搞成美國有史以來最大的獵巫事件。當然川普的言論,再次讓已經為了他的立場而分裂的美國人,又陷入各自表述立場的結果。有人希望立即通過彈劾川普,有人認為媒體只是攪亂美國的打手。

無論如何,紛紛擾擾的政治,讓美國的股市,當日以下跌三百多點作收。所有的投資人都在觀望,這一場秀會不會真的讓美國的民主政治受到傷害,像當年的水門事件一般,再度彈劾總統。


入世哲學家 | 苑舉正

國立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比利時魯汶大學哲學博士。研究專長為科學哲學、社會科學哲學、政治哲學、科技反思哲學、西洋哲學史與哲學教育。主要的社會服務工作,是利用媒體、演講與撰文的方式,推廣哲學教育。曾在臺大Coursera課程,開設「活用希臘哲學」。出版書籍為《求真》(臺北:圓神,2015)、《索羅斯的投資哲學》《所有做投資的人都應該要讀哲學》(台北:法意,2017)。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