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唐湘龍/蔡英文要為中華民國送終了
※來源:NOWnews

文/唐湘龍

 

我真希望時光倒流,兩年前,如果柯文哲主張「維持現狀」,蔡英文主張「兩岸一家親」,那台灣現在就什麼事都沒有了。大家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在台灣,現在的政治風氣是這樣的:戴綠帽是光宗耀祖,戴紅帽是喪權辱國。沒關係,紅帽我戴,綠帽留給爭搶的各位。

公開捍衛憲政體制,竟然是紅色的;陽謀消滅中華民國,竟然是綠色的。標籤化的世界,反覆改標,讓政治價值錯亂異常。讓正常人以輕視政治為榮。這種扭曲的現象,最後的處方簽都有大法官。

講點最淺白的庶民政治學。簡單認識一下 “大法師”。噢,不,是大法官。“大法師” 是十多年來我想到某些大法官時,內心不由自主的 OS。大法官是正式官銜。除了民國初年的 “臨時大總統” 之外,沒有一個官銜是以 “大” 壓人的。但對一個心中無神無鬼的現世主義者的我來說,許多時候,大法官 “為賦新詞強說愁” 的偽義形象,一點都沒有比妖言惑眾,騙財騙色的神棍法師好多少。一個禍國,一個殃民。

大法官擁有釋憲權。在主權系統裡,這是對一個至高無上的公法域的終極解釋權。至高無上、終極解釋,這八個字說明了大法官為何在 “法官” 之前加個 “大” 字當官銜。在大法官之上,除了已經自宮的修憲機制之外,沒有東西了。有如神諭。

中華民國憲法裡構造的憲政體制確實是 “思想舶來品” 拼湊出來的。這沒什麼好厚責於這套根本大法的起造者,崇洋媚外,在 20 世紀初解放或誕生的一百多個政體,哪個不是這樣?但如果人民夠水準,政客有良心,誰說這樣的政體不能運作?但是,在憲法甚至一般法律文字上做訓詁考據的 “偽學術” 成了台灣法學界的流行風潮。一種 “打著藍旗反藍旗”、“打著憲法反憲法” 的時髦風氣。這種特有的 “學術口音” 很重,這次提名的大法官裡就好幾位。你一聽就聽出來了。

我們的憲政體制裡本來有個修憲機制叫 “國民大會”。確實是權責不符的制度盲腸。現在被虛化了。要修憲,得先大動干戈選舉,選出 “任務型國大代表”。修憲完不敬禮解散。這種勞民傷財的制度比原來的國民大會更神奇。陳水扁時代玩過一次就不玩了。要循著這條路修憲,讓台獨找到回家的路,幾無可能。剩下的這條路就是大法官釋憲。

這一屆的大法官將是 “任務型大法官”。任務就是以釋憲達到修憲、廢憲、制憲目的。民進黨全面執政,“兩國論” 機不可失。政治的冒進路線再起,但這次的領導者就是總統本人。

蔡英文總統何幸?遇到極怕麻煩,“道不行,乘桴浮於海”的正統法律人。任期沒到,立法院正副院長蘇永欽、賴浩敏竟然也自動 “政黨輪替”,請辭了。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蔡總統第一次提名的正副院長人選謝文定、林錦芳,竟然被深綠同志以“威權履歷”、“血統不純” 政治殂殺,還沒上任就請辭。現在,蔡總統一口氣可以提名七名。其中五名,深綠無誤。這些提名人選, 有的,法學聲望極差。有的,長期在深綠智庫擔任司法打手。有的,根本是民進黨黨工。有的,甚至是黨配(黨員同志的配偶)。這份名單履歷、血統沒有政治問題了。史上最深綠、最有政黨色彩、最意識型態掛帥的大法官會議就成型了。只要這幾位進了大法官會議,其他被當道具陪榜的人選,已無關輕重。

大法官的設置,本來是國家體制的壓艙石。在政治風浪裡,避免國家過度搖晃。但從這兩天在立法院令人既驚悚又噴飯的詢答內容來看,未來,大法官本身就是憲政體制的動盪的震央。像是被 “異形” 入侵的宿主,形體只是偽裝。大家可以真正準備辦一場國喪了,為 “中華民國” 送終。

如果兩岸關係的穩定基礎是 “九二共識”,那要知道一件事:“九二共識” 的核心不是 “中華民國” 四個字,而是 “憲法” 裡頭的國家描述和統一追求。不必改旗歌號,只要實質掏空中華民國憲法裡的國家描述和統一追求,法理台獨就完成。

不是恐嚇。走到這一步,兩岸必戰。血戰。千萬不要懷疑 “廣義中國人” 追求國家統一的決心。那是洗刷兩百年屈辱印記的最後進程。在國家沒有完成統一前, 沒有一個中國人有資格宣稱偉大。領導人也一樣。

 

我認知,台灣沒有任何脫離中國進行一場去中國化獨立運動的成功可能。

民進黨開始噴灑消毒水。說這些大法官不敢造次,不會去碰政治議題。不會去碰意識型態。不會有 “法理台獨”、“漸進台獨” 的問題。見鬼了,此地無銀三百兩。這種說法,只是從法律情感面忽悠不懂法律的民眾,鬆懈危機意識。憲法,連同增修條文,每一個字都是政治。高度政治。事實的情況必然是:未來會有許多的 “政治性” 釋憲案,釋憲的動機和目的,就是“洗門風”,藉著把包括固有疆域定義在內的模糊介面清晰化,逐步掏空憲法核心精神。

不要懷疑大法官會議解釋的政治威力。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根本不必修憲,就已經把二戰之後維持了 70 年的和平憲法徹底推翻。司法為政治服務,政治為意識形態服務。這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院長候選人許宗力是 “兩國論” 的信仰者。提名人之一的許志雄從國歌第一句,也是憲法第一句的 “三民主義” 就受不了。把良心的煎熬都檯面化了。這些深綠大法官、或法師能受得了之後的每一句嗎?

這不是單純的信任問題。而是過去大法官會議解釋文所留下來的政治印象。大法官之所以像是大法師一般,就是因為大法官擅長把本來就很模糊的憲法解釋得更模糊,讓政客各自表述,上下其手。

蔡英文總統的司法干預已經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不只是對於司法個案指指點點,不只是走在黨政分際違憲邊緣,甚至已經公開表達自任司法改革召集人。

在美國,關於大法官的憲政常試是這樣的:總統提名誰當大法官,大家就知道總統想做什麼事。提名深綠獨派任務型大法官,如果不解釋成為了台獨張目,那該怎麼解釋呢?

蔡英文總統是政治路線極為強硬的政治人物。正在完成台獨三部曲的完結篇。

這不是改革,是革命。

這不是偉大,這是台灣對自己完成中華文化的精神閹割之後,最後的轉性手術。準備更深遠、更全面、更慘烈的兩岸衝突吧。總會有結果了。

(作者唐湘龍,資深新聞工作者,政論節目資深評論員,現任電台節目主持人。)

 

『新聞來源/NOWnews http://www.nownews.com/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