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在華困局:充值渠道堵塞 應用場景匱乏
※來源:北美新浪

新浪科技 潘飛虎

國內的比特幣圈子正面臨新的難題。

傳中的“415”檔案並未如期落地,讓比特幣玩家暫時松了一口氣。但無論是交易平台還是普通炒家,均已意識到比特幣在中國正面臨越來越大的困局。

3月底,有媒體爆料稱央行內部下發《關於進一步加強比特幣風險防範工作的通知》,要求商業銀行在4月15日之前停止為比特幣交易平台提供服務。這份所謂“415檔案”導致比特幣價格下跌10%以上,比特幣社區一時間風聲鶴唳。

但到了4月15日,一切風平浪靜,監管機構並未按照外界猜測再次打出重拳。這讓許多人懷疑,所謂“415檔案”純屬子虛烏有,是莊家故意放出的假消息。

國內最大的比特幣交易平台火幣網也是質疑者之一。早在3月22日,在網絡上出現關於“415檔案”的報導后,該網站即已宣稱將“代表受損用戶發送律師函,讓造者接受法律的制裁”。

顯然,火幣網並不相信“415檔案”的存在。或者,他們未能從自己的信息渠道中得到這方面的消息。

然而,不到一個月,劇情就發生了大逆轉。4月10日,工行電話通知火幣網,將不再為之提供服務。4月11日和17日,招行和建行也下達了類似的“最后通牒”。火幣網最終宣佈,由於“當前銀行政策不明朗”,暫停銀行充值,待政策確定后再做調整。

其余的比特幣平台也在不同程度上遭遇銀行“封殺”。比特幣中國4月28日發出公告,稱應招行要求,將關閉招商銀行賬戶充值服務。更早時候,兩家規模較小的同業網站BtcTrade和FXBTC已經停止接受銀行充值。

蹊蹺的是,銀行的舉動與傳言相符,但“415檔案”仍舊是一個謎團,甚至無人能夠證實它是否存在。央行方面始終堅持,關於比特幣,一切以去年12月5日央行及五部委發布的《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為準。

另一方面,業內人士向新浪科技透露,有人親眼看到了“415檔案”的複印件,但該檔案僅限央行內部流通;亦有比特幣玩家申請信息公開,但被央行以“涉及國家機密”為由拒。

去年年底,監管層已經明確不得借道第三方支付為比特幣充值;如今與銀行分道揚鑣,意味比特幣交易平台喪失了又一重要充值渠道。如何將人民幣資金導入到平台上,是火幣網及其他同業網站最需要解決的難題。

入金通道

“我們目前最關注的就是入金問題。”火幣網聯合創始人杜均。

所謂“入金”,在這裏的含義是用戶如何把人民幣充值到火幣網的交易平台上。在此之前,用戶可以通過銀行轉賬,把錢直接轉到火幣網指定的賬戶中;也可以購買“點卡”進行充值。

但這一體系在上個月被打破。多家銀行的客戶經理打來電話,告知火幣網其充值賬戶將被關閉。“沒有正式的通知或檔案,只有電話通知。”杜均。在他看來,銀行的做法頗為霸道,甚至有違法的嫌疑;火幣網曾嘗試溝通,但於事無補。

在合作銀行紛紛退出后,火幣網只保留了點卡充值的渠道。這讓火幣網的入金速度大幅下滑,進而影響到了平台上的交易量和活躍度。

杜均稱,銀行的一系列舉措導致火幣網的用戶活躍度下滑了10%,同期國內主要平台的比特幣交易量環比縮水30%,價格則在一個月內下滑30%。

火幣網目前構想的一個應對方案是,推動比特幣玩家之間的線上下直接交易,平台本身未來將只充當交易撮合和集合競價的工具。杜均舉例稱,玩家們可以自建一個QQ群,一方有比特幣或兌換碼,一方有人民幣,雙方即可自行成交。

與位於北京的火幣網相比,坐落於上海的比特幣中國承受的壓力要小得多。他們按照要求,關閉了在招行開設的賬戶,其余銀行賬戶仍然正常運轉;此外,用戶還可以購買BTCC兌換碼,曲線充值。

比特幣中國副總裁凌亢此前在接受採訪時透露,尚未接到銀行方面的關停通知。但在兩天后,招行方面打來電話,要求前往營業網點銷戶。不過,其他銀行尚未採取類似舉動。

這或許與央行4月底的一次高規格“約談”有關。被約談的包括與比特幣交易有關的商業銀行和第三方支付機構,數目不少於二十家,包括各大商業銀行,支付寶、財付通等第三方支付機構等。

其中,招行被特別點名,促使其隨后發表聲明,宣佈徹底與比特幣虛擬貨幣劃清界限。知情人士稱,央行希望徹底切斷比特幣交易的資金鏈條。

此次約談的另一成果是,支付寶當晚發出公告,明確表態不會為比特幣虛擬貨幣提供充值和提現服務,也不允許通過支付寶購買或銷售相關交易充值碼。

這讓比特幣中國的BTCC充值碼的前景充滿疑問。調查發現,比特幣中國列出的10家BTCC充值碼網店中,有6家在淘寶平台上開設,並對接支付寶。如果支付寶落實最新公告,那麼這些網店將面臨關停。

但截至目前,上述網店仍在營業。支付寶方面的解釋是,正在對他們進行調查。

應用場景

對於國內的比特幣生態圈而言,“入金難”或許只是陣痛,總有辦法繞過禁令;但應用場景的匱乏,讓比特幣在中國市場面臨無處為家的窘境。

按照杜均的理解,比特幣生態鏈條可以分為三段:上游是礦機和礦池,而全球最大的礦機和礦池廠商都在中國;中游是交易平台,目前火幣網、比特幣中國和OKCoin總計佔據全球比特幣交易量的百分之六七十;下游是各種應用,中國在這一方面几乎是一片空白。

在他看來,美國是比特幣主要的用武之地。“在那裏,比特幣可以用來購買網上的虛擬物品,可以充當小額支付工具,甚至被用來購買色情內容、毒品等。”他。

事實上,借助手機支付應用,比特幣已經在很大程度上能夠融入美國人的日常生活。比如,有一款名為Coin For Coffee的手機軟件,可以讓消費者用比特幣購買星巴克的咖啡。當然,它依然需要先把比特幣兌換成美元,星巴克並不會直接接受比特幣

但在中國,即使是這類交易也屬於灰色地帶,很有可能觸及雷區。杜均認為,按照央行去年的《通知》,商家不能以比特幣為商品定價;玩家可以私下“以幣換物”,但在商品標籤上寫上“售價xxx比特幣”,就是違法行為。

這導致比特幣充當支付工具的路徑被堵死,只能扮演投資工具的角色。部分早期信徒甚至因此失去了耐心,開始唱衰比特幣

財經專欄作家端宏斌2012年開始接觸比特幣,迅速成為這種虛擬貨幣的佈道者。但到了2013年,“老端”突然改弦更張,不遺餘力反對比特幣。他在接受新浪科技採訪時直言,比特幣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應用,本質上是“秀才們的滑稽造反”。

據知情人士透露,“老端”已經賣掉了所有的比特幣,事實上已經離開了這個圈子。而圈子內的從業者們,似乎也沒有找到更好的方法,讓比特幣發揮交易媒介的價值。

在接受採訪時,火幣網CEO、聯合創始人李林舉了一個有趣的例子:現在不能在中國討論比特幣的用途,就像不能在朝鮮討論互聯網的前景。“根本不讓你用,有什麼值得討論的呢?”他。

在李林看來,評判比特幣要更眼於未來的用途。另一方面,他的同行、比特幣中國副總裁凌亢認為,比特幣未來還是要落腳於小額支付和跨境支付。

不過,無論是李林還是凌亢,都承認比特幣的使用場景都還處於探索階段。


留言載入中...