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瑋的歷史私塾》宋、金、蒙古生死交熾的滅國之戰 貨幣的背後飄出絲絲血腥味!

(圖片來源:電影蒙古王劇照)
(圖片來源:電影蒙古王劇照)

西元 1127 年,由女真族建立的金國攻破北宋都城汴京 (今開封),擄掠子女玉帛無數,宋徽宗和宋欽宗二帝被押解至金國。金國鐵騎在宋境燒殺搶掠,《東京夢華錄》記載中的汴京是:「舉目則青樓畫閣,繡戶珠簾。雕車競駐於天街,寶馬爭馳於御路,金翠耀目,羅綺飄香。」,此時,宋朝的北方已經到了「伏屍遍野」、「死人骸骨相撐柱」的地步。

康王趙構趁北方局勢混亂倉皇南遁,在臨安 (今杭州) 登基,當時社會動盪、民心不穩、經濟崩潰,南宋小朝廷急欲穩定局勢,抵禦金人南下「牧馬」,但在逃跑時,能保住一條命就不錯了,來不及帶上金銀財寶。南宋君臣在腦力激盪後,突然靈光一閃: 可以再印紙鈔阿!  

在這種動盪的局勢中,南宋的紙幣「會子」於焉誕生。不過,與北宋年間的紙幣「交子」不同,會子是毫無準備金的貨幣,雖然有標記會子與銅錢的兌換面值,但是,這些會子主要用於支付軍需開支,流通的範圍也只在宋、金邊境的兩淮與巴蜀,而且絕大部份的會子並無法直接兌換銅錢。

南宋的會子      (圖取自網路)
南宋的會子 (圖取自網路)

宋朝君臣又使出了老招,從前用交子騙西夏和遼國的貨物,現在照樣可以用會子騙金國的物資。這些會子大多數皆流入金國境內,而且成為金國主要交易媒介。

不過,看倌以為金國人都是阿呆與阿瓜嗎? 金國君臣也看到紙幣這麼好用,難道就你宋朝會印紙鈔? 所有的偉大發明都是從模仿開始,所以金國也開始印紙鈔,然而,由於印刷技術不純熟,所以使得金國偽鈔氾濫。

南宋紹興三十一年 (1161 年),金國皇帝完顏亮提前對全國徵收五年的稅賦,舉全國之力,興百萬之兵,投鞭斷流,飲馬長江,欲會獵於臨安。此時,南宋朝野震動,宋高宗緊急下令增印會子以籌措軍需,並成立「會子務」專事發行新會子,範圍流通全國。之前,流通宋、金邊境的舊會子,主要是用來騙金國物資的,所以,南宋對舊會子想當然爾的不認帳。

此時南宋發行會子尚屬克制,未造成強力通膨。南宋軍民在政府的貨幣政策支援下,短短兩個月內於采石磯一役重創完顏亮,金國全線敗退。這次的勝利又讓宋金邊境開始了長期的拉鋸戰。

1192 年,金國似乎沒有去安太歲,國難連連,西夏接連進犯金國,此時蒙古逐漸崛起,開始騷擾金人邊境,1195 年,大通節度使完顏辯叛變,同時,山東發生嚴重饑荒,四處可見流民揭竿起義。不知是由於祖先托夢還是其他原因,一直對金國人卑躬屈膝的南宋君臣突然在此時想起「靖康恥,何時滅」的國仇家恨,發動「開禧北伐」。

「大砲一響,黃金萬兩」,打仗是要花錢的!當時的南宋宰相韓侂冑為了充實國庫,大量增發紙幣,短短兩個月間,臨安的米價就上漲了三倍,引發國內大通膨,市場瞬間陷於混亂。內政危傾,聲勢浩大的開禧北伐在不足三個月的時間內,全軍潰退,只得簽訂屈辱的「嘉定和議」而告終。

1211 年,一支鳴鏑劃破長空,地平線的彼端揚起滾滾沙塵,蒙古鐵騎以摧枯拉朽之勢席捲金國。金國眼見北方來了個更狠的流氓,打不過怎麼辦? 當時,金宣宗用他的小腦袋想了一個詭計,打不過蒙古,總打得過南宋吧!失之蒙古,得之南宋,於是,金軍不全力抵抗蒙古,反而,準備攻打南宋。

歷史又在一次的循環,金宣宗為了應付南北戰事大量發行紙幣「交鈔」,但是,他印鈔票印上癮了,市面上流通的交鈔氾濫,幣值暴跌 99%,引發超級通貨膨脹,民眾對紙幣的信心崩潰,金融市場秩序大亂。

交鈔      (圖取自維基百科)
交鈔 (圖取自維基百科)

金國的難兄難弟南宋也沒聰明到哪裡去,輸人不輸陣!南宋再次大量發行會子,流通的會子多達 3.2 億緡,是開禧北伐前的三倍,貨幣貶值超過 90%。這兩個阿呆與阿瓜都找錯了對手,雙方進行了十幾年的戰爭,打到國貧民窮,直到耗盡最後一分錢,貨幣體系同時崩潰。

1234 年,金哀帝兵敗死於亂軍之中,昔日,強悍輝煌的金國就在蒙古鐵騎的馬蹄下埋葬於歷史的廢墟中。南宋的皇帝大概歷史素養都不高,怎麼就想不到唇亡齒寒的道理? 既然金亡國了,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宿敵的滅亡,讓南宋君臣的頭腦清醒了一下,北方來了個更流氓的蒙古人,遲早也會藉故「南下牧馬」,重整經濟成了當務之急。於是,當時的宋理宗宣佈採取「提稱」,就是以真金白銀來兌換會子,恢復民眾對紙幣的信心。

1235 年,提稱確實獲得良好的效果,會子與銅錢的兌換比例下降到 5:1,成為市場上的穩定價格。不過,歷史不會給宋理宗太多機會,剛穩定經濟,蒙古大軍就分三路攻宋,真金白銀和銅錢都拿去提稱會子了,國庫中家徒四壁,只能再發會子。

此時,一支蒙古軍隊進佔巴蜀,想沿著長江順流而下,直取荊楚地區。四川被戰火蹂躪時,會子的發行就遇到困難了,會子的原料是楮樹,楮樹的產地就在四川,由於將楮樹化為紙漿的難度甚大,所以會子不容易偽造,但是,在原料缺乏的情況下,只好以普通樹木和竹子代替。這樣一來,仿造偽幣的難度大大下降,南宋的地方豪強就跟吃了興奮劑一樣,瘋狂印偽鈔,當初宋理宗花血本採取的「提稱」,效果不到一年就灰飛煙滅。

隨著南宋內憂外患加劇,當時宋廷的權臣賈似道就推出新的紙幣「金銀關子」以取代信用已經崩潰的會子。但是,信用崩潰的不是會子本身,而是朝廷。賈似道以新貨幣取代舊貨幣的方法只是換湯不換藥,關子發行當年,臨安就發生了饑荒,米價漲到斗米千錢,蠶絲價格上漲 10 倍,飲鴆止渴後,毒發身亡也就不令人意外了。

關子鈔版      (圖取自網路)
關子鈔版 (圖取自網路)

此時,蒙古大軍猛攻襄陽城,襄陽的地理位置極其重要,只要能取襄陽,順流而下,即能佔揚州,進取東南。南宋此時風雨飄搖,這個小朝廷的貨幣體系瀕臨崩潰,人心惶惶,無法大量援助襄陽城。

襄陽被圍困期間,隨蒙古人一起來的商人賄賂了襄陽守將呂文德,希望他能讓商人在城池周圍建立交易的榷場,呂文德見錢眼開就同意了,不過,與魔鬼的交易都是要付出代價的,蒙古人將榷場建成了堡壘,呂文德一知受騙上當,差點把血吐出來,在襄陽圍城一年後,他就病死了。

襄陽被圍困六年後,彈盡援絕,最終投降,蒙古人順著長江攻城掠地,勢如破竹,最後在 1279 年,南宋與蒙古在崖山決戰,激烈的海戰中,宋朝的皇族、后妃眼見宋軍大勢已去,紛紛投海自盡,宰相陸秀夫背著幼帝跳入海中,至此,文治一度臻於極盛的宋朝就隨著十萬將士埋骨崖山,天地為墓,只留下一江春水向東流,悠悠長河,歷史訴不盡的是惋惜和哀愁。

宋、金兩國皆不顧國力,濫發貨幣,宋理宗更是選在錯誤的時機改革貨幣,以至於在宋蒙戰爭中經濟完全崩潰。歷史的有趣之處在於,我們一直能看到相同的教訓,以不同的方式輪迴重現,不過代價卻是犧牲黎民百姓、天下蒼生,輕則民生凋蔽,重則兵燹連天,紙幣雖輕如鴻毛,卻承載著百姓、 國家甚至一個民族的興亡,千鈞重負就在這一紙間。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